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這樣的國民黨如何能自救

陳嘉宏
上報

江啟臣1972年次,今年才48歲,他當過新聞局長,在台中豐原連任了三屆立委,而且一次比一次票數還高:他這次投入國民黨主席選舉,被許多國民黨青壯派視為改革再造國民黨的最重要寄託。只是,年齡從來不是衡量一個人思維想法能否與時俱進的標準,48歲的江啟臣對國民黨現狀的思考,以及他丟出來的兩岸論述,其實與六、七十歲國民黨老人的常識口水無異,想以此改革國民黨根本是問道於盲。

國民黨再次大敗之後,一種最典型的檢討思維是:國民黨仍有自己的利基,要檢討可以,但不要把自己的利基(價值、核心理念)給丟掉了,否則這個黨再也不是那個黨云云。不過當外界進一步追問國民黨的價值與核心理念是什麼時,這些人往往又說不出個所以然;思來想去,總是會吐出一句:「國民黨是個堅定的中華民國擁護者」。這些人認為,相較於共產黨打壓中華民國,民進黨利用中華民國,國民黨才是「真心地」愛中華民國,也以此營造自己孤臣孽子的悲壯形象。

但到底要什麼樣的「真心」才能愛中華民國?這可是極其弔詭之事。例如,這群人每每拿有沒有拿國旗、唱國歌來檢查別人有沒有愛中華民國;但是當他們碰到另一群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或政黨時,卻又乖巧地收起所有中華民國的圖騰與象徵,理不直,氣很壯地指點別人怎麼樣才是「愛」中華民國。江啟臣在競選黨主席時說:「民進黨偷走中華民國神主牌, 讓國民黨選舉吃大虧。」正是集這種荒謬思維之大成。

民主國家選舉,選贏的上台執政,選輸的在野監督,豈有中華民國是誰的神主牌之理?把中華民國當成禁臠,只有這群人能定義誰能「愛」它、怎麼「愛」它,正是典型的黨國思維。尤其這還出自於一個48歲、背負國民黨改革期待年輕立委之口,只能說承繼自威權戒嚴的醬缸文化已經在這政黨裡根深蒂固。

江啟臣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的國際關係博士,他一定清楚,近代民主國家的形成與鞏固,必定是預設一個有邊界、有名字、具備集體認同的一群人所共同決定(自決)出來;就是我們《憲法》本文規定的:「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雖然這「國民主權」原則確立了中華民國的主權屬於所有台灣人,但國民黨人論及兩岸關係與台灣前途時,卻每每忽略2300萬台灣人民的意願,而把中華民國憲法逕自解釋成一個追求統一的一中憲法。

國民黨自己也知道,兩岸最大的困境在於對岸政府根本不承認中華民國主權,問題是,國民黨人自己不敢說出自己的主權立場,又如何期待對方承認中華民國主權?江啟臣與郝龍斌在這場黨主席選舉裡,從未曾大方定位兩岸關係,把中華民國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立場,以及雙方互不隸屬的關係說清楚,最後還是糾葛在「九二共識過時」、「一中憲法」、「未來統一」的話術裡,這正是國民黨兩岸論述最大的迷障。

政治沒這麼複雜,其中一項原理在於你的權力從何而來,你就必須向誰負責;絕不會有一個2300萬人選出來的總統或政黨,必須向其他13億人口負責的道理。不管以何者為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一個以執政為目標的政黨,就必須以這排他性的主權立場去建構兩岸關係。這立場無法留白,也沒有捷徑,國民黨若自以為聰明地繞彎路,只會變成共產黨的側翼,最終被台灣的主流民意永遠拋棄。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