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陳佩琪可為這場防疫戰爭做出積極貢獻

·4 分鐘 (閱讀時間)

陳佩琪「不喜歡」AZ疫苗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早在兩個月前台灣AZ疫苗開打之際,她就說,民眾期待名人先打疫苗,是「跟風式打疫苗」,這不符合科學邏輯,還點名指揮中心盡速進口「國際上認可」的疫苗供選擇。言下之意,AZ並非「國際上認可」的疫苗。而當北市議員5月11日在議會點名她為何沒打時,陳佩琪更動怒反擊,「我不打『非複製病毒載體疫苗』(指AZ疫苗),因有較高的血栓風險。」

話語甫落,三天後,萬華阿公店群聚爆發,AZ疫苗瞬間炙手可熱,需求水漲船高。

AZ疫苗在今年三月剛進入台灣之際,指揮中心曾公布一份第一線醫事人員接種意願調查,直接照顧疑似及確診個案醫護共2.2萬人願接種、約占43%,非直接照顧醫護也有3.7萬人、28%願接種。但一直到四月初,第一級醫護接種率還是僅有13.9%。這樣的數據代表的是,過去兩個月裡,各類的網路名人、政治人物對於台灣第一批AZ疫苗的詆毀嫌惡與政治攻擊,的確發生了效用,導致連第一線照護病患的醫護對施打AZ都興趣缺缺。

AZ疫苗是否具備足夠的保護力?而它的副作用,特別是所謂的血栓的風險,相較於它所提供的保護力,是否小到可以忽視?過去幾個月來,已經有連篇累牘的實證資料以及專家研究,實在無庸再言。外界也可以理解,當台灣處於幾近零本土個案的時期,即使是第一線的醫護,想要再「多等一下」保護力更高的莫德納疫苗的心態;但這一切,在本土疫情爆發之際,都已經全部改變。

陳佩琪常說她只是個「家庭主婦」、一個「小醫生」;但她的臉書能有36萬人追蹤,發文常有上萬人按讚留言,不是因為她「家庭主婦」,而是因為她是個「勇於表達意見」的首都市長夫人。陳佩琪想打莫德納疫苗是她的個人權力,但作為一個市長夫人與台北市公立醫院醫師,她公開地表達對AZ疫苗的嫌惡,甚至表達這疫苗「有較高的血栓風險」,就有違她這兩項身份的公共性。特別是在這波本土疫情爆發之際,我們赫然發現在第一線幫台灣抵禦病毒的醫護,竟有這麼高的比例根本沒打疫苗。

疫苗從來都是政治,台灣的法令不准進口中國疫苗是政治,共產黨拿著疫苗做外交與分裂台灣是政治,在野黨嫌惡台灣首批取得的AZ疫苗是政治,就連柯文哲前天公開砲轟美國「沒有賣一支疫苗給台灣」也是政治。但如果所有的公衛專家,包括柯文哲自己都說「沒有一場戰爭是靠防守打贏的」、「疫苗才是解決這場防疫戰爭的終極手段」,那外界可以說陳佩琪是想讓這場戰爭打輸嗎?

持平而論,在這波本土疫情的風波裡,台北市府的因應與柯文哲的相關發言都表現得可圈可點;不過,台灣還直接國際藥廠洽購了一千萬劑的AZ疫苗,未來在大量進口,且此波疫情獲得控制以後,民眾施打的意願與普及率一定會成為大問題。陳佩琪「血栓風險」的發言,也勢必成為台北市要攻克這場防疫戰爭的軟肋。

國民黨立委賴士葆先前痛罵指揮中心,只能進口「在國外屢屢出包的AZ疫苗」,但沒想到在5月13日疫情擴大之際,隨即公開宣稱他已經打完了AZ。知名的精神科醫師沈政男,先前公開說打AZ造成血栓而死的機率高過染疫死亡,但事隔不到兩週,他卻公開貼出自己的疫苗接種卡。有人嘲諷他們「口嫌體正直」,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他們的調整也為鼓勵台灣人施打疫苗,做出極佳的示範。

據稱,台北巿長柯文哲已下令市立醫院醫護應趕快接種疫苗,以陳佩琪動見觀瞻的程度,如果她願意公開施打AZ疫苗,並暢談疫苗保護前線醫護的重要性,一定會為台灣打贏這場防疫戰爭做出正面積極的貢獻。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