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小英終悟資訊被矇蔽 承諾「終結農田水利會改制」!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新頭殼
水利會成員在立法院外抗議反對官派。   圖:張良一/攝 (資料照片)
水利會成員在立法院外抗議反對官派。   圖:張良一/攝 (資料照片)

[新頭殼newtalk] 「失去農民朋友,就失去政權!」在高新科技日新月異被瘋狂追求的年代裡,這句曾經被奉為告誡統治者的金科玉律,是否仍然會被認為有效?

猶記得,今年2月11日於水利會新春團拜的歡聚場合上,民進黨籍的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突然語驚四座即席重批蔡政府去年(2018)提出改制水利會為公務機關,以致引發廣大農友不滿,也因而導致去年1124九合一選舉中,農民朋友們紛紛凝聚此一民怨並以手上僅有的政治利器--選票著著實實教訓了民進黨。黃金春在當時洋溢新春喜氣的場合仍強悍宣示:「為捍衛農民權益,堅決反對改制」;而難得出席此一團拜聚會的國民黨籍前會長李總集也充分表示認同,公開指出:水利會改制將使農友權益深受影響。

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民進黨政府內的少數改制派一貫擺出權力傲慢者的姿態,根本不顧農民憤怨之怒,並且虛報假輿情徒事欺矇國家政務決策團隊,終致於引致民怨一再升級而讓全面掌權的民進黨淪落為人民公敵並轉成「討厭民進黨」成了人民最大黨。

農田水利會歷經百年經驗,何堪政府如此折騰?

談起水利會的沿革,農家子弟出身的黃金春會長曾公開指出,1919年(民國8年)該會組織由日據時代的「水利組合」,再歷經「農田水利協會」、「水利委員會」時期,國民黨敗退來台主政時期,於1956年(民國45年)將之改組為「農田水利會」。歷經百年來,在歷任會長、會務委員(早期為水利代表)、小組長、班長以及水利團隊的同心協力,推動水利建設、創新改革,使該會陸續完成了良善綿密的水利設施,務期能滿足農田灌溉需求,增進農作生產、農友收益。

黃金春指出,然由日據時代的「水利組合」到如今2019年的即將被強制改制「公務機關」,他的任期原本是在去年六月任滿,因水利會被設計改制而延任到明年9月30日。延任期間,他再三表明仍將秉持「在其位、謀其事、盡其責、善其事」信念,堅定捍衛農民權益為己任,繼續與水利團隊共同打拚,「力圖提昇農業用水的利用效率,厚植災害應變能力,建構優質的農業生產環境,為台灣農業注入新活力,開創新未來,達成「台灣農業亮起來」的發展願景。

身為桃園農田水利會長的黃金春,儘管已經七十好幾的高齡,但只要一提起農民或水利會故事,,他就顯得特別來勁而興致高昂,對於歷年來水利會所經歷的樁樁件件好的壞的,成功的失敗的用水建設計畫,都如數家珍侃侃而談。

水資源無關藍綠,是必須盡心保護的生存條件

陽光、空氣和水,一直被人類公認為是生命中生存的三大必要條件。可是人類的貪婪與無限制的開發與破壞,卻已對這三大生存條件的資源產生重大破壞,甚至已嚴重威脅到未來人類在地球上的生存條件。
當陽光、空氣和水都遭受污染破壞時,人類對資源的保護和防衛,至少總該想到應該保存下足以存活的最基本條件吧!
以陽光、空氣和水並列為人類生存三要件的認知中,其實只有水,才真正是所有生物維持生命最不可或缺的物質。因為有些生存在洞穴或深海中的生物,即使終其一生都沒機會見到陽光,卻仍然活得好好的;再如有些厭氧類的細菌,並不需要氧氣;可是所有維持生命的重要化學過程,都必須有水才能完成。因此,從科學上驗證,「水」才是真正維持生命不可或缺的物質。正因為水對於於生命的重要性,人類對於水的資源之需求性和重視性及利用性就不容等閒視之。

因此,一個國家無論其政體是民主或獨裁,也不管是由誰主政或政策走向想要如何去制定,總也不能脫離開或迴避掉水資源的保護與利用。是故,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批評小英政府不重視水資源。然而,「水」既然被稱之為「資源」,就表示並非「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在政策制定上就一定具有相對的排擠作用,到底要用多少比例來扶持工業(科技)和農業,就會因此比例而形成分配政策,也自然會形成相對的有形無形的此消彼長的爭搶。所以說「水無分藍綠」,水在本質上是不具黨派爭議性的。但若是討論到「水」的運用,在政策層面上,卻必然會出現經濟部門和農業部門(農委會)孰重孰輕之長期爭議。

有人的組織就一定會出現政治角力場

顧名思義,農田水利會所管理的水資源當然是要照顧到農民的基本灌溉用水,這是該組織之所以成立存在的基本天職;更因此才會將該公法人組織納入到政府農政單位的監管範圍。這樣的管理應該都還不至於有太大爭議。只是既然涉及組織,「人」的問題就也必隨之而生。俗云: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政治角力,水利會因其業務關係而自然跟農會會員綁在一起,政治力的角逐也自不可免。
台灣現下共有17個農田水利會,會員總計約有146.7萬人,灌溉管轄區有37.1萬公頃。除了水利事務,農田水利會的人事基本上也跟農會系統的會員有極高度重疊性,於是,也自然無端地要被捲進政治勢力的運作場域中。長期下來,無可避免地成為藍綠政黨的地方勢力之各自競逐之角力場。 

