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美國立法由國民兵協防台灣安全,日本升級扮演亞洲隊長

·1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軍機近日多次降落到台灣機場。圖為隸屬CIA美國中情局合約商,專責運送美國政府物品的「C-130民用版」19日降落桃園機場。   圖:翻攝air charter service官網(資料照)
美國軍機近日多次降落到台灣機場。圖為隸屬CIA美國中情局合約商,專責運送美國政府物品的「C-130民用版」19日降落桃園機場。 圖:翻攝air charter service官網(資料照)

[新頭殼newtalk] 近日才發生在中國河南省的嚴重水災仍在持續中。據牆內傳出的訊息了解到,河南北部的四個城市新鄉、安陽、鶴壁、焦作等其它城市在7月21日再次遭遇極端暴雨侵襲。很令人震驚的,就在河南各地傳出受災人民的微信微博大量求救求生信息的同時,中國國內卻爆出「習近平抵達西藏拉薩」的非官方影片。

原本氣象預報即將登陸並劫掠台灣東北部的「烟花颱風」,卻意外地在台灣外海緩步徘徊,這是連氣象員都嘆為觀止的怪異現象。氣象達人彭啟明於7月22日清晨在臉書無奈地寫道:「緩慢牛步的烟花颱風,從會喘的小跑步,現在是走路而已....」。這難以逆料的烟花漫步幻象卻將極大量的雨勢傾盆倒到遠在千里之外的中國河南,那座誇稱「海綿城市」的首府鄭州因而遭逢千年一遇的巨大洪澇。

美媒「紐約時報」標題刊出:「請救救我們!」 洪水淹沒地鐵,中國出現嚴峻形勢。該報導又說,「中國中部有史以來最大的降雨也將汽車和人員沖走,導致停電,並導致鐵路服務和航班暫停。」比較嚴重的是洪水浸入到地鐵隧道內並將之淹沒。

郭文貴:中共「對台作戰指揮中心」全被淹了

該報導說明,在擁有500萬人口的中國中部城市鄭州,一列地鐵列車正在進站時,洪水開始在軌道上危險地上升。隨著水位上漲,乘客們擠進前面的車廂,後面的車廂先被淹沒,因為它們在隧道中的位置更低。

紐約時報派駐北京分社社長Steven Lee Myers親臨實境地寫著:「當水流到他們的腰部,然後是胸部,最後是脖子時,乘客們給救援機構或親屬打電話。其中一位向她的父母提供了她的銀行帳戶信息。有些人哭了。還有人乾嘔或暈倒。兩個小時後,車廂內殘留的空氣越來越少,令人呼吸困難。.......」

那位以爆料中共內鬨與災難為樂的流亡於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即時把握此一難得機會,於7月21日迅速推出直播,宣稱:這場暴雨摧毀了中共多年來的對台作戰布局,位於鄭州的共軍對台作戰指揮中心慘遭洪水淹沒,據悉還有多名解放軍喪命。郭文貴的直播影片透露:「我得知消息,鄭州的解放軍測繪學院的對台作戰指揮中心,在地下室40米處,全部被淹了。」

郭文貴還強調,當他得知消息後,怕不準確,還去找他消息靈通的前獄友好好打聽一番,結果此人竟回應「比你想像得還嚴重,好幾個頭都沒了」、「整個對台1:1的模型區和作戰指揮部,全部淹掉」。郭文貴神秘兮兮地進一步宣稱,「根據在場人員的說法,洪水有點邪,直奔對台作戰指揮中心、1:1的對台作戰模型區而來,」他因此感嘆說是解放軍真是惡有惡報。

河南鄭州暴雨地鐵大淹水。 圖 : 翻攝@daken / @AstanMad 推特
河南鄭州暴雨地鐵大淹水。 圖 : 翻攝@daken / @AstanMad 推特

哀矜勿喜:天災人禍 受苦受難的都是黎民百姓

鄭州水災很嚴重是真的,鄭州的解放軍多個軍事學院和基地被洪水重創這也是真的,但這個解放軍基地是不是「對台作戰指揮中心」可沒憑沒據,難以證實。畢竟這場天災加人禍,受苦受難的都是黎民百姓,寧可抱持哀矜勿喜的悲憫心情,實在沒必要跟著幸災樂禍。

倒是中共內部近日內出現極大不安的攪動,特別是中共黨媒近期突然轉調 發贊鄧小平理論文章,其中透露極其詭異的氣氛,這毋寧才是我們應該緊盯密切觀察的關鍵核心。

由於美國軍機在七月裡連續飛來台灣機場降落高達3次,頻率可謂空前卻不會是絕後,而且每次都演出快閃劇力。似此美軍很明顯地是要表明故意無視於中共,並令之習慣這一常態化的台美關係發展。中共官方被逼得只能繼續複製原先的抗議文而無可奈何。

習近平:要拆牆?要開放?要融合?誰信?

