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蔡英文也當了國產疫苗「白老鼠」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說,蔡英文政府把未經「國際認證」的疫苗開放給全民施打,還捐贈給我們的友邦,是把全民跟友邦當成「白老鼠」。他說完的隔一天,蔡英文在臉書上貼出她預約完成國產高端疫苗的照片。如果就江啟臣的邏輯,蔡英文也當了國產疫苗的「白老鼠」。

這場疫情已經發生18個月,國際上第一劑公開打在人體身上的疫苗也已經超過8個月,全世界的疫苗生產總量迄今約5億劑,台灣的疫苗接種率即將突破30%;但台灣的正副總統迄今沒接種過疫苗,也成為舉世少見未接種疫苗的正副元首。總統不可能成天沒事幹躲在總統府,她必須接見外賓,主持儀式慶典,有無數的會要開,還必須定期下鄉讓人民看到,根本就是容易被感染的高危險群;如今她們倆人竟成為政府機極少數未接種疫苗的人,要說這是國安危機一點也不為過。

許多人認為蔡英文碰到這窘境是她「咎由自取」,誰叫她在高端疫苗還沒獲得緊急授權之際,就高調宣稱「要把手臂留給國產疫苗」。如果從政治對立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說法不難理解。但如果從基本的人情義理來看,這樣的幸災樂禍非常有商榷的餘地。

蔡英文要把手臂留給國產疫苗的原因,無非是為了鼓勵國產疫苗,希望台灣在碰到這百年來全世界最嚴重的流行病疫情之際,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戰略物資。除非有任何確切的證據顯示,蔡英文政府扶植國產疫苗有人謀不臧,是為了讓特定人中飽私囊;否則,任何非基於疫苗的有效性、安全性的批評與嘲諷,實在都有失厚道。

台灣雖然不是如美、英、德一般的生技產業大國,但其實同樣具備相當不錯的疫苗研發能力。換個角度想,如果現在的總統是馬英九,他身為一個國家領導人,若在疫情緊急時刻將疫苗研發置之度外,不肯(敢)以各種政策手段鼓勵研發,甚而在疫情蔓延之際,就放棄接種國產疫苗的承諾,趕忙接種國外疫苗,那他(她)還配當一個總統嗎?

再說,江啟臣對於國產疫苗的攻訐,幾乎多數都屬似是而非。所謂「國際認證」的疫苗說得非常輕巧,但事實是現在全世界只有「被大量施打的疫苗」,而沒有被一個完全被「認證」的疫苗。而誰來認證這些緊急使用授權的疫苗更是個大問題,WHO嗎?台灣不被這個機構承認,哪個人會天真地以為WHO會認證台灣的高端聯亞?

瘟疫蔓延下,如何選擇疫苗是每個國家與個人的風險管理。有的國家(個人)選擇技術新穎、容易大量製造的mRNA疫苗,也取得不錯的成果。有的國家(個人)選擇技術純熟,副作用較小的次蛋白疫苗,希望能後發先至。而台灣既有國際友人送來疫苗,自己採購的疫苗也已陸續抵台,現在又有自己製造的疫苗即將上路,鐘鼎山林,每個人可以各有疫苗所好,這不就是台灣得天獨厚的地方嗎?

蔡英文身先士卒打國產疫苗,身為國家元首,這作法既是要給國人信心,也是要給我們台灣的國際友人看。那些緊急需要疫苗救命的友邦看懂了,卻有忙著黨內選舉的在野黨黨主席始終看不懂,還到處宣稱台灣把友邦當「白老鼠」,這是一件多麼奇怪的事情。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柯文哲是陳時中的逆行菩薩

陳嘉宏專欄:食藥署發生了什麼事?

陳嘉宏專欄:柯文哲只能把死馬當活馬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