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韓國瑜正帶著國民黨撞向冰山

陳嘉宏
上報

選前44天,請假參選的韓國瑜一個公開行程都沒有(僅有一個電視訪問),對於一個民調差了一大截,亟待急起直追的總統候選人來講,這現象並不正常。一般而言,選前一個多月的總統候選人沒行程只有兩個理由:一是要準備辯論,二是要召開大型的選戰整合會議;韓國瑜顯然兩者都不是,對照他平日零星散亂的選戰節奏,以及間或的整天神隱,極可能是出現排不出行程的窘況,這代表其內部整合以及與黨中央的分工都出現極大的問題。

韓國瑜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他自己不是真的那麼想選總統,只是「不得已」參選。這句話不但顯現他現在的心理狀態,更有兩項嚴重語病:第一、這無異於臨陣棄甲,渙散軍情,是在向對手與選民示弱,完全觸犯兵家大忌。第二、這是在推卸責任,為自己預留後路,顯示國民黨內的茶壺風暴風雨欲來,黨內的權鬥已是現在進行式,選後勢必腥風血雨。

韓國瑜從不是一個合適的總統人選,原因不在於他的政見如何,而在於他根本是一個底蘊不清、內涵不明,從未被正式檢驗過的政治人物,國民黨打出這張牌,勢必要承受極大風險。他在去年選前三個月暴起,淅瀝呼嚕就選上高雄市長,因為得來不費吹灰之力,所以想如法炮製,竟在當選後兩個月即萌生直攻總統之念。這種違反常理、背棄自己的承諾的政治鋪排,實難見容於正常的民主社會。韓國瑜從政喜歡走短線,這種貪念或可理解,但何以國民黨舉黨上下都像著了魔似地誤入歧途?

民主政黨的功能在於拔擢人才、轉譯政策,為爭取選舉勝利而生,理應是個選舉機器。不過,國民黨在台灣70年,始終沒有轉化成一個正常的民主政黨;它偏重軍公教、極度仰賴特種黨部的運作,過去20年為了對抗民進黨,甚至用戰爭來恐嚇它理應保護的人民。但特效藥吃久了總會失效,加上其核心支持者與正常台灣社會民眾結構的高度落差,一旦出現危機,它就越仰賴傳統軍公教的支持與保護。韓流在國民黨內宛如秋風掃落葉吹了一整年,藍黨權力山頭盡皆噤聲,都與上述結構因素脫不了干係。

去年韓流初起時,有人認為這是對蔡英文執政的反動,於今看來,韓流的出現更像是嘲笑國民黨菁英。在黨內初選階段,這些菁英憂懼韓粉反撲,無人敢質疑韓國瑜參選的正當性,輕放這件「背棄高雄市民」的問題,就是這樣的怯懦無能,讓韓國瑜一路予取予求、摧枯拉朽。

而今,韓國瑜選情下跌,荒腔走板,當初吃足韓流苦頭的這些權力山頭實際上是一吐怨氣。吳敦義以黨務繁忙為由拒接韓國瑜總部主委,雖造成黨務與選務的扞格,這背後顯現的其實是選後的黨內權力佈局與角力。幾位權力頭人每次出來講話總高來高去、皮笑肉不笑,同樣是項莊舞劍,想爭奪選後的話語權與預奪黨主席職位。最後,因韓國瑜不斷言語賈禍、民調持續下跌,立委候選人迴避與主帥同台,也導致總統立委選情互相拖累,難以翻身。

證諸歷屆的總統立委二合一選舉,韓國瑜的總統選舉與國民黨的立委選情是切不開的,而這位用「痔瘡」、「屁眼」、「屁股毛」、「他奶奶的」、「恁北」等等髒話與排泄器官宣洩焦慮的總統候選人,昨天還無視可能拖累立委選情,竟如義和團一般,號召選民拒答民調,顯然正要帶著國民黨撞向冰山。主帥荒腔走板,支持者焦慮異常,全都是國民黨這些權力菁英一手造成的,怨不得別人。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