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柯文哲的焦慮寫在臉上

陳嘉宏
·4 分鐘 (閱讀時間)

離最近一次選舉還有將近兩年,但柯文哲早已進入「選舉模式」。他幾乎天天在媒體「烤肉架」前接受媒體提問,回應與他台北市政無關的時事:私底下,則輪番宴請媒體主管,也向資深媒體人請益;種種動作,無非是要維繫自己的高聲量。柯文哲很清楚,民眾黨只看他一個人,身邊的其他人都不足恃;而好新聞壞新聞都是新聞,如果連他都不出聲,藍綠夾殺勢必讓白色力量屍骨無存。

有這樣的基本認識,其實就不用對柯文哲最近包括:「民進黨執政縣市串連要害他」、「蔡英文第一任就承諾日本要開放核食」,以及「民進黨執政走鐘是因為蘇貞昌」等等爭議言論太過認真。柯文哲正在做的是噴口水的無本生意,他亂槍打鳥,打壞了就當對空鳴槍,打中就算賺到,反正再壞也就是這樣了,寧鳴而死,這才是白色政治的風格。

一年前,我寫過一篇「民進黨解決了『柯文哲難題』」,大意是系出泛綠的柯文哲一言一行都可能左右民進黨的票源,分出原本屬於泛綠陣營的選票,讓民進黨人相當忌憚。不過,隨著柯文哲太早自組政黨、切割綠營訴求,加上泛綠陣營因為反共恐中而大整合,民進黨逐步化解了從2014年開始就一直存在的「柯文哲難題」。

多份針對民眾黨支持者的交叉分析的民調早已證明這一點,民眾黨創黨之初,支持者屬性約七成泛綠、三成泛藍;但最近的民調顯示,民眾黨支持者的藍綠屬性已經五五開,有時泛藍甚至高於泛綠。換句話說,柯文哲已經很難再傷害到民進黨,而隨著不斷地與民進黨政府針鋒相對,這種逆轉的趨勢還會繼續蔓延;柯文哲最近的政治語言讓泛藍支持者聽了「很投契」,但事實上,一旦他投入參選,對國民黨的傷害可能更大。

此外,選後綠藍的民意版圖始終維持在二比一,就算柯文哲能說服泛藍支持者他是最有機會挑戰民進黨執政的人,他還是在籠子裡玩小鳥;另一方面,國民黨再怎麼不濟,都不可能在任何單一選制的選舉裡(包含縣市首長與立委總統)禮讓民眾黨;未來只要是三足鼎立的選舉,柯文哲與民眾黨連參選的正當性都會被質疑。

這才是未來三年台灣政治的大勢,所有的合縱連橫都在這格局下進行,但偏偏柯文哲始終管不住自己嘴巴,什麼事都愛拿蔡英文、蘇貞昌、陳時中蹭聲量,而民進黨人也樂得配合演出;造成的後果就是柯文哲不斷把自己推向藍營,切割原本屬於國民黨的選票。越切割,柯文哲越焦慮,兩週前的跨年晚會事件,他不僅質疑民進黨執政縣市串連要害他,連自己的黨籍立委賴香伶都成為箭靶。

賴香伶不是一般立委,她早年在台灣社運界就享有清譽,6年前應柯文哲之邀進入北市府擔任勞動局長,任足四年才轉任民眾黨立委,在柯市府宛如走馬燈的一級主管裡,是個特別的異數,也是柯文哲用人唯才、標榜政績的樣版。賴香伶只是本於民意質疑柯市府的跨年晚會決策太慢,柯文哲隨即在內部群組裡不客氣地怒嗆她「最基本的政治紀律要有」、「特別是有人認為他在醫療上比我還懂的」,容不得黨內一絲異音,可見柯文哲的內心有多脆弱惶恐。

政治領導人要成其大,關鍵不在領導人的智商與反應,而在於知人善任、用人不疑,能夠聚攏團隊,讓下屬為共同的目標戮力以赴。柯文哲聰明有餘,政治精算十足,但他最欠缺的始終是個互相信任支持的「死士團隊」。柯文哲也深知此理,只好不斷地用自己的嘴巴創造聲量,但事不盡如人意,聲量越高,搞砸的事越多,形成惡性循環。

當柯文哲在攝影機前擠眉弄眼,品評時事,談笑風生之餘,我卻從他的臉上看到掩不住的焦慮。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