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韓國瑜真的想躲過罷免嗎

陳嘉宏
上報

韓國瑜在總統敗選的當下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蔡英文,風度極佳地承認敗選;他開直播不再是罵人損人,而是「愛與包容」,要大家「政治別這麼熱」;他越來越早上班,即便在市場被嗆,也忙著陪笑臉;他也不再爬樹聞髒水跪著走路,希望開始淡化自己的新聞。此刻的韓國瑜其實如驚弓之鳥,雖然外界看到他的改變,但從躲過罷免案的角度,上述作法是遠遠不夠的。

高雄人對於韓國瑜「落跑」選總統的憤恨極其明顯。高雄市民的投票率達77.44%,全國第一;韓國瑜在高雄市的得票率僅有34.6%,僅勝過台南市、嘉義縣與宜蘭縣,全國排名倒數第四,甚至比民進黨執政超過30年的屏東縣還低。全國最高的投票率代表高雄市民積極地想表態,而這正是通過罷免案的最重要條件之一;罷免案的最後一關以高雄四分之一公民數(57萬)為最低門檻,蔡英文此次在高雄拿到了109萬選票,約莫只需要二分之一強的人數站出來,韓國瑜就將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被罷免的地方首長。

韓國瑜的另一項隱憂在國民黨內。姑且不論吳敦義已辭去國民黨主席,國民黨中央無人可應對罷免案,過去一整年,國民黨各權力山頭恐怕已受夠了韓國瑜挾韓粉以令諸侯的行徑,對韓敢怒而不敢言。加上此刻的韓國瑜已成為國民黨再起的包袱,多數人內心恐怕是「趁罷免案除之而後快」。所以,藍營地方派系不默默動員反韓已是萬幸,韓國瑜已很難從藍營同志這邊得到任何奧援。

另一方面,高雄人的受騙感太深,所以對韓國瑜過去10天的改變,一定會先打上問號。要不要嗆聲罵人,從來只存乎韓國瑜一心,高雄人怎知他躲過罷免案後會不會又故態復萌?而市長清晨上班督導市政是他的本務,韓何時又開始「苦民所苦、睡到中午」,又有誰能打包票?此外,韓國瑜不只一次宣稱九成的台灣媒體都被收買,《三立》要變「兩立」、《蘋果》既沒格調也沒水準、《中央社》思想狹窄,記者良心被狗吃了,甚至還詛咒蔡英文要下地獄,如今一句「愛與包容」,「政治要降溫」,一切就船過水無痕嗎?

韓國瑜輕諾寡信,背叛高雄人對他的付託,此刻真要請求高雄人的原諒,他至少得誠懇地回答三個問題:

第一、他為什麼會鬼迷心竅在上任三個月後就動心起念想選總統?他錯在哪裡?如何用具體的行動向選民承諾,不會再背棄高雄?

第二、不是「九成的媒體」都被收買了嗎?為何《三立》在還沒開始變「兩立」之前,就開始接受他們的採訪?韓國瑜難道能不為自己在選戰過程裡掀起的仇恨動員做一次清算與道歉嗎?

第三、韓國瑜從前年開始為高雄畫了一堆空中樓閣式的政見,請他重新耙梳哪些可能付諸實現?哪些根本不可行?把罷免案當成自己的再次競選,誠懇地告訴市民:剩下兩年半的時間,你還能為高雄做什麼?這或許會讓一部份的高雄市民對他心軟。

當然,上述建議是以韓國瑜想請求高雄市民再給他一次機會,順利回任高雄市長為前提;如果韓國瑜有其他政治盤算,就另當別論。事實上,一如媒體人李豔秋建議韓國瑜,如果高雄市長罷免案的第二階段仍輕鬆達標,韓國瑜應考慮自己請辭;目前國民黨內並未排除韓國瑜直接請辭市長,挾韓粉直攻國民黨主席的可能性,如此一來,國民黨權力結構將再重新洗牌,這已是國民黨內部權鬥的未爆彈。

韓國瑜在一年半前橫空出世,攪亂了台灣政壇的一池春水。不過,出來混,最終都是要還的,這場罷免案最後如何周折,足堪所有政治人物引以為戒。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韓國瑜視察魚市場遭嗆「滾出高雄」 詹江村怒批:不要太過分了

韓粉父母選後「清算子女」案例激增 溫朗東:韓國瑜應出面認錯

韓國瑜臉書喊話 要韓粉們「擦乾眼淚」回歸生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