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最後叛亂犯」談台灣「反滲透法」的必要性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新頭殼
自稱共諜的「王立強」。 圖:取自世紀報網頁theage.com.au
自稱共諜的「王立強」。 圖:取自世紀報網頁theage.com.au

[新頭殼newtalk] 逼近大選前夕,攸關台灣民主防衛機制的《反滲透法》突然成為熱門政治議題,不僅國民黨高層如馬英九、連勝文、洪秀柱等人紛紛公開咒罵蔡政府「違憲亂政」「仇中、反中」,而且連宋楚瑜和郭台銘都要站到台前表示反對聲音。自思我本人在當年就是被蔣家政權以「懲治叛亂條例」所追殺之人,當年只因言論不同於當道,即被起訴判刑,跟當今所討論的《反滲透法》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因此今天就此議題跟大家一起來談談。



《反滲透法》的成立要件和5個違法行為。 圖:陳昭南/提供
《反滲透法》的成立要件和5個違法行為。 圖:陳昭南/提供

《反滲透法》自今年3月中旬由民進黨多位立委公開倡議,在5月底由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團在立法院分別正式提案,國民黨團則採取杯葛手段一直都拒絕溝通討論。據說,在美方非正式管道的催促下,執政黨立法院黨團即於11月底提出《反滲透法》草案,並以最快速度排入議程,再強力動員將全案逕付二讀。當時的國民黨黨團亦強力動員,只是卻出乎意外地竟然選擇集體缺席拒絕參與表決,即使親民黨黨團也採取缺席態度。按立院內規,等待一個月冷凍期過後,將於12月31日的院會進行表決。



《反滲透法》立法時程,國民黨諸多杯葛。 圖:陳昭南/提供
《反滲透法》立法時程,國民黨諸多杯葛。 圖:陳昭南/提供

宋楚瑜和郭台銘兩位,基於他們的兩岸政策之主張迄今仍一廂情願地堅持要「和平往來」或「友好相處」,而且他們跟中共的高層都不乏重量級友人,因此,會站出來表達反對意見,其實見怪不怪。但令人質疑的是,何以該法提案之後都對此保持完全沉默,卻在國台辦號召全台親中勢力站出來反對《反滲透法》的命令之後,才開始跟進發聲反對?這樣的時序,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宋楚瑜和郭台銘睡了一整年,突然才驚醒過來?

在25日的第二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會上,宋楚瑜表達:「反滲透法」有三大不可,其一是沒有經過行政部門和立法院委員會的討論,就公開要求立法院12月31日要通過,完全違反程序正義;同時,在中國有200多萬台商,也有宗教和旅遊交流,這麼多人若是查證不實,人人自危,影響國家威信。宋楚瑜還強調:最重要的是,國家當然要有安全,但民主常規是必須依照新民意決定重大立法政策。宋楚瑜說:「如果我們的總統無視於憲政分權,跟民主正常運作的規範,這跟69年前美國的麥卡錫主義沒有兩樣。」



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 圖:張良一/攝
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 圖:張良一/攝

請問,這位永遠的省長,在此前都在睡覺,或根本無意參與《反滲透法》的積極討論嗎?

再看看郭台銘在先前也是對此法案從不置一詞,卻突然在24日站出來表示反對。他在當晚接受民視「周玉蔻辣新聞」專訪時即相當激進地嗆聲:民進黨執意在月底通過反滲透法,他將帶團到立法院集結。他說「當初太陽花學運怎麼反對服貿,我們就怎麼反對,我可能沒有能力翻牆,就睡在那裡」。為此,輿論為之譁然!隸屬郭粉的「老虎軍團」重要成員黃澎孝先生即於25日在臉書上PO文直陳:「郭董再見!」黃先生並怒嗆:「反滲透法」真是個照妖鏡,同時宣告退出郭粉所有社團組織。郭董在輿論壓力下旋於當日立刻在自己的臉書上PO文澄清說:郭台銘從未説過反對「反滲透法」。

國台辦吃錯藥?竟然會關心起台灣的民主前景?

