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唱歌」告訴我們的事

·5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兩天在網路上面瘋傳一段影片,內容是陳時中部長沒戴口罩在室內一個飯局場合開心地唱著歌。藍營政客以及許多媒體紛紛跳出來指責陳時中帶頭違反防疫規定。不過,很快就有人指出,這則影片的拍攝時間是在2020年6月15日,當時台灣沒有本土疫情,也沒有管制或禁止群聚等措施,許多網友也整理了,當時幾乎所有政治人物們都有公開的與民互動行程。

即使如此,這樣的訊息仍然在許多社群廣為流傳。馬上就有人發現,這則訊息最開始的源頭是中國那邊的網路社群。而在大家得知時間點不是現在後,又把焦點轉向「酒家陪侍」。這樣的炒作,我們至少可以從兩大面向來討論。

一、中國的假訊息有太多台灣協力者幫忙傳播

首先,這當然是一個典型的假訊息造謠行動,而且這又是一個從中國發起的案例。

去年台灣防疫太成功,過了幾乎一整年的正常生活,在全世界來看就是平行世界​。這段時間有各種假訊息在做攻擊(包括:政府刻意阻擋疫苗,又或者是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被罵圖利廠商之類的),而且很多時候都是由中國方面傳出來的,而台灣方面立刻就會有很多人瘋狂跟上。

這個模式真的是太常見了,太多事情都是這樣子亂傳,一而再再而三都是同一套炒作模式。對中國的資訊作戰部隊來說,看到他們傳出來的一個假訊息就有這麼多人會上當,許多人基本上是沒有任何查證能力,那當然代表資訊戰有效。而且這樣子幾乎是零成本的事情,有超多台灣這邊的人會幫忙散佈。

那接下來我們要進一步問的是,當「深偽技術」繼續發展下去,我們準備好面對以假亂真的訊息了嗎?

這邊必須要稍微解釋一下。深偽技術(deepfake),指的是利用AI及電腦運算的方式,偽造出接近真人的圖像或訊息。例如前陣子有位YouTuber小玉被捕,因為他利用深偽技術換臉,把大明星的臉換接到A片上面。而在相關的新聞當中傳出,警方發現被偽造的「臉」包括了蔡英文總統。如果這樣的「做臉」被拿來安插上一些其實從來沒講過的話,然後公開發布,大家有能力去辨識嗎?

二、各種假訊息與謠言同時也是性別練習題

除了來自中國的假訊息,以及無數的台灣協力者幫忙傳播之外,看到這兩天許多中國國民黨政客及台灣許多媒體的行為​,讓人想到魯迅說過的這段話:

「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

我們先不討論為什麼陳時中部長不能夠參加私人的聚餐、不能夠唱歌、或者不能喝酒這些奇怪的質疑,當許多人得知這是去年的影片之後,開始把焦點轉變成:「影片當中的現場有一位長髮女士,一定是陪酒的。」

這充份體現出魯迅講的那段話,只要有女士就是陪酒的,就立刻可以推斷到有不正當行為的出現,好像女性都不能去唱歌喝酒一樣。例如立委賴士葆就跑出來講說「頭髮這麼長應該就是飯局妹」,許多記者直接提問:關於那位酒家陪侍女如何如何。政客們的胡言亂語或許很常見,而許多記者也都不需要查證,直接把任意女性都可以當成「酒家陪侍女」,這是正常的行為嗎?

「陳時中喝花酒」當然不是事實,因為那個場合已有人指出來是由郭台強先生設宴,就是一個朋友聚會場合。就算我們再退一萬步來說,我們「假設」真的如同這麼多媒體直接假定的那樣,在那個私人聚餐的場合,畫面中出現的女性是「陪酒員」,陪酒是什麼不正當的職業嗎?好像也不是吧?

讓我們單純討論「喝花酒」這個行為好了,如果說大家遵守規定、尊重勞動行為、尊重每個人的身體自主權,只要到合法營業場所進行消費(而且不是用公款),到底有哪邊不對呢?

這整件事情體現出來的是,我們社會上有許多人似乎認為,凡是女人出席社交場合一定就只是去作陪的,女性都不可以有自己的自主性,男性永遠是主角。

正如作家周芷萱所說:

「這不只是對女性整個群體的想像很單一、隱含著權力不對等,也是對作陪做為一種專業的不尊重。作陪能成爲一種工作,不是因為他們生下來是女人,而是因為他們擅長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例如面對蠢話蠢人還笑臉迎人的情緒勞動。」

性別不平等的案例還有很多,就拿疫情期間發生的事來說好了,大家或許可以回想看看我們是怎麼形容那些去萬華茶室的人、如何形容茶室經營者,對比的是曾經謠傳出來的約會與染疫事件,大家是怎麼樣罵女性(請見這篇討論)。

這些不斷出現的謠言,以及相繼而來的各種評論,除了是一場又一場的「假訊息抗戰」之外,也是我們很好的性別議題練習題啊!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陳時中飲酒飆歌影片瘋傳 蔡易餘:散播來源為中國網軍

【被部長耽誤的歌星】陳時中第2部高歌影片流出 超嗨聚會台上都沒戴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