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孟確定請辭:不知為何而戰!批許宗力院長「病態」

林宜靜
中時電子報

監委陳師孟欲約詢判決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無罪法官,引發全台法官串聯反彈,而司法院長許宗力則在14日首次表態挺法官。陳師孟早在許宗力發聲挺法官前就表達欲辭去監委,蔡英文總統指示表達慰留。不過陳師孟,周六(18日)在部落格重申請辭決心。並且表示自己吃軟不吃硬,堅持下台原因是「不知為何而戰」,他批評司法院長許宗力「病態」


宣布請辭的監委陳師孟,周六(18日)晚間個人在部落格「尖尾週記」發表文章「尖尾階段就此收尾」,並再次重申辭職的決心以下為陳師孟貼文:

監察院在做資源回收的茶水間,擺了兩個廚餘桶,煮熟的剩飯剩菜倒在左邊桶內,但如果有魚刺骨頭之類的硬物,就要倒進右邊桶子,因為豬只吃軟的食物。尖尾有一個特質和豬很像,就是「吃軟不吃硬」。


對尖尾在選後第一個上班日提出辭呈,不瞭解尖尾這種個性的人,以為尖尾是抗拒不了媒體輿論壓力,向八成連署法官投降,或被許大院長的公開譴責嚇到……,但是從沒有停歇的陳情信可以看出,這些「步數」連普通人民都嗤之以鼻,如果真會影響尖尾請辭的決定,只怕反而是讓尖尾打消辭意吧。


那麽又何必在任期屆滿的半年前辭去職務呢?理由很簡單:不知為何而戰。


尖尾進入監察院之前,向推荐與提名的高層保証、也在立法院的聽証會聲稱─ 將以「恐龍法官」為調查重點,對司法的除垢有所貢獻,呼應蔡總統上任之初以司改為首要任務的宣示。尖尾對司改的自信,其實來自憲法明確賦予監察權有制衡司法權的設計,而總統正是憲法的守護者。


奈何尖尾貢獻司改的信心隨著時間而日漸消融,幾次前往司法院直接就此一議題提出質疑,許大院長總是大唱「秋蟬」(「秋後算帳」加「寒蟬效應」),好像二千位法官都是他要小心呵護的「蟬寶寶」,尖尾則是蟬寶寶的天敵。尤其這回馬英九洩密案的承審法官,明明已經不再天真無邪,懂得濫用憲法條文為馬脫罪,仍被許大院長捧在手心惜惜,不許尖尾過問,簡直已經到了病態的地步。問題是,唯一有權力終結這場鬧劇的人,顯然打算置身事外。尖尾若繼續耗下去,等於原地踏步而已,所為何來?


尖尾無意和司法既得利益者做無止境的纏鬥,決定重回當初「老綠男」的單純日子。兩年來每週一篇,留下了101篇〈尖尾週記〉,預計在半年內去蕪存菁、彙集成書,讓這段日子所作所為,方便大家檢驗。


尖尾階段就此收尾,珍重再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