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想介入外送業者?他:政府曾「這樣搞」共享經濟

媒體人批評當年蔡政府維護既得利益者,對共享經濟無所不用其極打壓,親民價格不復以往。(示意圖/Shutterstock)
媒體人批評當年蔡政府維護既得利益者,對共享經濟無所不用其極打壓,親民價格不復以往。(示意圖/Shutterstock)

針對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提出外送平台「價格透明」,被吐槽最沒資格講、會議記錄跟疫苗價格先公開再說,媒體人張禹宣批,其中的論述凸顯陳時中根本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外行。當年蔡政府維護既得利益者,對於共享經濟無所不用其極打壓,先是讓UBER退出最後重回市場又搞得四不像,親民價格不復以往。政府該做的是扶植獎勵確保繼續在台生存,陳時中還想伸手介入外送業者,只會把外送業者逼出台灣。

張禹宣指出,外送平台本來就是「媒合」的角色,基於「使用者付費」外送費本來就是由消費者與商家買單,根本沒有轉嫁問題,而且你以為外送業者抽成有賺錢嗎?錯了,到目前為止全球外送業者反而都是在「貼錢」,只證明陳時中根本連基本功課都沒做,有夠不認真。

陳時中不知道的是,外送業者有所謂的區域動態費,參考的不只是訂單,還有線上外送員的多寡,外送產業採取的是「市場機制」,招募幾乎是來者不拒門檻甚低,每個月的薪資跟報酬都會因為外送員數/訂單數有所不同,政府要強行介入非但無法及時應對變化,只會導致兩種結果:1.薪資給付過高外送業者不堪虧損退出市場。2.薪資給付過低,有訂單沒人送。

而所謂「壟斷」根本是外行話,目前所有參與台灣的外送業者都是跨國企業,只有一個原因,所需的資本門檻過高,許多台灣業者都有嘗試但根本不堪虧損,賠錢的生意誰會搶著做?「抽成太高所以外送員搶單」更是自相矛盾,一但抽成降低首當衝擊外送員的薪資報酬,勢必要用更多的單數與更快的速度彌補短少的薪資,只會造成更多的危險跟交通事故。

張禹宣質疑,當年蔡政府維護既得利益者,對於共享經濟無所不用其極打壓,先是讓UBER退出最後重回市場又搞得四不像,親民價格不復以往。外送已經是新生活型態不可或缺的要件,政府該做的是扶植、獎勵確保繼續在台生存,私底下卻反過頭來各種刁難打壓。如今陳時中還想伸手外送業者,「我保證政府一旦介入,最後結果只會把外送業者逼出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