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現代版「冰與火之歌」 人權價值對抗戰正在上演

·13 分鐘 (閱讀時間)
加拿大國會22日全數通過議案,認定中國在新疆壓迫維吾爾人的作為是「種族滅絕」。   圖:取自加拿大國會推特
加拿大國會22日全數通過議案,認定中國在新疆壓迫維吾爾人的作為是「種族滅絕」。 圖:取自加拿大國會推特

[新頭殼newtalk] 繼美國之後,2月22日,加拿大國會以266:0的壓倒性票數,通過了認定中共對維吾爾人的暴行為「種族滅絕」。各國際媒體報導稱:在本案中,杜魯道與他的內閣成員棄權,不過自由黨的「後座議員」普遍投下贊成票。「後座議員」是指執政黨議員中的非內閣成員。

然而,中共駐渥太華大使叢培武否認中國犯下外界指控的種族滅絕行為。叢培武在加拿大國會議員表決前受訪時說:「西方國家沒有立場對中國的人權情況指指點點。新疆地區根本沒有所謂的種族滅絕情況。」他甚至指責加國「這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是對14億中國人民的惡意挑釁。」

2月24日,中國官方媒體報導,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陳旭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3次會議高級別會議一般性辯論發言中表示,「個別國家基於對中國的偏見和誤判,在高級別會議上就涉疆問題對中國橫加指責,中國堅決反對,也絕不接受。」

不過,2月25日,荷蘭國會接力通過一份無約束力議案,稱中國在新疆對待維吾爾人的行為屬「種族滅絕」,荷蘭成為歐洲首個作出相關聲明的國家。

龐佩奧開第一炮:中共犯下「危害人類罪」

圖為人權團體遊行呼籲中國關閉新疆集中營。 圖:翻攝自iHH推特
圖為人權團體遊行呼籲中國關閉新疆集中營。 圖:翻攝自iHH推特

上個月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趕在卸任前一天透過書面聲明,正式認定中國打壓新疆維吾爾族與其他少數民族的作為,構成「種族滅絕」(genocide)。聲明中表示,經審慎檢視相關事證,認定中國正對新疆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絕」,自2017年起犯下任意拘捕、剝奪人身自由及強迫節育等違反人道罪。國務院的此一聲明在結論寫道:

〝美國進行了詳盡的工作,以揭示共產黨和習近平總書記希望通過混淆,宣傳和脅迫而隱藏的東西。北京在新疆的暴行是對維吾爾人,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地文明人民的極端侮辱。我們不會保持沉默。如果允許中國共產黨對自己的人民實施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請想像一下,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共產黨將勇於為自由世界做些什麼。〞

根據聯合國1948年通過的《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公約》(註:當時的簽約國是中華民國):

「本公約內所稱滅絕種族係指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犯有下列行為之一者:

(a) 殺害該團體的成員;

(b) 致使該團體的成員在身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嚴重傷害;

(c) 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

(d) 強制施行辦法,意圖防止該團體內的生育;

(e) 強迫轉移該團體的兒童至另一團體。」

而,衡諸事實,當前中共在新疆所觸犯的顯然不只有一項,甚至是每一項都被大量侵犯了。

王毅:美方應尊重民族尊嚴和國家發展權利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 圖:中國外交部/提供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 圖:中國外交部/提供

就在加拿大國會通過認定中共對維吾爾人的暴行為「種族滅絕」的同一天,中共外長王毅在北京的一場「藍廳論壇」開幕式致詞時向美國喊話說:中美關係重回正軌4點建議,首先是相互尊重,不干涉彼此內政。王毅要求美國,「停止縱容甚至支持台獨分裂勢力的錯誤言行,停止在香港、新疆、西藏等中國內部事務上損害中國主權和安全。」他還稱,希望美方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民族尊嚴和發展權利,「停止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治制度的抹黑詆毀」。

現在,很明顯地,西方國家和中共政權領導人們所認定的「人權」價值已是南轅北轍。而且根本就是火車對撞式的一場災難性戰爭。

本來人權議題高於國家位階上,因此被認定並接受為普世價值。但中共的「政治制度」或以習核心為指導的共產黨人之政治思想,顯然並不如此認定,更不曾接受過此一「普世價值」的國際簽署效力。相反的,中共長期透過國際統戰和收買方式而一直努力要改變西方文明對「人權的定義」。

2015年9月28日習近平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紀念聯合國成立70周年大會上發表題為《攜手構建合作共贏新夥伴 同心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講話,「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概念才開始受到世人廣泛關注。

習核心思想之一:國家發展權利對抗人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取自中國政府網(資料照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取自中國政府網(資料照片)

