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這位空官前校長 連台灣的ADIZ都賣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夏瀛洲是中華民國空軍二級上將退役,曾擔任空軍軍官學校第30任校長,馬英九任總統時的首任國防部長陳肇敏還比他低一屆。他曾任副參謀總長,也是三軍大學改制為國防大學之後的首任校長。隸屬於中國國民黨黃復興黨部的夏瀛洲,在2010年與許歷農組織新同盟會退役將領參訪問團訪大陸,其中有八位退役中將和七位退役少將,還獲得國台辦主任王毅接見。同年又發起首屆中山黃埔兩岸情論壇,過去幾年來,這個論壇一直是台灣退役將領與對岸聯繫的最重要窗口。

2011年,夏瀛洲以前國防大學校長身份前往北京與中共將領交流,他在該論壇時發言時說:「今後不要再分什麼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引起重大爭議,就連當時執政的馬英九總統都譴責是「背叛臺灣人民」。但夏瀛洲不改風格,持續組團至中國參加黃埔建軍紀念活動。2016年底,夏瀛洲赴北京出席「紀念孫中山先生150年誕辰紀念大會」,與一干退役將領坐在台下聆聽習近平訓詞,還起立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導致台灣社會一片譁然,也促成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法,明定政務副首長或少將以上人員退休後,不可參與中國大陸相關政治活動,若有妨害國家尊嚴行為,違者最重可剝奪月退俸。

儘管當時與會的退役將領吳斯懷宣稱,他們當時是「被設計了」,只是禮貌性地站起來,沒有跟著唱對岸的國歌,但這顯然不是夏瀛洲的由衷之言。前天,他接受中國《環球時報》訪問時表示,解放軍戰機出現在台灣島西南空域,是在自己的國土上,完全有權去巡邏;而台灣年輕人現在受的教育和過去不一樣,無法回答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問題,毫無精神戰力。

退役將領孺慕中華文化,希望兩岸統一,那是個人的思想言論自由,別人不用管,也管不著;不過,身為退役的空軍二級上將、前國防大學校長,公開在對岸的媒體指稱中共入侵我國的ADIZ(防空識別區)是「在自己的國土上巡邏」,那是在侮辱自己一輩子的軍旅生涯,這不只是10年前馬英九說的「背叛台灣人民」,也是在「背叛國家」。

儘管夏瀛洲已經退役18年,當時他領導的中低階校級軍官,現在正是台灣軍隊重要的領導骨幹。看著昔日長官陳廷寵說「國軍的戰力是零」,夏瀛洲宣稱「台灣現在沒有精神戰力」,豈不搞到自己價值錯亂、軍魂有缺。對此,國防部無可迴避,應該「惡聲至,必反之」,否則所謂的的「黃埔軍魂」如何傳承下去?

其次,中共選在解放軍軍機大舉侵擾我國ADIZ之際,刻意由官媒刊出夏瀛洲的訪問,統戰意圖不言可喻。尤其夏瀛洲具有退役空軍二級上將、前國防大學校長的身份,此番言論不但擾動台灣軍心,也向中共傳達錯誤的訊息,以為台灣的軍人都是這種德性,甚至讓解放軍誤判情勢,輕啟戰端。從這個角度來看,國防部更不該坐視。

台灣的退役將領當然不像是夏瀛洲、陳廷寵如此奴顏卑膝,甘為統戰樣版。去年過世的郝柏村是個「堅決反共的統派」,他曾在中國的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內當場質疑史料錯誤,抹去中國國民黨領導抗日的功勞;也曾質疑他昔日同僚,「跑到打敗你的那邊,看人家閱兵,這算什麼?」現任的國防部長邱國正幾天前才投書《華爾街日報》,「我是中華民國,也就是台灣的捍衛者,也是抵抗解放軍威脅經驗豐富的士兵。」「我們用最高的忠誠度為國效力,捍衛自由與民主,讓台灣人能夠維持現有的生活與政治制度。」

和平是有代價的,沒有天上掉下來的和平,當然也沒有像朱立倫說的「和平護台」這等好事。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作為一位曾台灣飛官搖籃的空軍官校校長,夏瀛洲連台灣的ADIZ都出賣了,他還有什麼東西不能賣?面對這樣的老鼠屎,國防部想辦法檢討其退休俸可也,翻查其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適用也不為過,豈能以「個人言論不予置評」一筆帶過。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