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初/國民黨版的「雙子殺手」

愛傳媒
陳念初/國民黨版的「雙子殺手」
陳念初/國民黨版的「雙子殺手」

    總統大選,是敵?是友? 由誰決定?國民黨正面臨新舊勢力的對決,年輕人所見,韓粉不容,開鍘伺候,到底是誰追殺誰?政治,就是在主觀對與錯的衝突與利益裡,不知不覺成為對決的殺手。

    國民黨在歷經多次選舉及執政的恩恩怨怨後,產生了一群年紀偏大的親藍族群,在這次的總統大選裡,這群人成為韓粉核心之一;而同樣的,國民黨在年輕人才青黃不接的氛圍下,誕生了一群有創新改革的生力軍,兩群人都在泛國民黨系統及組織文化裡,一群已經變形成庶民的國民黨,另一群則是年輕都會化的國民黨,新舊勢力的國民黨,藍藍會不會互成為對決殺手,彼此有共同的DNA,也能預測對手的思維,兩群人都是從國民黨複製出來的,都是國民黨的孩子,李安的最新電影《雙子殺手》即將上檔,各界矚目,國民黨何忍雙子對決?

    年輕國民黨之一,也是國民黨「草協聯盟」發起人李正皓日前遭國民黨考紀會決議開除黨籍,李正皓回應表示,用莫須有的罪名開除,能挽救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選情嗎,他更直指韓國瑜現在就像沒有穿衣服的國王,當國王沒有穿衣服的難堪事實被一個小孩揭開後,惱羞成怒的國王想的竟不是趕緊遮羞,而是選擇懲處指出事實的小孩。

    李正皓雖然不能代表國民黨所有年輕黨員的聲音,但至少與國民黨外部年輕族群的聲音較一致,李正皓以黨員身份反應年輕黨員的意見,顯然已經造成部分年長國民黨員的不滿,再次審議並開鍘,是殺雞儆猴?恐也是內部壓力鍋的宣洩。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則有不同意見,「黨中央可以再溝通一下,不需要這樣就開除優秀同志」,誰是同志?誰是敵人?在國民黨內部,現在出現定義上的歧異。對國民黨情深義重的郭台銘,棄選前後也是兩樣情,郭台銘是敵人?還是同志?到現在泛藍區域內,還有不同表徵人士。

 

政治就是正置,方向位置都要對

    政治最終仍是一種正置,政黨發展過程中,會形塑出不同的政黨風格,但應該是愈來愈進步,愈來愈被社會重視的一種方向與位置。多數黨員及民意趨向,把一個政黨放在一個正向不偏不倚的位置上,這就是「正置」,也應該是政治背後的重要意義。

    國民黨目前面臨的雙子之爭,新舊認知,是不是國王的新衣?不是黨紀能夠給最終解答,多元意見的民主政治裡,說服本來就很難,針對最了解自己的人,更要加倍心力說服。

    最近,我看到韓國瑜陣營第一支競選廣告「我現在要出征」,如果仔細看看國民黨過去的總統參選人競選廣告,以及對照民進黨的選舉廣告,雖然,我承認製作端成本無法相比,但對中間選民及年輕選票,與韓國瑜之間,我想距離只會愈來愈遠。

    就像媒體所見宮廟為主的各地傾聽之旅,當然,韓國瑜可以合理解釋時間安排上無暇赴美,但選民都會輕重衡量不赴美背後的多重原因。到底韓國瑜接觸了哪些多元族群?幕僚團隊應該要量化及質化研究,國民黨年輕的孩子,受過邏輯訓練,相信事實勝過意識型態,請多傾聽他們。

    2020年總統大選,對百年政黨國民黨而言,比較像是一場賭注,早期的招式與經驗及施政穩定有效的方法,在2016年總統的敗選及2018年九合一的勝選後,國民黨內部產生了政治文化與價值論述上的歧異,依附國民黨的孩子們各自表述成功與失敗的政治理由,在2020大選後的國民黨,才會盤整出正確方向與位置,雙子對決已經無可避免。

 

 

作者為微笑影室陳室長

●經授權刊載,更多文章見作者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