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示範袂見笑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防疫指揮官陳時中接連遭人爆料疫情期間私下參加宴飲場合,脫口罩忘情高歌,餐桌上沒有隔板、賓客間也沒有保持安全距離,現場不但傳出濃濃的粉味,還有目擊者說陳時中在室內吞雲吐霧,絲毫不理會旁人的不適。

從已經曝光的影片可以看出,身為全國最高防疫指揮官及衛福部長的陳時中,夜生活真可謂五彩繽紛。1年多來,每天下午2點照本宣科唸有幾個境外移入案例、本土感染有多少個之類的資訊,對陳來說,未免太大材小用,看他如此嫻熟於杯觥交錯、笙歌不輟,江湖浪味十足,顯然他需要更大的舞台。

其實,作為一個政務官,陳時中如此頻繁的縱情宴樂是否適當,應可受公評,至少這些畫面給人的觀感並不好。陳時中說,歡唱影片是去年6月中拍攝的,當時疫情並不嚴重。但指揮中心當時仍訂有防疫規範,陳時中明顯違反了這些規範,應該開罰。不過,他迄今連認錯、道歉都沒有,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難道防疫指揮官自己可以不必遵守防疫規定嗎?

陳時中與現場的參與者酒酐耳熱的模樣,看在因疫情已被禁止開業年餘、沒有生意可做的相關行業眼裡,只能用「羨慕加嫉妒加恨」來形容。多少人要恨自己沒有民進黨黨證、沒有機會攀附陳時中這等綠色新貴,所以只能在指揮中心一聲令下,絲毫不敢逾矩地苦哈哈過日子。

陳時中可知道,當他開心高喊「乎乾啦」時,有多少攤販小吃、八大行業乖乖關門吃老本;當他無「罩」K歌時,有多少小老百姓一天到晚戴著口罩不敢造次。這位防疫指揮官對得起全台所有聽話守法的人民嗎?

此外,陳時中跑「攤」之勤,簡直像是要打選戰的人。誰沒事會這樣什麼攤都要摻一腳?大概只有要參選的人才會如此來者不拒、廣結善緣,以陳時中的工作和身分其實大可不必如此。但他卻四處交際,連「在場的人都不認識」的場合也要去,暢飲美酒再唱幾首歌,把場子炒熱。

莫非早在去年年中,陳時中就已經「吃碗裡、看碗外」,以競逐百里侯為念?台灣疫苗布局慢到不可思議,至今到貨疫苗中,來自國際和民間捐贈的疫苗數量,比蔡政府自購的疫苗還多,簡直是丟人現眼。或許想選台北市長的陳時中,根本就輕看了防疫工作,心不在此當然做不好。

從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王必勝的外遇風波,到陳時中的極樂人生,有人認為這些爆料恐怕出自民進黨內的政治鬥爭,連陳時中自己都先打了預防針說,後面還會有影片。

無論爆料者的動機是什麼,陳時中和王必勝確實就是有做這些事,別人才有料可爆,不是嗎?綠營名嘴周玉蔻曾嗆說:「疫情指揮中心幹的好事,難道我不知道嗎?」看來指揮中心還有很多精彩的祕密等待有心人適時大放送。

白天道貌岸然的防疫官員,私下如此勁爆,道德底線一再失守,套一句陳時中的長官、行政院長蘇貞昌的話:真是「袂見笑」!

(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