習近平在2017年1月17日的達佛斯(Davos)世界經濟論壇年會開幕式上,以《共擔時代責任 共促全球發展》為題發表演講;同時對全球經濟領袖們倡議「要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習近平在該次論壇上強力詮釋諸如:「堅持協同聯動,打造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人類已經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利益高度融合,彼此相互依存。每個國家都有發展權利,同時都應該在更加廣闊的層面考慮自身利益,不能以損害其他國家利益為代價。」、「國家不分大小、強弱、貧富,都是國際社會平等成員,理應平等參與決策、享受權利、履行義務。要賦予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更多代表性和發言權。」、「要踐行承諾、遵守規則,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取舍或選擇。」

在這次漫長的演講中,習近平援例賣弄式地疾呼:

〝「積力之所舉,則無不勝也﹔眾智之所為,則無不成也。」只要我們牢固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攜手努力、共同擔當,同舟共濟、共渡難關,就一定能夠讓世界更美好、讓人民更幸福。〞

習氏長達8000字的演講對於「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鍵論述,簡言之,無非只是要表達一個基本概念:「要用對話取代衝突、大國尊重小國、而且每一個國家都有發展權,可以依自己的狀況決定要怎麼發展自己國家的經濟。」

旋於隔日的1月18日,習近平繼續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發表題為《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旨演講。在結論上再強推說:

〝中國古人說:「善學者盡其理,善行者究其難。」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個美好的目標,也是一個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接力跑才能實現的目標。中國願同廣大成員國、國際組織和機構一道,共同推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進程。〞

發展權被寫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決議文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圖:取自推特(資料照片)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圖:取自推特(資料照片)

2017年2月10日,聯合國社會發展委員會第55屆會議協商一致通過「非洲發展新夥伴關係的社會層面」決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被首次寫入聯合國決議。

2017年6月的人權理事會第三十五屆會議(HRC35)上,中國在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提出決議案,標題為《經濟發展對全部人權的貢獻》(The contribution of development to the enjoyment of all human rights.)。美國雖然當場表態反對,但是人權理事會投票結果,中國的決議案獲得30票贊成、13票反對,所謂「國家發展權」正式被納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於世界人權的定義之中。自此,「習思想」躍升為世界新潮流舞台。

2017年10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寫入中國共產黨黨章。同年「人類命運共同體」被寫入聯合國的「不首先在外空部署武器」決議。

2018年3月11日,「人類命運共同體」被正式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

去年,2020年6月的會議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承認各種人權是普世、無法分割、且互相依賴的,因此再次確認發展權是普世、無法分割的全體人權的一部分。」(Recognizing the universal, indivisible, interdependent and interrelated character of all human rights, and in this regard reaffirming the right to development as a universal and inalienable right and an integral part of all human rights.)

中共:國家的人權,其他國家不得干涉?

緬甸爆發軍事政變以來,人民反中情緒也日漸高漲,因為政變幕後里直指北京。 圖:翻攝自聯合國特別程序推特
緬甸爆發軍事政變以來,人民反中情緒也日漸高漲,因為政變幕後里直指北京。 圖:翻攝自聯合國特別程序推特

政治學博士王宏恩教授(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2020年10月15日曾撰述的專文《中國如何透過聯合國重新定義人權》中對此有效清楚的說明:

〝發展權跟發展式人權,都是給國家至高無上的權力,為了要發展經濟,要做什麼都可以,因為各國可以自己選擇發展經濟的方式,其他國家無權干涉。在此定義之下,中國合理化了針對少數民族的同化、集中營政策、宗教迫害,也給了各國綠燈這樣幹,為了經濟大義想強拆就強拆,因為這是「國家的人權」,其他國家不得干涉。很顯然地,中國也會同樣把其他問題放進這個大帽子內,包括香港議題、台灣議題,也同樣能用發展權這個邏輯包下去,控制台積電跟匯豐銀行當然是國內經濟議題,要求其他國家不得干涉。〞

按照這樣的「國家的人權」之論述,緬甸軍方宣稱基於國家經濟發展之需要而對民選政府發動政變,並對人民示威抗議活動強力鎮壓,均屬緬甸內政問題,豈容外國勢力說三道四或意圖介入干涉?

王宏恩教授對此論點有精闢衍申,他在專論中繼續寫道:

〝而發展式人權,更給了各國避開人權爭議的大門,只要大喊說我國經濟發展還不夠,因此先拚經濟,人權未來再說。這有兩個大問題,第一個是變成只有政府才能決定何時「經濟夠」,而追求權力的政府永遠不會說「今天經濟夠了,我們來開個言論自由吧」。第二,很多人權保障,並不需要政府很大的預算去提供,只要政府不壓迫、派警察衝進來就好了。因此,這整套其實是一種文字遊戲。〞

美國創建的國際規則已換手給中共重新制定?

