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芝觀點》50萬PK35萬!韓國瑜的荒、慌、謊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增芝
新頭殼
Wecare高雄向參加12月21日罷韓遊行的民眾表示,「雷射與民主,當我們一起發射雷射是美麗的。」 圖:翻攝自Wecare高雄臉書
Wecare高雄向參加12月21日罷韓遊行的民眾表示,「雷射與民主,當我們一起發射雷射是美麗的。」 圖:翻攝自Wecare高雄臉書

[新頭殼newtalk] 罷韓大遊行的人數究竟有多少?高雄市長韓國瑜主政的高雄市政府警察局,擁有各種設備跟專業,只要韓國瑜陣營想知道或願意知道,其實是再簡單不過的事。遊行和平落幕,韓陣營與鋼鐵韓粉,無所不用其極的用最尖酸刻薄的羞辱字眼,質疑罷韓大遊行的人數,反而只是洩露認輸的慌亂情緒,更不斷錯失尋求市民諒解的機會。

畢竟,對一個民選的公職來說,面對全國最後一名的施政滿意度,不滿意度又迭創新高紀錄之下,究竟有多少市民的不滿情緒,已經超越臨界點,進而非得發動「罷免」來表達,難道不正是韓國瑜本人最想了解,也最應該了解的?

韓自稱沒有對不起高雄 全台反彈

好比面對愛人想分手的情緒高漲,當事人毫無知覺,還堅持自已完全沒有做錯任何事,即使對方分手意念已經開始化為實際行動時,還一昧閉著眼睛、摀著耳朵說,「我不相信,你在騙人」。根據實證,這當然是加速分手吧。

這次罷韓大遊行的人數,遠遠超過發動團體的預估,最應該感謝的動員大功臣,不就是韓國瑜本人嗎?科學的網路聲量顯示,助長罷韓聲勢的關鍵分水嶺,就是12月10日韓國瑜受訪堅稱,「心中沒有任何對不起高雄市民的感覺」。

緊接著,再度刺激高雄市民、甚至全台民意反彈的,不就是韓國瑜強勢宣布,要在同日同時不同區,舉辦跟高雄民意對決的「挺韓大遊行」?這讓所有電視新聞、政論節目,連續幾天轟炸般的討論這兩場遊行。就實際結果來看,罷韓情勢的升高,根本就是韓國瑜自已拉抬的。

這次公民割草行動聯盟、wecare高雄、台灣基進黨等團體發起的「罷免」,倡儀始自5月韓國瑜對爭取總統候選人提名,正式公開說「Yes I do」;7月中旬韓國瑜通過初選提名,才有8月展開連署行動與申請罷韓大遊行。

台灣從中央到地方,選舉日並不是同時的情況下,地方議員或縣市首長任期未滿,就換跑道參選中央公職,確實有難以避免的問題,但是,第一任剛當選就起心動念選總統,不到半年正式宣布爭取,在台灣不敢說絕後,但確實是空前。

國民黨縱容韓荒唐在先 已無勝算

即使是看在國民黨有識之士的眼裡,難道不是國民黨縱容韓國瑜荒唐在先?更不要說,一般人的常識認知。如今,擺明選總統已無勝算,慌亂回防高雄,卻還堅稱「心中沒有任何對不起高雄市民的感覺」,甚至強勢對決「大遊行」,企圖壓制罷韓聲勢。結果呢?

高雄市警察局絕對有充分的設備跟專業,讓韓國瑜知道這兩場遊行的人數多寡。一般人即使無法估算人數,但從許多傳上網路的影片來看,我個人認為,罷韓人數至少5倍於挺韓人數。

更何況,罷韓的遊行路線比挺韓多出一公里,而且,罷韓的五福一路到三路,全線八車道,即使有些路段只開放單邊車道也有四車道;挺韓的路線,只有起終跟終點各有一小段的博愛路是八車道,但是,明誠路與新庄仔路,全線僅四車道(單邊兩車道)。

韓陣營惡口相向不反省 社會難容

因此,韓辦以距離跟車道面積,質疑罷韓不可能有50萬人,難道不怕被人用同樣的標準,計算遊行距離更短、遊行路面面積更小的挺韓遊行人數,才更不可能有35萬人嗎?

面對罷韓大遊行號稱50萬人,心有不甘的韓陣營,當然可以用各種理由來質疑,但有必要如此失去理智嗎?韓陣營有沒有想清楚,如此的惡口相向,對挽回高雄市民的心,有一丁點的幫助嗎?難道不知道這只是更刺激罷韓聲勢的政治自殺嗎?

台灣不是沒有舉辦過「罷免」投票,但從來沒有罷免成功的案例。過去是門檻太高,如今修法降低門檻後,也曾有反同志團體不滿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而發起的罷免案,結果因為反同志理由難獲社會共識而失敗收場。

罷韓團體發起罷免之初,其實也曾想過台灣人善良天性,在韓(可能)慘敗總統之後,會有很多市民因為同情敗選者,而放棄罷免投票。但是,到今天這個地步了,韓陣營絲毫沒有反省檢討,還自我欺騙,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衊、羞辱罷韓遊行的民意,形同提油救火,為罷韓加溫。

 

更多新頭殼報導
「遊行非終點,罷韓正開始」 公民割草「二階」蓄勢待發
中央社罷韓照風波游淑慧不道歉 網:一次得罪所有攝影
布拉格市長指著北京鼻子罵:跟中國上床前先三思

1221罷韓遊行,現場人潮湧現,主辦單位最後估計有多達50萬人。 圖:翻攝公民割草行動臉書
1221罷韓遊行,現場人潮湧現,主辦單位最後估計有多達50萬人。 圖:翻攝公民割草行動臉書
1221罷韓大遊行,有年青人扮演蜘蛛人(前排左)現身。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蔡坤龍攝
1221罷韓大遊行,有年青人扮演蜘蛛人(前排左)現身。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蔡坤龍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