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蔡英文已經完成黨內獨裁了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09年9月,距離朱立倫桃園縣長任期屆滿還有一年多,當時的總統兼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將朱立倫調離縣長職務,擔任行政院副院長。一開始,許多人認為這是馬英九要栽培這位國民黨的明日之星,讓他多一點政治歷練;後來才發現,原來馬英九是要讓朱立倫投入隔年的新北市長選舉。

這項人事佈局讓當時的台北縣長(後改為新北市)周錫瑋非常難堪,因為這只是周錫瑋的第一任期,安排另一個人來頂替他,就是不肯定周的政績也不認為他能連任成功。周錫瑋後來在國民黨的黨內鬥爭裡屢次站在朱立倫的對立面,此事是遠因。不過,從後見之明來看,馬英九直接徵召朱立倫的作法非常成功,這精心佈局不僅阻擋了蔡英文、蘇貞昌來勢洶洶,幫國民黨守住了新北市,免成為衝擊他總統連任的骨牌,也安頓了他任內最大的黨內諸侯,讓馬再無後顧之憂。

民進黨全代會通過中執會提案,授權黨主席蔡英文在六都市長及多數非執政縣市徵召提名。這作法引來黨內外不少批評,有人說這是「將黨主席權力擴大到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是一個「新巨靈現象」;有人說這是蔡英文「完成黨內獨裁的重要一步」。如果上述說法為真,那12年前馬英九主導一個未做完任期的縣長離任,只為拔掉另一個黨籍縣市長的作法,又該何解?這些批評誤解政黨提名的本質,也不了解民進黨內的權力生態。

第一、政黨固然是一個匯聚民意、甄拔人才的集合體,但從民主政治競爭的角度,它更像是一個選舉機器;政黨為選舉而生,為了勝選,政黨在多數時候必須提出一個「最強的提名人」,但如何提名一個最強的人從來不會只有一個標準;一個公開透明的初選規則是方法之一,徵召其實也是,在特定狀況下,政黨甚至會因人設事修改提名的遊戲規則。如果放任黨內競爭造成無可回復的廝殺,衝擊未來的選舉,那這樣的黨內民主意義何在?

前述馬英九以總統兼黨主席的權力拔掉周錫瑋,力挺朱立倫,就是要避免無謂的內耗。更有名的是1999年的民進黨主席林義雄修改提名辦法,凍結黨內四年條款,支持陳水扁投入總統大選;也造成後來許信良退黨參選。許多批評認為這「有違黨內民主」,但如果不是這樣量身打造遊戲規則,哪來台灣首度的政黨輪替。

第二、民進黨全代會雖然授權黨主席蔡英文徵召多數的縣市長參選人,但仍須「經中執會通過提名」。眾所皆知,民進黨中執會是民進黨派系共治的最重要場域,若蔡英文徵召的人選想通過中執會這關,不可能不尊重徵詢派系的意見與同意。在徵召過程中,黨主席的意志固然重要,民調中心也會針對特定人的民調不斷滾動執行,不同縣市徵召人選還必須適切地維持派系的平衡,這幾乎已經成為民進黨提名的固定傳統,何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說?

第三、政黨投入選舉,最終必須以成敗論英雄;民進黨將最大的徵召權力交予蔡英文,選舉的成敗,最後自然必須這位總統兼黨主席負起全責,這也是民主國家政黨政治的內部監督;從陳水扁、蘇貞昌到蔡英文,從民進黨到國民黨,莫不如此。把「主席徵召」擴大為「主席獨裁」,把「授權徵召」當成「派系繳械」,把一個燙手的提名權當成「新巨靈降臨」,若不是對民進黨的權力生態太陌生,就是在玩弄政治術語。

比起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是出了名不喜歡處理人事安排的現任總統。她當年把陳菊放在身邊,就是要仰仗「花媽」在黨內的高輩份,幫她處理民進黨內的疑難雜症;兩年半前任用蘇貞昌當閣揆,一度把總統職權核心的公股行庫及警政高層人事讓予閣揆,還引來「英系」高度不滿。無論就領導風格或國家重大議程的設定,這位現任總統可以被批評的地方很多,但絕對不是「黨內獨裁」的這檔事。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是陳時中可以功成身退的時候了

陳嘉宏專欄:小黨不是側翼 小黨之用大矣

陳嘉宏專欄:侯友宜是朱立倫的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