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學學日本援台高效率

·3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捐助台灣的124萬劑AZ疫苗4日下午兩點順利運抵台灣,此距離5月28日日本政府表達此意願僅短短1 周,對日本來說,如此的火速決策及行動極為罕見,過去天災時,台、日互助建立的深厚情誼應為促成此事的最大動力。台灣無分朝野皆對日本適時對國人伸出援手表達謝意。

然而,相對於蔡政府拒大陸供疫苗於千里,民進黨上下對日本援台AZ疫苗的積極態度反映了在抗疫中,綠營及其支持者仍未放下政治,不僅想藉此向美、日在外交上表態,亦在大內宣上將此事操作成對國人「愛台」與否的「政治快篩」,使「全島一命,團結抗疫」的呼籲難以跨越藍綠。

在日本取得足以覆蓋全日本16歲以上人口接種的輝瑞BNT及莫德納疫苗後,菅內閣決定暫時將有藥害救濟之虞的AZ疫苗轉供「疫苗外交」之用,以避免浪費效期有限的疫苗。菅義偉首相日前曾承諾,日本將在適當時機透過COVAX等提供各國與地區3000萬劑日本製造的AZ,並在對COVAX的2億美元捐款外,再加碼8億美元,希望協助世界衛生組織解決國家間新冠疫苗分配不均的問題,以使全球盡早形成「群體免疫」,重歸常態的國際社會運作。

在西方國家吝於將手中握有的過剩疫苗釋出,援助極缺疫苗的亞非拉國家時,北京積極對此區域展開「疫苗外交」,中國至今在全球捐贈近2200萬劑疫苗,近1400萬劑捐往亞太地區、600萬劑捐往非洲。日本的「疫苗外交」或許有配合美國欲釋出的8000萬劑疫苗,共同強化對開發中國家的疫苗供應,以避免第三世界國家過度依賴全力推動「疫苗外交」的中國,在疫後的國際政治中落入不利的地位。

「疫苗外交」雖為人道救援,但始終難擺脫政治的糾葛。美國國務卿布林肯3月接受《日本經濟新聞》專訪時指出,中國等國家皆在進行「疫苗外交」,但各國不該將疫苗跟政治綁在一起。其實,越「去政治化」的「疫苗外交」越能打動受贈者的心,而藉疫苗達到公共外交的目的,拉近彼此間的心理距離。

因此,日本外務省不願在援台AZ疫苗上做政治文章,外相茂木敏充指出,東日本大地震時,台灣迅速送來捐款,提供疫苗是基於此種與台灣間的友情。但新冠疫情延燒全台,蔡政府在疫苗採購上獨厚仍未通過二期解盲的國產疫苗,導致民怨,民調支持度重挫。

日本的AZ疫苗及時送達,民進黨將之視為反轉民意的良機,透過大內宣全力放送蔡政府囿於「大陸介入」而不得不的「用心良苦」形象。但即使加上124萬劑日本的疫苗,距台灣形成「群體免疫」所需的3000萬劑需求尚遠,後續日本是否有第二波疫苗援台,及美國透過COVAX給印太地區的700萬劑分配多少給台灣,皆存在不確定性。

蔡總統4日發表談話向國人表達「過意不去」,不如責成防疫指揮官陳時中以促成日本援台疫苗的效率,協同熱心企業及宗教團體多管齊下,擴大國際認證的疫苗取得,以解除國人的新冠之危。(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