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郭台銘高估了民進黨派系的本事

·4 分鐘 (閱讀時間)

6月18日,郭台銘在臉書發出聲明指稱,民進黨不同派系對於他採購疫苗一事有不同的意見,各種「看不見的力量」開始對採購產生技術性的拖延,他希望能會見蔡英文總統。而即使郭台銘當天下午隨即見到總統,並稍後幾個禮拜順利敲定BNT疫苗採購案,但「民進黨派系卡疫苗」之說這幾天依舊甚囂塵上,繼續有人放話稱:「(過程中)民進黨派系有人還有意見」、「民進黨真的太瘋狂、太黑暗了!」

這一切,都是民進黨派系惹的禍嗎?

很多人知道民進黨是派系共治的政黨,這句話的確讓許多不諳實際政治運作的人誤以為,民進黨派系可以「共治」這個國家的政務。實際上,民進黨所謂的「派系共治」,通常只侷限在黨內事務,特別是選舉提名事務。若認為民進黨執政後,所有的重大政務都得民進黨派系共同點頭或決議,其實是對「派系共治」這句話的誤解。

民進黨中常會當然是派系共治的產物,但這幾年下來,民進黨每週三召開的中常會更像是一個行禮如儀的場合,根本不可能也沒能力做出任何有意義的政治決定。別說民進黨了,一向有以黨領政傳統的國民黨,在馬英九執政那八年,國民黨中常會同樣是權力運作的盲腸。從藍到綠,黨的最高權力機關在執政時全被虛級化,有其憲政運作上的必然,所謂的派系「共治」,是要治到哪裡去?

事實上,從總統的權力視角來看,無論是執政後期的李登輝,還是繼任的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總統兼任黨主席的目的其實都不是為了要「擴權」,而是從他(她)行使職權的角度穩定「黨」,防堵有人透過黨機制興風作亂。總統兼任黨主席之後,每週三到中常會開一次會,聽聽中常委的「建言」與「牢騷」,做出可有可無的裁定,虛應一下故事,然後拍拍屁股走人,這才是不分藍綠兩黨在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裡實際的「黨政運作」。所以,台灣的文官體系在實際政治運作裡的重要性,其實比多數人所想像的要高很多。

回到疫苗採購這件事,由於此事高度專業,又涉及到複雜的國際商務談判,以及對台灣疫情的趨勢研判;所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及其附屬的專家小組會議的看法,在決策時一定有極重要的份量。別說總統或閣揆得對這樣的專業建議尊重三分,要說在疫情蔓延,國內疫苗需求孔急的情況下,個別的立委能夠左右或延滯疫苗進口的進度,那實在是高估了派系立委的本事。

尤其,民進黨的派系都不是剛性運作,即使運作相對嚴密的新潮流,每週二的政協會議除了交換對政情的看法,闔各言爾志以外,幾年來可曾見過它對特定政務議題做出一致決議?更重要的是,疫苗採購進口攸關人命;在台積電鴻海敲定BNT採購案之後,一下子說政府在搶功割稻尾,一下子說民進黨派系在扯後腿、阻擋疫苗採購,難道沒發現兩種說法根本互相矛盾,完全不合邏輯?

2020年大選前,韓國瑜在總統大選辯論會公開點名民進黨被新潮流架空,「白天總統蔡英文,晚上總統邱義仁。」試圖挑動民進黨內的派系矛盾,與一般民眾對「派系政治」的厭惡。如今,再度有人把台灣的疫苗採購扯上民進黨的派系掣肘,顯然外界對於民進黨派系運作諱莫如深,賦予所謂的派系共治太多神秘色彩,但無論韓國瑜或郭台銘所言,都不是民進黨派系政治運作的實情。

「一切都是民進黨派系惹的禍」,不會有民進黨派系出面否認,於是很容易成為朝野攻防的另類稻草人。但民進黨的派系政治只存在於選舉事務、黨內外的政治攻防;說派系阻擋他的疫苗採購,是郭台銘高估了民進黨派系的本事。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柯文哲只能把死馬當活馬醫

陳嘉宏專欄:民進黨不搞「台獨」已經很久了

陳嘉宏專欄:已經528天 你何時看過陳時中開口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