不過事情還是得先得回到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在25日在例行記者會所宣稱的:「民進黨當局強推惡法,倒行逆施,製造『綠色恐怖』,禁限兩岸交流交往,升高兩岸敵意對抗,損害台灣同胞利益,終將會自食惡果。」朱鳳蓮還聲稱,「民進黨當局為一黨政治私利,大開民主倒車,完全置台灣民眾福祉利益於不顧,強行以所謂『修法』手段來進行政治操弄,影響極其惡劣,危害極其嚴重。」

朱鳳蓮的這番話著實令人非常錯愕!曾幾何時,中共政權竟然會關心起台灣的民主前景?更荒謬的是,一個極權國家還能如此張牙舞爪地厲斥民進黨「大開民主倒車」?為一黨政治私利,大開民主倒車的不正是共產黨自己危害最烈嗎?而且仍不忘罵街式地強烈抨擊蔡英文政府倒行逆施,製造「綠色恐怖」?朱鳳蓮的語態聽起來宛似台灣在野黨慣常使用的政治暴衝語言,也更像似台灣候選人的在不利情勢時口不擇言的競選嗆聲。莫非共產黨已經按捺不住總統選情的一面倒,而乾脆明目張膽直接跳下來取代在野黨干預台灣2020這場選舉了嗎?



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 圖:翻攝自推特
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 圖:翻攝自推特

朱鳳蓮有一段話簡直令人啼笑皆非,她說:

「台灣各界人士已紛紛表達強烈譴責和堅決反對,該法一旦通過,凡是與民進黨立場不同的政黨、團體、人士,敢於批評民進黨的媒體,來大陸就學就業的台胞,參加兩岸交流合作的人士,都有可能被『莫須有』地扣帽子、打悶棍,遭到隨意調查、罰款,甚至是判刑坐牢。」

試問:台灣人到中國土地上,有多少人已被消失了?台灣人在中國土地上,有誰敢批評中共政權或其黨營媒體?到中國去就學就業的台灣人,哪個不會擔心可能被「莫須有」地扣帽子、打悶棍,並遭到隨意調查、罰款,甚至是判刑坐牢?

朱鳳蓮的威嚇言論是在故意開世界玩笑,或是她自己對台灣民主生活本來就全然無知呢?

中共何以大張旗鼓動員台商反對《反滲透法》?

再倒推到12月18日,台企聯買下台灣聯合報頭版半版廣告反對民進黨團12月31日將強推《反滲透法》。該廣告文以「再弄惡法、民心不寧」為標題,內文則寫道:

「《反滲透法》是變相的《中共代理人法》,再次讓廣大台商、台胞義憤填膺,又聞《貿易法》修訂,平添困擾。綠色恐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何讓廣大台商安心回家?」

12月23日,赴中台商組織「全國台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全國台企聯)」在北京舉行2019全國台協會長座談會,約150名台協會長、台企聯幹部及台商負責人出席。有評論者高度質疑這場全國台商座談提前在台灣大選前舉辦,以及台企聯還買下聯合報頭版半版廣告,外加華南、華東等多處「台商協會」紛紛舉辦大型活動,甚至出現和韓陣營類似的看板、口號,種種動作都是在為韓國瑜選總統造勢。

這也不禁讓人想起毛澤東對共黨徒所曾訓示的一句銘言:「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堅決擁護;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堅決反對!」秉此原則,已經在享受著民主活的我們,在面對中共耍弄其惡霸姿態時,應該很容易可以得到一個最高指導原則:舉凡中共反對的,就是對台灣最好的,所以我們要「堅決擁護」。這道理,也正告訴我們一個最直接的答案,中共很害怕台灣通過並執行這個《反滲透法》,必將傾其全力阻擾此法的通過。

因此,當對岸的國台辦動用如此大陣仗,用了如此最大力氣要來反對台灣國會通過「反滲透法」,這就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我們絕對要「堅決擁護」《反滲透法》的立法通過。

蔡衍明又抓到交心的大好時機

這裡面還有一位持反對意見的「大紅人」旺董蔡衍明,對於如此可對國台辦交心的機會,他當然絕不會缺席。25日他即時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直播《反滲透法,就是戒嚴!就是獨裁!》。他沉痛表示,對於蔡英文政府,強勢要在12月31日前通過《反滲透法》,感到非常失望、痛心,他為此震怒痛批《反滲透法》就是搞戒嚴、搞獨裁,內容不清不楚,法令不清不楚;蔡英文為了要拿到總統整個統治的權力,把台灣人帶到這個地步,「你們民進黨晚上睡得著嗎?對得起全台灣2千3百萬人嗎?」

令人莞爾的乃是:怎麼從不見旺董為習近平搞獨裁、搞極權而感到痛心呢?怎麼區區一個《反滲透法》就讓他痛不欲生了呢?

