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陳時中累了 府院後援在哪裡

·4 分鐘 (閱讀時間)

過去一年半,陳時中在公開場合哽咽(掉淚)兩次。一次是去年二月初,武漢台商返台後確診,陳時中宣布時悲從中來,頻頻拭淚。他那一次的掉淚,撼動台灣民心,八萬則鼓勵留言塞爆了衛福部網站。

另一次是三天前,陳時中為了值勤染疫的警察哽咽。嚴格說來,外界的正向鼓勵還是挺多,就連國民黨內部的教戰守則還是提醒藍營名嘴:「陳時中的哭有大量新聞正向曝光,民眾還是很挺他,還沒有對他很失望,建議批評陳時中時還是要小心。」不過,冷眼看的人多了,鼓勵留言少了;顯然,台灣社會的氛圍已經與去年二月非常不同,民眾在忐忑中面對未知的疫情,也不斷地消磨過去一年對陳時中累積的信任與包容。

去年二月的陳時中是在確診不多的順風期,今年五月的陳時中是在疫情大爆的逆風期。逆風不見得翻船,但要有不同於順風期的作法;在瘟疫蔓延之際,過去一整年來,指揮中心那些坦誠以告、詳盡說明、情感訴求的作法已經有時而盡;特別若以過去十天的指揮中心的記者會表現來看,陳時中顯然沒有跟上這波民心的跌宕與焦慮。

疫情失控,民眾要聽的是「實話」:現在疫情走到階段?它會怎麼發展?民眾要怎麼配合?應該有什麼樣的心理準備?這才是疫情指揮官當與台灣社會溝通之事。但過去兩週的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裡,除了無止盡的確診報告與統計分析以外,看到的是陳時中難掩的疲累與無力,一年前那個金句連發,幫全民上公衛課的指揮官完全不見了,影響所及,民眾不知自己在瘟疫之中身處何處,自然也就恐慌蔓延。

一級開設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官權力可比閣揆,但在疫情大起之際,太多的瑣務顯然困住了這個指揮官,讓他無暇深思鋪排自己該做的事。去年初疫情緊張之時,行政院院本部尚有公衛背景出身的陳其邁幫忙居間穿梭、看頭看尾;如今,誰來扮演陳其邁的角色?在官僚本位之下,如果院本部的資源與權力無法及時下放給疫情指揮中心,以這一波病毒的頑強與狡猾,行政作為失之毫釐,可能就差之千里。

相較之下,過去兩週以來,柯文哲透過詳盡的圖表,疫情走向的分析,適時地反應台北市醫院的需求與現況,並不斷提醒民眾此時此刻該配合的要點,在「政治表述」上,反而扮演了一個相對稱職的首都疫情指揮官。

在舉國為了疫情動盪之際,陳時中孤軍深入,卻顯然身陷病毒與政治攻擊的重圍。透過媒體報導,所有人都知道現在雙北醫療量能緊繃,病患無處去,但協調北部的公私立醫學中心捐棄成見、放棄獲利、挪出量能,這豈是已經焦頭爛額的陳時中能為之事;此時的蘇貞昌在哪裡?蔡英文又在哪裡?如果政府拿不出具體有魄力的行動號召民眾跟隨,難道是要老百姓看蔡英文的臉書來平撫焦慮?

蔡英文的前後任副總統都有公衛背景,前任副總統陳建仁甚至是享譽國際的公衛院士;看到此刻腹背受敵的陳時中,總統恐怕得想想:妳對抗這場病毒的資源整合了嗎?妳給這位在前線打仗的指揮官彈藥糧餉足夠嗎?妳認為繼續這樣下去,夜以繼日、枵腹從公的陳時中還能撐多久?而如果疫情持續蔓延,妳的下一步又是什麼?

這是一場形勢比去年嚴峻百倍的持久戰與整體戰,但指揮官身陷重圍,卻援兵不動、後勤未至,繼續下去,要打贏這場仗恐怕難上加難。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BNT疫苗破局 陳時中還原關鍵感嘆:只因「我國」2字

陳時中已出現信心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