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虛妄的善意挽救不了兩岸關係

陳嘉宏
·5 分鐘 (閱讀時間)

面對中國突禁止我鳳梨進口,趙少康批評蔡政府沒有準備收歛和妥協,還繼續加碼攻擊要硬幹一場,他怒嗆:「民進黨有膽的話,就報復回去!台灣的鳳梨民族主義怎麼會怕中國?了不起要台積電從大陸關廠撤資回台灣!」趙少康這番話是要凸顯蔡英文對中國毫無善意,但同樣的話其實可以反過來說:即使到現在,台灣還是沒有讓台積電從大陸撤廠(想想看此刻中國多需要台積電的晶片),這不就是代表台灣對中國的善意嗎?

「心存善念,盡其在我。」從30多年前兩岸開始交通互動以來,「善意」一直是一個關鍵字,也深深地制約了台灣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善意也者,總是要相向而行,只要求一邊給善意,另一邊從來都吝惜付出,這不叫善意,這叫投降。台灣對中國的善意夠不夠?要怎麼做才是善意?又或者說,主動給了善意,能改變什麼嗎?檢視蔡英文上台之後這4年10個月的兩岸互動,其實不難看出「善意」在兩岸政治裡的虛妄與欺罔。

兩岸互動最難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因為繞不過這個坎,所以國民黨發明了九二共識這種創造性模糊的概念當作兩岸通關密語。一開始,老共也不說破,跟著國民黨一起跳起雙人舞;但隨著兩岸事務性協商已經走到盡頭,習近平公開端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以及香港政制的徹底崩潰,這個虛擬的未來中國,在多數台灣人心目中可說是完全幻滅。可以這麼說:蔡英文就是靠著拒絕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政見,才得以連續兩次以絕對高票當選總統。

從事政治談判的人都知道,立場不同的雙方交涉時,雙方有取有讓,但無論如何必須尊重對方的底線,否則就沒得談了。在民共對奕的棋局裡,共產黨的底線是不准民進黨政府搞法理台獨,民進黨的底線則是不能強逼它接受九二共識。因為,民進黨搞法理台獨,共產黨如果不有所行動處理,可能會導致共黨政權的崩潰;同樣地,強要民進黨接受九二共識,那是逼蔡英文背叛選民的付託,其實無異於逼必須接受選舉檢驗的人政治自殺。那些認為蔡英文必須接受九二共識才是對對岸「善意」的,是在強人所難,可以休矣。

但即使局勢困窘,蔡英文還是在她的第一任就職演說裡說道:「在既有的事實與政治基礎上,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據悉,這談話是經過兩岸雙方的默契與某個程度的溝通完成,但對岸政府在沈默半天之後,隨即以「未完成的答卷」堵住兩岸官方交流之路。共產黨開始「鎖台」、「窮台」,以為這可以逼迫蔡英文政府轉向,沒想到她順利連任,民意支持度越來越高,兩岸自此走向僵局。

曾付出的善意被踐踏,蔡英文除了被動回應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之外(那篇回應也幾乎不用形容詞),過去4年10個月的任期裡,她對兩岸的態度始終是不挑釁、不躁進,把基本立場闡述清楚後,就不再說多餘的話。對於一個可以挑動兩岸對立以攫取政治利益的民進黨總統而言,這樣的「不言」,怎不是她對中共的「善意」?

退一萬步言,現在還活躍政壇的台灣政治人物裡,馬英九無疑是對中國「最善意」的代表性政治人物,他卸任總統後出訪馬來西亞進行一場非官方的公開演講,居然在中共的壓力下名牌被改,演講題目遭竄,必須羞辱地拿著自製名牌上場,馬英九對中共的善意換來什麼?這些人怎麼又好意思逼著後繼者跟他走一樣的路?

兩岸往來的「善意」是個假議題,真正的善意是互動的、相向的;如果不能存異求同,卻要逼別人放棄基本立場再來談,這不叫善意,而是霸凌。事實上,只要讀通中共黨史,當知這個政黨從來吃硬不吃軟,它只在乎尊重你有沒有實力,對它有何用處,哪裡會介意你有沒有口頭的善意?台灣栽種鳳梨的技術被它拿走了,所以現在可以把台灣鳳梨踩在腳底下,順便誣稱鳳梨有蟲不准進口;但此刻中國求晶片若渴,加上台積電的晶片製程技術無可取代,所以只要蔡英文不鼓動台積電從中國撤廠,都算是對中國的善意。

台灣鳳梨被欺負,舉國聲援鳳梨農,就連國外友人都出手相助,惟獨趙少康等等人還把台灣「沒善意」掛在嘴邊,這對比還不夠強烈嗎?其實,兩岸關係發展的關鍵在於國際政經局勢的變化,以及兩岸國力與軍力的消長;但這些人腦袋如糨糊,迄今仍耽溺在口頭善意與民族大義的迷思裡,實在令人遺憾。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想必林義雄也沒料到公投會被這樣糟蹋

陳嘉宏專欄:國民黨沒有原罪 有罪都是自找的

陳嘉宏專欄:藻礁的理想很豐滿 政治的現實卻很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