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何止嚴重疏失

高源流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華航、諾富特群聚感染事件帶給台灣社會的染疫風險相當巨大。儘管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不接受各方指他防疫有「嚴重疏失」的批評,但只要從諾富特防疫飯店的員工連一點點防疫的概念或警覺都沒有,在發燒及染疫後,完全沒有按防疫程序通報,我覺得新北市長侯友宜批評的「嚴重疏失」,還屬厚道。

自新冠疫情去年初爆發以來,指揮中心始終沉醉於國內疫情沒有大爆發而顯得自滿,不懂得行百里半九十的道理。尤其是國際上的疫情一直沒有停歇,最近變種病毒還一波波肆虐多國,台灣絕對沒有放鬆防疫警覺的任何理由。

可是指揮中心只為了顧及少數航空公司人員的排班執勤需求,就放鬆了機組人員的隔離檢疫程序,已經是置社會群體防疫安全於不顧的極不負責任作法,而且在放鬆後,又不積極管控隔離檢疫的程序,讓機師有傳播病毒的漏洞。

指揮中心或許認為,如果按一般正常的隔離檢疫程序,航空公司的營運會受到極大影響,但華航等航空公司的營運利益對比社會全體人民的經濟、健康等公共利益,實在微不足道。指揮中心如此顧小而害大,極為不智。

去年12月間,長榮航空染疫的紐西蘭籍機師被查出四處趴趴走,就曾引發台灣的防疫恐慌,所幸危機平安度過。不過這樣的幸運主要是來自全民自我防疫的警覺,勤戴口罩,絕非是指揮中心的防疫作為「正確」,指揮中心不能掠美。

或許指揮中心會覺得我這樣的批評,抹煞了他們這1年多來在防疫上的努力及貢獻。那麼,看看諾富特飯店4名員工染疫的狀況,就可知道指揮中心的防疫作為有多離譜。

緊鄰桃園國際機場的諾富特飯店,被指定作為華航機組等的集中檢疫旅館。檢疫旅館是專門收容由外國入境台灣、有高度染疫風險的人。因此,檢疫旅館的所有工作人員,不論是主管或基層員工,都應要有染疫風險的高度認識與警覺。

依常規,指揮中心自然也應對檢疫旅館的人員做好防疫教育和執勤的防疫管控。最低程度也應告知所有旅館工作人員,一旦健康出現狀況,就應遵循防疫的標準程序,通報衛生單位。

但事實上諾富特的員工完全沒有防疫的警覺,連主管也一樣。諾富特第1位確診的房務主管案1120在發病後,不僅3度自行跑三重一家診所看診,而且沒有向診所醫生說實話。更糟糕的是,他還四處在飯店、社區走動,搭乘捷運等大眾運輸工具,對整體防疫帶來極大的威脅。

如果只是他一個人這麼幹,還算是偶然,但很不幸的是,諾富特另3名確診的員工也都沒有依防疫規定通報身體不適的狀況,若不是指揮中心基於疫情嚴重決定清空諾富特飯店,在做體溫檢測時發現他們發燒,這3名員工還照樣狀況外,趴趴走。

連高風險的集中檢疫旅館防疫都這麼落漆,侯友宜批評指揮中心「嚴重疏失」也是剛好而已,陳時中沒有資格說他不接受。(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