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顔寛恆這一仗是台灣地方派系的關鍵戰役

·4 分鐘 (閱讀時間)

退役少將于北辰退黨幫林靜儀助選,顏寬恆痛批,這是出賣自己的人格與靈魂,「政黨如果沒有了靈魂,那跟外面連鎖便利超商有什麼差別。」顏寬恆把退黨的人說成沒有靈魂,但其實他是一直到9年前為了取代他父親顏清標入獄所遺留的立委空缺,才加入國民黨。而顏清標縱橫台灣中部政壇30年,更從未加入政黨。地方派系的特色是欠缺黨性、「有奶便是娘」;兩者之間時而若即若離,時而緊密結盟,一向是台灣地方政治的一大特色。

民主政治理應以政黨作為選民與政治之間的中介,之所以出現地方派系這個選項,與早期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手法有關。作為一個「移入式政府」,國民黨為了穩定執政,刻意地扶植地方派系,透過各種經濟利益的特許來交換地方派系的政治支持,也就是政治學上的「恩庇侍從主義」。台灣的「恩庇侍從主義」雖然隨著民主化不斷被解構,但顏清標、顏寬恆所屬的黑派(或原台中縣市的紅黑兩派)迄今實力依舊不容小覷,可稱為台灣地方派系的最後堡壘。

一如台中黑派開山鼻祖陳水潭(曾擔任兩任台中縣長)及其遺孀陳林雪霞,獲得早期威權政府的特許創辦台中巨業客運、沙鹿高工,也掌握昔日台中縣部分農會、合作社等地方金融系統。後繼的黑派掌門人顏清標能在接下父親所經營的柑仔店,再涉及柏油、瀝青等高門檻行業,一路從台中沙鹿的一位小里長,逐步選上台中縣議會議員、省議會議員、台中縣議會議長,又連續當選4屆立委,「恩庇侍從主義」都是其中的關鍵。

從「恩庇侍從主義」出發,也解答了過去兩個月顏寬恆參選以來的諸多爭議,包括:散處各地、不斷爆發的豪宅違建與私人招待所;瓜田李下的台中港105號碼頭經營案,其中顏寬恆以立委身份5度質詢此事,但得標的成豐公司卻有三名董監事均為顏清標兒子。此外,他與現任妻子違背常理地「三結二離」,以及宣稱一片「孝心」買回父親顏清標法拍的土地,很可能都意在規避高額的贈與稅。

以上每一項爭議或許未必違法,但其中涉及的龐大政商結構與繁複的政治程序,對尋常人而言,卻難如登天。若非有雄厚的派系政商實力依恃,顏寬恆豈能如此舉重若輕?

事實上,早在2016年監察院公布的廉政專刊裡,顏寬恆就以2億多的存款榮登立法院「現金王」,另外還包括80多筆的土地不動產,若現金艦價恐怕又是天文數字。姑且不論當年不到40歲的顏寬恆如何積攢下這些身家,以顏寬恆如此雄厚的資產,顔清標的土地如何會被法拍?他的妻子為什麼會與他「三結二離」?種種違逆常識的說詞,簡直在挑戰選民的智商。

顏寬恆在2020年立委選舉意外敗給空降當地的陳柏惟,是黑派顏家在自己的選舉裡首遭滑鐵盧,也被引為奇恥大辱。原本以為罷免陳柏惟之後,這席立委已經手到擒來,沒想到補選聚集了全國的鎂光燈,意外讓讓黑派顏家的過往一一現形。顏寬恆這一役的成敗關鍵不在於他的民進黨對手有多強,而在於整個台中二選區沙鹿、大肚、烏日、龍井及霧峰的選民,如何看待過往20多年與他們長伴左右的黑派顏家?

顏寬恆若闖過這一關,代表這種恩庇侍從體制與綿密的地方服務網絡,仍是決定選舉勝敗的關鍵;相反地,顏寬恆如果落敗,則是代表民主政治政黨對抗,即將接管當地政局,台灣最後最堅強的地方派系堡壘也終將式微。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誰在反對林智堅──那些從沒「全盤規劃」的行政區劃

陳嘉宏專欄:轉了一圈 韓國瑜還是回來了

陳嘉宏專欄:投票率才是決定公投結果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