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初/當黨國變成黨群時

陳念初/當黨國變成黨群時
陳念初/當黨國變成黨群時

    我們這群四五年級生,是很有情的一代。

    對國家也好,對家庭如是,對社會如此,政黨在我們成長過程裡,從有些許幫助到沒有這麼重要,黨國一體的思維,我們曾被教育,我們曾被框架,我們曾被文化養成。

    黨國那個時代,我們被梅花電影感動,楊惠敏護送一面國旗,多麼令人感動。

    「沒有國哪有家?「雖是一句歌詞,但對當時愛國的我們,激起了熱情,振奮了精神。

    黨國的時代,經國先生的偉大,平民風的領袖風範,我們記憶猶新!

 

    2019年的12月,台灣面臨了多次政黨輪替,黨國已經淡而無味變成黨群了,政黨不能代表國家,政黨只是政治群體,誰執政?都不能恣意決定國家的主體方向。

    國民黨不再是黨國時代的那個黨,因為2000年政黨輪替了,2016年國民黨再度被民進黨打敗,成為在野黨。

    有人說民進黨創造了綠色的黨國體系,與國民黨早期藍色的黨國不同,但卻有相似的政治效果,果真如此,黨國黨國,政黨果然把黨當成國了。

    真實的政治現實,當國民黨的黨國時代不再時,黨國就變成黨群了,也就是一群具有政黨身份的群體,掌握政治資源,治理台灣這個國家,這個國家名稱叫做「中華民國」,它有象徵它的國旗,它有專屬的國歌,沒有人可以改變這個現實。

    當黨國變成黨群時,早年黨國時代的口號及愛國意識,就不再是現代政黨的核心價值了,愛國與政黨無關,愛國是人民的民族主體集體意識,在運動競賽中,愛國意識轉化為加油聲,「中華隊加油!」

    當黨國變成黨群時,要認清兩件事,第一件事黨與國是分開的,刻意的把黨與國拉近,看似國家的未來價值實為黨的執政價值,這是政治裡的蜜糖,不可不慎。第二件事就是黨與群是合起來看待的,當一群人輪流執政掌握執政權時,不代表他們可以越界,形成該群體執政上的霸權文化,影響高級文官的政治思維,用群體意識主導國家的政經發展。

    當黨國變成黨群時,早年黨國時代國旗是人民心中國家的象徵,現代黨群時代,政黨群體心中都有一面自己最想要的旗幟,可以就是這面中華民國國旗,它具有呼喚世代與情感凝聚的功能,但請記得,國旗是屬於人民,不是任何群體政黨的政治符號,請讓國旗在特別時刻與特別場合,具有它特別的稀有的價值與意義。

    2020這場總統大選,最讓四五年級生心痛的,其實就是這場選舉戰役嚴重失格,不像記憶中的政黨競爭與參選人格局。

    國民黨已經不是當年黨國的時代,國旗飄揚與萬人擁戴的領袖風範,早已經在歷史洪流裡成為絕響,「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現代民主選舉戰場,排場已經不重要,30萬與50萬之比較,只是面子上過不去,政治出場者應該洗盡鉛華,回到人而非神的模樣。

    如果韓國瑜真的勝選,對於台灣的政治崛起文化,會寫出另一種篇章,中間選民及年輕世代的集體疏離感,將會愈來愈嚴重。

    民進黨必須記取國民黨的教訓,群體自制,蔡英文若勝選,只是給了新的四年執政權,蔡英文應該省思綠色黨國的外界批評,民進黨的群體進入國體後,最大的政治理想性就是讓國家體質變好,而不是強化政黨的能量,否則,四年後,另一個群體會取而代之,國家永遠是政黨群體治理下的實驗品。

    當黨國已經變成黨群時,國家意識與人民自覺,更應該徹底醒悟。

 

 

作者為微笑影室陳室長

●經授權刊載,更多文章見作者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