美國前總統川普(右)曾多次公開聲稱習近平(左)是他很好的朋友。 圖:取自推特
美國前總統川普(右)曾多次公開聲稱習近平(左)是他很好的朋友。 圖:取自推特

這就是美國姑息主義下的必然結果,人類歷史也好像總是在重演過去的「教訓」。當集體「很不小心」的陶醉在「一起發大財」之歡笑聲中,美國在聯合國的世界領導權已悄然轉移到中共手上。由美國一手創立的國際政治遊戲規則,也在不知不覺間換手改由中共來主持制定了。

值得提醒的是,當中國以溫水煮青蛙的模式偷渡這些話語權的時點,主要是發生在2015到2020年之間,而這些年分主要又都發生在川普總統任內,更諷刺的是,在那一段日子裡,川普還多次對著記者群聲稱習近平是他很好的朋友。

這些憾事,到了2020年中以後,美國政府才像是大夢初醒似地「哀爸叫母」。《美國之音》在2020年2月10日刊載的《西方為何不可能接受「人類命運共同體」》報導中引證美國智庫國家亞洲研究局高級研究員納德吉.羅蘭(Nadege Rolland)於9月23日在國家亞洲局舉辦的一場「中國眼中的世界秩序,理論和實踐」的視頻會議上說:「當(中國的)這些知識分子思考中國掌管下的新世界秩序時,他們似乎拒絕了西方模式,轉而回到中國過去的經驗,試圖從中國過去的經驗,從『天下』和『朝貢』體系中得到靈感。『天下』指的是『世間萬物』,『朝貢』體系則是中國過去幾個世紀以來,作為東亞的主導國處理國際關係的方式。」

中共建立新秩序:對小國予取予求的依賴關係

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表示,美國正尋求經由選舉重返人權理事會。 圖:取自U.S. Department of State臉書
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表示,美國正尋求經由選舉重返人權理事會。 圖:取自U.S. Department of State臉書

羅蘭又說,中國設想的這個新秩序當然不是對朝貢體系的完全複製,在中共的體系中,還有列寧主義的成分。
羅蘭和同事們用兩年的時間,試圖弄清楚中國眼中的新秩序到底是什麼,最後,他們得出了上述的結論。

美國之音的報導也引述了另位受訪者的說法。何天睦(Timothy Heath)是美國蘭德公司國防問題高級研究員,他說,「雖然中國一直強調,國家不論大小、貧富和強弱一律平等,但是中國真正希望建立的是小國對中國強烈的依賴關係,這樣中國可以對小國予取予求。他覺得,因為現代體系裡不再有附庸國和藩屬國,中國與小國的關係更像『恩人』(patronizer) 和客戶 (client)。」

美國前總統川普讓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3年後,新上任的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於2月24日透過視訊演說宣布美國將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表示,正尋求經由選舉重返人權理事會。

布林肯是對總部在日內瓦的人權理事會發表演說,「本人樂於宣布美國將尋求2022年至2024年的人權理事會任期席位,美國懇請所有聯合國會員國支持美國重返」。選舉預定年底舉行。

中共大外宣火力全開:把故事說好說滿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13日改選部分席次,中、俄等人權聲名狼籍的國家,竟全都當選。 圖 : 翻攝央視新聞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13日改選部分席次,中、俄等人權聲名狼籍的國家,竟全都當選。 圖 : 翻攝央視新聞

布林肯也嚴詞批評人權理事會的「偽善」,竟讓踐踏人權的國家成為會員。目前會員國包括中國、俄國、委內瑞拉、古巴、菲律賓。布林肯抨擊:「人權紀錄最惡劣的國家不應該進入人權理事會」。

如果,布林肯說的「普世價值人權」和中共所詮釋的「國家發展權」根本是兩條平行線的互斥衝突理念時,美國等西方國家所撐起的「自由主義」能贏得了日漸橫行的「習近平思想」嗎?

中共的慣性是,說一套做一套,換句話說,其意即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中共此刻正厲行「把故事說好說滿」的大外宣,已加速其火力全開的頭號使命。多數台灣人臨淵履冰體認最為深刻,但美國拜登政府對此也真能體認到家嗎?也許可以為一些亡羊補牢的作為找到一些突破的反擊戰術高地吧?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更多新頭殼報導
譴責迫害人權!美眾院外委會通過法案 防堵中國靠冬奧洗白形象
中國迫害維吾爾人 土耳其政黨領袖嗆「開戰」:我們不怕任何一個國家
美防堵中共滲透推簽證安全法 施壓中國不得脅迫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