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初/愛從「罩」開始!

愛傳媒
陳念初/愛從「罩」開始!
陳念初/愛從「罩」開始!

台灣人戴口罩 是一種愛的文化

    罩是把臉部的下半邊遮住,這是一種裝扮,有人習慣把它當成阻擋煙塵花粉的工具,為了健康,罩起來比較安全。罩在講究流行風潮的時代裡,罩也成為時尚配件,新冠疫情下的時裝秀,「口罩穿搭」成為一種潮,也是風格。

    從醫療與公衛角度上看「罩」,戴罩是保護自己與別人避免感染病毒的一種方式,罩不可或缺,而且要是醫療等級,才具有防護功能。從媒體議題與新聞角度而言,罩缺貨下光怪陸離的自製戴罩方式與排隊景象,會擠進媒體版面,成為茶餘飯後的趣聞。

    其實,戴罩最深沉與產生共鳴的意義,就在於家庭成員間的愛。

    從親情角度而言,戴不戴罩,非著眼於公衛,更無關時尚,人性上自我防衛也非重點,它就像是阿嬤阿公一輩子疼孫的作為,父母親呵護小孩為母則強的心理激發,沒有人禁得起愛的意外,戴罩與否?已經是一種愛的選擇,家人不得不一起面對與碰觸攸關生死的議題。

    家人之間面對疫情的發展無能為力,但具體能做的,其實就是分配給家人成員間有足夠的防護配備,例如口罩與防護液等。一開始有人說次氯酸水有效,於是,一窩蜂人競相購買,連分裝品都缺貨,家人間一人一小瓶,也算是恐慌下生活裡的小確幸。

    最後,衛生福利部說它適用於環境清潔,要避免使用在人體,家人間相互傳訊,提醒對方要避免直接噴在手上。

    口罩的購買,一直是家人間最關切的事,家裡的存量與疫情的發展推估,每個人都有點擔心,友人間相互寄送口罩的溫馨故事,也不斷發生。

    戴罩這件事,其實是一種愛的需求。

 

速食店內群聚現象 家長驚見仍會恐慌

    日前我前往一家速食店買晚餐,一群從學校下課的同學們,群聚在速食店聊天,穿著繡著學校名稱的服裝,很顯眼的標籤著他們剛從校園出來,他們大部分並沒有帶口罩,速食店的座位間很靠近,我很訝異。

    他們在吃東西,戴罩很奇怪,但問題也來了,他們身上其實應該有罩,速食店用餐時裡放在包包或口袋裡,他們集體聚會用餐,紛紛把口罩拿下來一面用餐一面聊天。

    疫情仍緊張未決下,學生獨餐與共餐比較,前者風險應該小很多,我的關注點非從公衛角度思考,而是一位家長與老師的愛出發,師生戴罩背後所有的努力,都害怕一個小小的破口。

    我在大學課堂裡全程戴口罩,還攜帶自己買的無線麥克風傳達清楚的音量,我讓較少學生班級的課,請同學選擇用梅花座的方式入座,學校也規定要有固定座位,就是為了減少任何可能的意外。

    校園裡的所有課的應變措施,都在防止愛的意外,學生是學校最重要的資產,不管是遠距教學或是量體溫、開窗戶與老師戴口罩上課,都是一樣的起心動念,這波疫情還沒停歇,所有人不可懈怠。

    學生在校外的群聚,學校無法兼顧,年輕人群聚文化中,戴罩能不能成為流行,取決於年輕人本身,不同世代間文化的制約性也不同,或許,愛拍微電影的年輕人,把愛從「罩」開始,當成一種運動,讓「罩」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躲過這段時空的恐懼後,我們才能真正安全幸福的生活。

 

戴罩涉刻板印象與文化差異

    我記得疫情剛開始的時候,許多人從美國人不愛戴罩的角度,提醒國人不要搶口罩,健康人可以不要戴口罩,如今美國疫情發燒的景象卻是很諷刺的情景,戴罩從文化差異變成文化救贖,誰都無法預測。

    歐洲人疫情相對嚴重,他們平常不愛戴罩,刻板印象是病人才要戴口罩,而生長在台灣的我們,面臨過SARS衝擊的一代,其實,刻板印象上就是要戴口罩,父母親排隊或網購口罩,愛佔據了很大的心理動機。

    愛從「罩」開始,疫情下,喜歡群聚的人類,應該要減聚,可讓自己獨行獨餐一段時間,真要相聚,人少點或是戴罩相見歡,也是另一種生活體驗。

 

 

作者為微笑影室陳室長

●經授權刊載,更多文章見作者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