7月16日,習近平在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非正式會議時發表講話呼籲參與各國為數字化商務建立一個開放、公平和公正的環境。習近平還對包括美國總統拜登在內的世界領導人表示,「要拆牆而不要築牆,要開放而不要隔絕,要融合而不要脫鉤。」,

這是中共慣常使用為大外宣的標準模式。按照我們已經很熟悉的拆解法大致可以將這些文字轉換成:「你們都要拆牆,而我自己內部繼續要築牆;你們都要開放,而我自己內部繼續要跟你們隔絕,你們都要融合,而我在內部繼續要跟你們脫鉤。

說穿了,就是內外有別,你我各異。我到你的國境內,首先要求享受最高標準的人權與言論自由;反之,你到我的國境內,你就要尊重我的國家主權和尊嚴不得干涉人權侵害的內政,並無異議接受我們的最嚴厲管控和約束。在中共官方,這一套思維邏輯已經被美化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模式,也再被複意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最有效統治模式。

套一句最淺顯易懂的說法:「共謀雙贏」。民主社會的解釋是雙方都能共謀其利,換到中共單方認知則是:雙方一起努力讓我贏兩次,你則通輸。

基於共產主義描繪的烏托邦社會型態而令共產黨充滿理想色彩,世人也因而普遍認定共產黨人即是理想主義者。殊不知經由裡外有別的這套黑暗邏輯學的唯物辯證之後,共產黨人已蛻變成一隻外披理想主義外衫,內具現實功利主義心肺的九頭蛇大異形(到復仇者聯盟的虛構劇情中則幻變成不擇手段要追求力量的無比強大的宇宙魔方的薩諾斯)。

習近平16日出席雅泰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發表談話。 圖:翻攝自新華社
習近平16日出席雅泰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發表談話。 圖:翻攝自新華社

1949年之後,到底屠殺了多少投共的國民黨人?

基於前述內外有別的黑暗邏輯辯證法,三歲小孩都能看出其中的不對等或不公平性。奇怪的就是,即使這麼簡單的道理,百年來上當受騙的世人仍繼續前仆後繼去充當撲火的飛蛾。

我一直主張並鼓勵要有人將當年投共或羈留在中國境內歸降中共政權者的名錄,及其經歷大躍進、大饑荒、三反五反到文革期間的下場劇情,好好整理成一套套故事,留給世人一個可以融入那些一直都自認為是中國人可以思考佐證的歷史文化。這樣也可能比較容易讓台灣人民知道,中共政權在1949年之後到底已經屠殺了多少投共的國民黨人?

清大瑞典籍教授史艾米博士所撰研究論文《創傷歷史與集體記憶──作為交流型記憶和文化記憶的文學》(2015)中有一段十分哀愍的憶述:

中國共產黨在 1949 年上台時,宣稱「不許餓死一個人」,然而短短十年以後,中國便面對了現代世界史上最嚴重的饑荒。在「大躍進」(1958-1961)運動中發生的「三年大饑荒」,或說得委婉一點──「三年自然災害」中約有三千萬至四千五百萬人喪生,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農民。

之後沒過幾年,又爆發了一場災難。受社會主義建設熱潮的推動,當時絕大部分人都以今人已難以置信的天真熱情和合作勁頭參加了沿著「金光大道」走向「艷陽天」的活動。當人們還來不及哀悼死者、痛惜嚴重的損失時,就又一次被拉進毛澤東(1893-1976)的下一場實驗裡。在「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他們遭遇了中國在二十世紀裡最深重的一個恐怖噩運。即便是後來能倖免於難的人也都在其中飽受摧殘,身心深受重創。

三周前的7月1日,就在中共建黨百年當天,我們又看到習近平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激情演說:「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中華民族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中共百年黨慶時,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發表演講。 圖:翻攝中國共產黨網站(資料照片)
中共百年黨慶時,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發表演講。 圖:翻攝中國共產黨網站(資料照片)

何以70年來還在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翻開歷史,我們猛然看到,1949年9月21日毛澤東早已經這麼說過的:「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一個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站起來了!

70幾年前的宣告「我們已經站起來了」,到21世紀20年代了,中共領導人還要繼續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難道沒有人願意去問問中國共產黨到底怎麼了?而14億中國人民也似乎麻痺得不知道或乾脆不敢去問究竟出甚麼事了?

