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民進黨越鬥越壯大 為何國民黨越鬥越衰小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朱立倫說,張亞中是著名的統派學者,甚至有人認為張亞中是著名的「紅統」學者;如果張亞中當選黨主席,國民黨一定會分裂,最大的獲利者絕對是民眾黨,而無論如何國民黨都會快速縮小。朱立倫說的對不對暫且按下不表,但話已至此,讓人好奇如果三天之後真的是張亞中當選,朱立倫將如何自處?又或者,如果是朱立倫當選,已經成為黨內深藍指標人物的張亞中,如何看待這位罵他是「紅統」、「分裂」的黨主席?

如果可以,朱立倫肯定希望自己可以羽扇綸巾、談笑用兵,雍容大度地面對張亞中說他是「美國線民」的攻訐。但此刻的朱立倫卻把這場黨主席選舉弄成敵我之分,顯示他所面對的選局的確相當地險峻;這也註定不管本週六最後誰當選,將面對一個「分裂的國民黨」。只是,前有民進黨這隻攔路虎,後有野心勃勃的民眾黨當追兵,國民黨如何分裂得起?

政黨分裂是民主政治的常態,民進黨創黨35年,就分裂過無數次。2000年總統大選時,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反出民進黨參選總統;阿扁執政的8年,泛綠勢力也分裂出建國黨及台聯黨;即使蔡英文穩定執政的這幾年,也有執政過兩任的卸任縣市長帶頭挑戰黨中央,甚至投入參選。不過,這些反出民進黨的泛綠勢力最後不是以懸殊比例落敗,就是逐漸淡出政壇。一次次的案例都證實,民進黨的支持者認黨不認人,只有扛著綠旗才是綠旗,「分裂勢力」從來沒有真正打擊過民進黨,甚至還逼這個政黨自我修復,調整路線,貼近民意。

從黨外到早期的民進黨,對抗的是國民黨的威權,當時敵大我小,敵強我弱,所以不論是黨職幹部或支持者都知道自己沒有分裂的本錢。而從總統直接民選開始,民進黨及它們的支持者都知道,如果要執政,就要獲得過半數選民的支持。所以,「台獨黨綱」變成「台灣前途決議文」,「台獨基本教義」變成「台灣認同」,而中華民國國號與鑲著黨徽的國旗,都是台灣認同的一部份。過程中,儘管歷經阿扁執政後期擬以法理台獨衝撞國際秩序的逆流,但民進黨及其支持者很快就覺醒;蔡英文的兩次勝選,不過是她具體實踐多數台灣人所支持的「台灣認同」的過程。

生在台灣,長在台灣,選舉在台灣,所以必須爭取多數台灣人的支持,這個道理卑之無甚高論,但對國民黨卻千辛萬難。因為,這個政黨的黨公職及主要支持者的腦子始終活在過去,他們認為這個黨有優良而不可拋棄的傳(法)統,與中國有密不可分的連結;既然不可拋,所以當他們面臨中國與台灣兩個選項時,會出現「選擇困難」。例如,當中國突然禁止我們引以為傲的台灣水果進口,或者中國軍機繞台時,他們不知道該站在哪一邊?當美國日本歐盟不斷升高與台灣的外交層級時,他們第一個想到的是中國會不會不高興?既然無法與台灣的多數民心同情共感,這個政黨如何能得到台灣社會的信任與支持?

更糟的是,國民黨這套國族論述與意識形態很難吸引台灣的年輕人,於是黨員結構就出現反淘汰;當60歲以上的黨員佔全體黨員結構高達7成時,沒有任何黨公職可以忽視這群深藍黨員。朱立倫原以為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選上黨主席,但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論述有力,可以召喚「國民黨魂」的張亞中,只得倉皇接招。但朱立倫既要安撫深藍,就很難不對年輕中間選民漏餡;最後就算他勉力選上黨主席,這段時間的一言一行,勢必成為對手政黨未來攻訐他的「呈堂證供」。

簡單講,這是一個欠缺理念以及無法跟隨民意自我修正的政黨,深藍黨員念茲在茲的是法統榮光,地方派系想的政經利益,而黨內的權力山頭無人願意犧牲自己短暫的利益與黨員對話,更遑論帶領這個老邁的政黨轉型。於是,每一次的選局都是他們銀貨兩訖的戰役;贏了,至少是最大反對黨的黨主席,還順勢取得參選總統的門票,輸了,這個黨的死活與我何干,最好是死透了之後,下次才能輪到自己上場。

一樣是黨內鬥爭,民進黨越鬥越壯大,國民黨卻越鬥越衰小,就是這個道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關於「3+11」 范雲與邱顯智的差別在哪

陳嘉宏專欄:趙少康政媒不分 受害的是國民黨

陳嘉宏專欄:張鈞甯的人生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