有評論者看了紅媒老闆蔡衍明的直播後立即酸說:有旺董和國台辦出面反對《反滲透法》,大約就可預告12月31日一定過關了!

國台辦何以表現出如此氣急敗壞的態度?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反滲透法》一通過,就可能把他們這十幾年來處心積慮在台灣所設下的諸多滲透和第五縱隊的安排布局全都打散而歸零了,他們豈能不跳腳呢?

旺旺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 圖:翻攝自蔡衍明YouTube頻道
旺旺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 圖:翻攝自蔡衍明YouTube頻道

 

全球民主國家都紛紛祭起防堵中共的民主防衛機制

當前全球被中共滲透不會只有台灣,因此為了民主防衛機制,諸多國家都已陸陸續續立法設立防治中共滲透的屏障,比如: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反宣傳法》《誠實廣告法案》;澳洲的《反外國勢力干預法》《反間諜法》;歐盟的《外資審查框架法案》;英國的《叛國法》;德國的《社交網路強制法》等等不一而足。此前,多起美商來台洽談投資案時也都曾對台灣提出「防治中共滲透」的法律保障之深重疑慮。也就是說,當我們的盟邦都已正襟危坐地大抓共諜之際,台灣豈能繼續容忍對岸有恃無恐地「打著民主反民主」之滲透顛覆?



各國皆有通過《反滲透法》的相關法案。 圖:陳昭南/提供
各國皆有通過《反滲透法》的相關法案。 圖:陳昭南/提供

如果台灣已經被美國列入印太戰略伙伴之一,則建立一套足以令盟國放心的「民主防衛法律體系」乃是必備的合作條件。依此以觀,台灣要跟每一個戰略盟國合作發展經濟,也顯然必須要先建立一套可以自衛的民主防禦機制。則,《反滲透法》也不過只是一個起步點而已吧!

更進一步言,從對抗中共《反分裂國家法》的主權觀點切入去論述,則《反滲透法》的政治意涵除了堅守住「自由、民主、人權」的台灣基本價值之外,還可以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國家層級的基本思維之辯證:中共到底是不是中華民國(台灣)的敵人?何況當美中已然形成新冷戰的局勢下,兩岸之間的對等關係也絕不宜再委曲求全或總是要矮半截式的仰承鼻息。

台美建交指日可待,《反滲透法》乃是起步台階

只要中共繼續處於似敵非敵的模糊狀態,台灣的政治紛擾就永無平息的一天。同樣的,當已簽署生效的美國《國防授權法案》正式納入加強台美網路安全合作,美艦應常態性穿越台灣海峽等內容,並要求國家情報總監須在台灣總統大選後45天內提出報告,都在在說明了中共干預或破壞台灣選舉的行動之事實,以及美國為阻止中方行動所正在執行的努力。

同時觀察到,12月23日有兩位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成員:眾議院「國會台灣連線」的主席、共和黨籍眾議員夏波(Steve Chabot),以及民主黨籍眾議員薛曼(Brad Sherman),已共同提出《台灣特使法案》(Taiwan Envoy Act)。該法案要求「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的處長(Director),須經參議院同意其任命案。此舉意味著,只要該法案一旦通過生效,則現在AIT的台北辦事處處長酈英傑(William Christensen) ,以及TECRO代表高碩泰(Stanley Kao),他們的身份就會相當於美國和台灣互派的「大使」。

果真台美關係真的走到這一步,則台美建立外交關係也即是指日可待的一個未來囉!而這是不是也意味著「兩國論」的具體實現呢?

那麼,你要是站在美國政府的立場來思考,你會希望台灣這一套《反滲透法》應該在這一屆立院會期通過或讓此一法案留到下一屆再說呢?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更多新頭殼報導
反輔選? 「想想婉鈺」宣傳車繞劉建國選區四處放送「愛情的騙子我問你」
再槓特定媒體 韓國瑜轉身嗆:你們改名我就受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