認真追究,中國人民要是真的已經站起來了的話,中國共產黨就一定真的已經倒台了(過去式)。職是,要讓中國共產黨繼續維持其政權,就一定不能讓中國人民站起來,這兩者是互衝的,是對立相剋的。這句「中國人民站起來」的口號喊了70年還歷久彌新,正代表中國共產黨不會倒,不可以倒。而且完全可以肯定,中國共產黨繼續再喊下一個100年,也絕不允許「中國人民站起來」。

從這個態度去探究,我們可以質問:中共為何一定要反西方?西方又為何終究一定要跟中共對抗?

西方的民主主義是要人民依法經由和平的選舉手段去決定執政者,此係來自共和主義下的社會契約論(Social Contract)的一種基本概念:人類所創造的社會契約和政治秩序是手段,其目的是為了個人的福祉,而中共政權的維繫目的卻在於消除個人利益並要求將之轉化為國家(政黨)層級之上的利益。

中國人民要問: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共和體制」嗎?

如果依循西方的此一法則產生政府,則中共政權將必然會像西方國家的任何政權一樣,早晚都要倒台。那麼中共在憲法寫進去的那條「中共是唯一合法執政黨」之規定,就定然要被挑出來受到人民最大挑戰。既然是共和體制,就不應該是永遠的一黨執政。於是,一個最可凸顯的大哉問就出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中的「共和」兩個字究該如何理解?中共政權到底合不合乎「共和政體」的基本準則?

這樣一套來自西方的思維模型,在鄧小平執行改革開放之後,開始滲透進中共宰制的所有領域,他跟中共政權萬年政黨的本質是相衝撞的,是互不相融的。直到有一天,習近平上台後,洞察到再也不能忍了,即開始動手逐一斬除這些來自西方的毒花野草,反西方的情緒和手段就越來越激烈,另一支在先天上跟共產主義完全無法相容的民族主義趁勢崛起,一躍而成為全面反西方化運動的仇恨動員。

唯一理由:西方民主思想終有一天會把共產黨整下台。習近平最大的亡黨危機正是來自於此,而此也正是西方世界對中共的最大陽謀。

然後,一旦習近平開始全面大規模標舉中華文化偉大復興的民族主義大旗而盡情揮舞並展現出戰狼之姿全球任意橫行之際,西方也察覺勢已不可挽,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際聯盟也隨勢而生,天下圍中的局勢遂告成形。

日台親密關係 即將啟動如膠似漆的長程計劃

現在的對抗還只是準冷戰的初升段,要等到西方世界的金融大鱷群及諸大超級資本家們,都在對抗形勢下被迫不得不放棄他們對中共擭取巨大利益的機會之後,這場對抗賽才會穩步進入到劍拔弩張的冷戰2.0階段。

幾年來,我在多篇文章中已再三強調台灣本來就是美國禁臠,早自二戰結束台灣即是美國視為託管給國民黨的屬地。這也正是韓戰之後美國會承接協防台灣的一個基本思維。

當美國軍機接三連四地降落到台灣機場,乃是在宣示美國對台灣的禁臠意義。也同時正面宣告,美國自此「台灣歸台灣,中共歸中共」,兩國互不相屬,在考慮對台政策時,中共已被美國完全抹除,完全失去可考慮的任何因素。

7月20日,跨黨派的美國參議員已提出「台灣夥伴關係法」草案,直接將台灣安全納入到美國軍事安全保護傘。6月間才搭乘專用軍機前來台灣訪問的民主黨參議員達克沃絲(Ladda Tammy Duckworth)甚至公開聲明,美國國民兵在國內各地表現優異,很適合在台灣協助建立上述各項技能領域的夥伴能力。這等於是直接警告中共:台灣就是我的,你別輕舉妄動!截至本文發稿日仍未見中共官方或黨媒有甚麼正經八百的反應,這氣氛不免令人感到有點詭譎?

當美國已經默然許可了日本鬆綁其長達70多年的綑龍索,即意味著日本也已自認必將承擔更多的亞洲防衛任務,而在軍事上自居於亞洲隊長的職責。

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會公開場合故意表態說: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我們必須加以保護,然後又進一步強調:台灣「不是朋友,是兄弟,是家人,關係親密得多。這樣的說法與態度,絕不會是毫無緣由的!因此也可以樂觀預見,日本跟台灣的親密關係,即將要啟動如膠似漆的長程計劃了。

駐日大使謝長廷任重道遠,駐日使館的諸多同人們也要大大加油啊!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美國聯邦跨黨派參議員達克沃絲(左)與總統蔡英文(右)。 圖:總統府 / 提供(資料照)
美國聯邦跨黨派參議員達克沃絲(左)與總統蔡英文(右)。 圖:總統府 / 提供(資料照)

更多新頭殼報導
美參院軍委會通過2022國防授權法案 籲評估台美防衛合作可行性
東京奧運開幕式今舉行! CNN : 仍有60%至80%日本民眾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