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大叔逆襲做愛的事

·3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昇和阿Van組成的「新寶島康樂隊」近來忙於宣傳。(羅永銘攝)
陳昇和阿Van組成的「新寶島康樂隊」近來忙於宣傳。(羅永銘攝)

陳昇年初戰勝口腔癌,醫生喜孜孜說他可以再活20年,他近來積極工作,除了和阿Van組成的「新寶島康樂隊」推出新輯《剪剪花》、10月1日舉辦演唱會,他還要出繪本、開畫展、以及發行個人專輯。他因行程滿檔、工作量暴增,被老婆噹:「你有病啊?才剛撿回一條命,你又來了!」他則直言:「我要盡量把事情交待完畢,我才能好好去死,不然死不瞑目,我不要在死之前還有很多遺憾。」

鼓舞團員練歌動起來

62歲的陳昇,去年以為口腔長水泡,沒想到健檢、做切片後發現是腫瘤,他形容醫生宣判當下,「我腿都軟了,從脊椎涼到後腦勺」。他立刻開刀切除住院15天,第13天才寫長信告訴至親,第14天發新聞取消跨年。躺在病床上用鼻胃管進食時,他一度嚷嚷「我要退休,我不玩了」。

這場病讓他從夜貓子變成早鳥,他笑說:「我自從『中槍』之後,每天晚上12點睡覺早上8點起床,酒也少喝了、運動量加大、蔬果量加大。星座跟血型都不準,你中槍之後就會什麼都知道了。」現在仍有舌頭發麻、喝水容易嗆到,還有睡覺側右邊時會咬到舌頭,可能會咬醒自己等後遺症。

談到新專輯《剪剪花》,陳昇說他出院2個月就開始編曲,還找來軍樂隊一同參與,有感於這幾年走了6位同袍,所以想要鼓舞他們動起來、把歌練好,來一場大叔的逆襲,團員阿Van也說,看到陳昇恢復到如此強大,自己都有點汗顏。陳昇在疫情期間每天帶便當去辦公室,覺得精神快錯亂了,於是又寫出2本書。

運動寫作拍片都想玩

他霸氣說,老天爺給了他創作天賦就要好好發揮,等到以後可以出國,他還想去函館錄音,終極目標是去巴塔哥尼亞,也因為要玩耍、運動、工作、寫作、拍紀錄片……,所有事都要一起做時間才夠用。他考量自己分身乏術,再加上受疫情衝擊,他經營的餐廳「邀月兒」損失慘重,決定關店,「我非常警覺這不是我的強項,也10年了,這個節骨眼,也是時候該停了」。

回想剛開店前幾年,他老婆經常在家烘焙蛋糕送到店裡賣,大受好評,如今即將結束營業,他終於敢說出:「送蛋糕是苦了誰?苦了老爺我啊!我一個紅歌星,一天到晚給她送蛋糕,大家期望值又很大,可是我有我的事啊。」

阿Van身兼農夫老師

阿Van也感同身受,他身兼歌手、農夫、老師三職,疫情期間沒有演出,他就專心待在屏東老家種辣椒,老婆要求他手工切辣椒再醃漬,他坦言:「每天切辣椒的日子,我也很想逃避,也說過『老婆,我自己想要靜下來寫歌』。」

他曾戴口罩,扛著3、40斤辣椒去餐廳敲門詢問「要不要買辣椒」,想把辣椒賣掉就不用切了,老家近來也盛產火龍果,他老實地說,同時處理辣椒和火龍果,讓他不想回家,只好說服經紀人多找些事,讓他留在台北不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