欲將水利會強制充公,乃嚴重違憲之大逆

於是當2016年民進黨全面執政,民進黨內某部分私心自用者遂開始圖謀要在這個板塊上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欲圖將水利會改制為官派的陽謀也大辣辣地加大馬力全速推動。這少部分極力推動改制的野心者們全然忘了台灣已經是個民主社會,所有掌權者的權力都是暫時向人民借來的,然而他們卻還誤以為他們已經可以隻手遮天,甚至可以掌政萬萬年了,只要將之改制就可以殺敵千萬,將這一體制內的地方勢力盡入吾彀中。這是標準的威權遺毒之肆虐行徑,將個人和黨派私利置放於人民與國家利益之上。於是這一錯就錯到底了!去年底一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終於慘遭滑鐵盧!你既能背叛農民,農民就必然以牙還牙,會用選票狠狠教訓你。文首我提到的黃金春苦口婆心的那句銘言金句「失去農民朋友,就失去政權!」總算得到了充分應證。
尤有甚者,農田水利會各自百年累積所擁有的資產,一旦改為官制即轉為充公,主管單位甚至還宣稱會對此沒收之龐大資產成立專門基金進行管理,這就是不折不扣的政府侵吞人民財產的嚴重違憲行為。一旦被付諸實踐不僅會捲起巨大政治風暴,也必然讓整個政府的公信力蕩然無存。

亡羊補牢猶尚未晚,小英親自下令終結官派

9月9日桃園農田水利會慶祝創會百年,假中壢區南方莊園邀請學界舉行百週年學術研討會。民進黨籍的水利會長黃金春,原本在年初時還曾重批蔡政府改制水利會為公務機關,影響農友權益甚大之怒言,9日這一天,黃金春在大會上的講話語氣突然放緩地表示,他已向小英總統提出建言指出,農田水利會是自治公法人,也就是自己管理自己的特殊組織,以該會而言,這一百年來累積很多的成果和財富,提醒小英總統要好好感謝農友。

據來自水利會內部的訊息透露,小英總統曾於8月24日下午2點,在總統官邸召見黃金春(桃園農田水利會長)和黃金德(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這「两個黃金」,正面垂詢有關因農田水利會改制所曾惹出來的種種風波。據了解,這場對話前後約談了100分鐘時間,當場除了小英總統親自記筆記之外,現場還有上次敗選下台的洪耀福協助全程做成談話紀錄。臨末,小英總統當下做出幾點承諾,並當面責成洪耀福代為轉達給相關責任單位之負責人:

一、農田水利會改制宣告全面終結

只要即時終止改制決策之推動並回復現狀,就不會讓政府魯莽地出現「違憲」重大危機,而農田水利會會員財產就會得到原有的保障,更且其長期培養已臻成熟且最值珍貴的公法人會員民主自治精神和運作規範也終得以保存延續;

二、20多年來一直都未曾調整的由政府協助水利會員之代繳之會費提供加倍代繳,期使農田水利會之運作更加順暢有效

黃金春對小英總統當面陳述說:政府代繳會費已經25年未調整了,按照現行辦法,每公頃農田一年代繳費用6000元不到,大約是當前自來水水價的30分之一,嚴重偏離價格正常軌道!即使代繳費用只調整多加一倍,也僅是正常水價的15分之一,可是卻能因此而幫助各地水利會業務運作較順暢,也能讓已經使用了將近百年的農田水路進行逐年更新改善。

三、針對五個目前正處於財務困境之農田水利會(花蓮、台東、北基、南投、屏東),依其灌溉面積,提撥適當經費協助農田水路進行充分改善及更新;

如此一來,則全國各地水利會服務會員水平可得到一定平衡感,並積極地讓146萬會員因得到實質受惠之體認,對比下,也自然都能感受到政府照顧農民之積極用心。

小英總統此舉當機立斷,完全破除她作為總統瞻前顧後的遲疑性格之謠傳。這也同時讓我們更清楚知道,小英總統勇於排除先前政策錯誤,當改則改、即知即行的魄力展現,也是小英總統排開「間接訊息」之誤導轉而直接親炙人民基層心聲,強力紓解民怨的一種實踐力之明證。

無論如何,這應該是一個好的開端,期待小英總統真的能從雲端下凡而來,不說接地氣這麼政治化的語言,至少該聽聽民怨積累之深深幾許吧!

我也寧願相信,小英總統既已親自下令做出上述承諾並當場交代交付執行,此一消息,相信「小英全國水利會後援會」的既有組織將會很迅速傳至17個「水利會後援會」,並在146萬多的會員之間熱情傳播開來,更期待能重啟當年小英後援會的團結力量,一鼓作氣地全心再次支持小英這次的連任之旅。

作者: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更多新頭殼報導
挑戰立委連任!羅致政與蔡英文競選看板中秋亮相
禿子燕子民調倒數 韓國瑜:請向總統府交通部抗議

陳昭南:小英終悟資訊被矇蔽,承諾「終結農田水利會改制」!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陳昭南:小英終悟資訊被矇蔽,承諾「終結農田水利會改制」!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