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關於「3+11」 范雲與邱顯智的差別在哪

·4 分鐘 (閱讀時間)

民意代表接受陳情,向行政部門轉達民瘼本是天經地義;如果看過立法院每逢總預算與國營事業的朝野協商會場數千個提案,少數被送上議場進行表決,有的互退一步變成共同(附帶)決議,更多是聊備一格,提案立委只是為了向陳情者做個交代,都是民主的展現。但不管民意代表再怎麼協調、關切、施壓,最後做決定的是行政部門,也是由後者負所有政策的成敗責任。

從去年疫情大起之後,航空機組員長期反覆居隔導致身心受創,不但媒體早就廣為報導,就連機組員也會四處陳情希望能保障自身的權益。所以,當監察院調查機組員「3+11」的決策過程,意外流出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與民眾黨立委邱臣遠都曾經「關切」過「3+11」案,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只是,邱臣遠說「我只是轉達陳情,並不認同這件事」,邱顯智也宣稱他只收空服員工會陳情,而沒收過機師工會陳情,兩者說法都顯得避重就輕,也與立法院的運作實務不盡相符。

第一、立委絕不會對民眾或利益團體的陳情全部照單全收,如果會代為發函給行政部門,至少表示立委辦公室認同陳情者的主張或價值,絕非「我不認同這件事」。至於用有無召開協調會來判斷立委施壓行政部門的強度也顯得空泛,因為立委施壓行政部門不需要表現在公開的議場上;相反地,協調會、公聽會或委員會都有會議記錄,不容死無對證,反而更符合國會議事公開的原則。

第二、身為一個擁有法律專業的人權立委,如果說他只關心空服員在機上送餐的職安問題,而不關心機組員回國檢疫長期居隔問題;只收空服員工會的陳情,而毫不關心理應與空服員一體的機師工會主張,實在也太過矯情。事實上,空服員工會的陳情案裡,就曾表達對於「7+7」加嚴檢疫天數政策不利於機組員權利的疑慮;而去年的總預算審查裡,時代力量也曾為機組員居檢過嚴問題提出過凍結預算案,公開施壓行政部門。

疫情當下,有人關心「疫情防控」的嚴密程度,有人在意「人權保障」受到侵害,立委就此對「3+11」、「5+9」或「7+7」的機組員檢疫主張有不同看法,正反映台灣社會的多元主張;只要各有立論,實在沒什麼好苛責。幫機組員說話不丟臉,丟臉的是打死不認自己曾經的主張,還踩著自己說過的話,抨擊「3+11」是疫情破口,罵得比任何人兇,這正是羅文嘉說的:「不是立場問題,而是人品問題。」

在板橋幼兒園的案例裡,未在第一線工作、70多歲的幼兒園主在解隔兩天後以Ct值16確診,她被定義為「接觸者的接觸者」,古怪的是,與他接觸的第一線接觸者迄今沒人採檢陽性,這代表病毒的傳播途徑已超出先前的認知。在機組員檢疫採「14+7+7」封閉式管理的中國,南京、上海、成都,到最近的廈門,都曾被病毒攻破,顯示再嚴格的檢疫規定,都無法全數阻擋病毒的入侵。除非台灣已經打算遺世而獨立,否則憑什麼認為可以透過不斷加嚴的人身自由限制與邊境管理,可以擋住所有病毒?

范雲出身偏左的社民黨,長期關心女權與勞權,所以同情機組員長期居隔的身心狀況,或有其脈絡可循。至於邱顯智是則勞權律師出身,同樣長期關心弱勢,不過在今年5月15日本土疫情爆發後,他卻宣稱自己對機組員居隔只有「加嚴立場」,讓所有人跌破眼鏡。要談政治現實與黨派利益對理想主義者的摧殘,實在莫若於此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