陳嘉宏專欄:柯文哲已經重回到總統大選棋局裡

·4 分鐘 (閱讀時間)

9月9日,網紅「四叉貓」分享接種高端疫苗後15天的抗體數據,IgG數值為35.4,低於參考數值50。柯文哲被問到此事時,煞有介事地以他「醫學專業」的背景說,無法理解為什麼中央這麼怕人民驗抗體,這(數據)就是高端疫苗沒有臨床試驗的結果。沒想到「四叉貓」20天後再驗抗體,數值竟高達907.5,整整提高為25.6倍,再被問到此事,柯文哲訕訕然地說,「(四叉貓)別鬧了,那麼愛驗就去報名臨床人體試驗。」

這就是柯文哲的本事,即使前言不對後語,他永遠能依記者的提問,做出一個符合當下新聞需求,以及自己的政治利益的回應。儘管很多人斥之為「沒有原則」、「見風使舵」;不過,為了讓自己站在輿論的浪頭上,他總是樂此不疲,也從不憂讒畏譏,他永遠知道自己訴求的對象是哪些?他的發言哪些人聽了會高興,哪些人聽了會暴怒。而既然是是民主社會藍綠白對立,只要臉皮夠厚不怕被罵,哪怕是以今日之我打臉昨日之我,最終都能得到屬於他的掌聲與支持。

蔡英文連任總統之後,柯文哲曾一度陷入困頓期。因為系出綠營的他,在蔡英文一統天下,且施政滿意度處於高檔的情況下,已經很難見縫插針,無法切出屬於民眾黨的盤面。這種局面在今年五月中旬疫情突然暴起,柯文哲以首都市長重拾話語權之後出現變化;但真正的轉折還在於此次國民黨權力改組所呈現的亂象。朱立倫與張亞中之爭不單純是一場黨主席之爭,也涉及藍營內部的路線衝突,更代表著國民黨現階段脆弱的權力結構,而這一切都是柯文哲的契機。

朱立倫已經在台灣政壇打滾20年,從年輕人的角度來看,他人設已經定型,是個稍嫌老派的政治人物。朱立倫為了投入下屆總統大選,在完成中央黨部一級人事佈局,稍稍穩固黨內權力後,一定開始修正選舉時的路線,往「中間路線」靠攏。不過,就如同二、三十年前民進黨從「台獨黨」邁向「執政黨」的背負的「轉型之痛」一樣,朱立倫帶領國民黨轉型的攔路虎不是張亞中、洪秀柱,更不是黃復興黨部,而是柯文哲。

過去兩年來,扣除掉「血統不純」這個概念,柯文哲已經充分向藍營支持者證明,他完全可以膺任「反綠第一戰將」的封號。而事實上,柯文哲也一直為這一天而準備;他透過雙城論壇一直與對岸政府維持緊密關係,與韓國瑜互動良好更時不時地討好韓粉,他也與郭台銘、王金平都有相當交情。戰術上,比起朱立倫,柯文哲修理民進黨執政時更入木三分、狠毒百倍,讓深藍聽得爽快不已,對於進占藍營版塊,他一直保持旺盛的企圖心。

至於民進黨是否就可以高枕無憂,隔山觀藍白互鬥?其實也未必。最近陸續公布的多項民調都證實,柯文哲(民眾黨)在40歲年輕選民裡頗有斬獲,取代國民黨成為第二大黨,這代表柯文哲這種不按牌理出牌、與執政者唱反調的形象在年輕選民裡頗有市場,所謂的年輕選票不再是鐵板一塊。白黨的崛起對藍綠兩黨的傷害是雙向的,若民進黨兩年後提名的總統人選無法成功如蔡英文一樣獲得年輕人的支持,這傷害還會擴大。

這幾年來,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對年輕選票幾乎是絕緣體,類似柯文哲這種既強烈反民進黨,卻又能擄獲年輕人目光的候選人,對泛藍群眾是個嶄新的選擇,是另一個「贏的機會」。只要2024的總統大選的盤勢能夠接近三足鼎立,柯文哲就有機會操作棄保,在最後關頭殺出重圍。

台灣的政治變動不居,選民厭惡固定的儀式,不擅長對政策與政治人物進行場期監督;所以,儘管柯文哲不具備當年台灣第三勢力代表性人物宋楚瑜的梟雄性格,卻屢屢能透過他的機巧與靈活,數度從政治谷底翻身。接下來,民眾黨勢必在2022年地方選舉裡大舉擴兵,以戰養戰,保持戰鬥力,柯文哲已經重回到總統大選的棋局裡。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不要跟著共產黨一起反台獨

陳嘉宏專欄:邱國正的答詢令人遺憾

陳嘉宏專欄:朱立倫總是太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