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羞不羞?

本報訊
·2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如果有人稍有感冒症狀就能馬上去驗是否感染新冠肺炎,而且還連驗兩次;有人屬高危險群了,卻求一驗而不可得,這種防疫是否太愚蠢了?更甚者是:算不算特權?

這兩天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幾次加開臨時記者會,原因明顯就是情況有變,北部某醫院出現醫護感染事件,原先一直否認有「群聚感染」的指揮中心,在出現第3名確診者後,終於將該事件定調「院內群聚」,證實染疫醫師休息室4處都有病毒,防疫破口可能已經出現。

與此同時,陳時中承認他「有一點感冒症狀」,身旁的人擔心他是否感染新冠,因此去採檢,而且採檢二次,幸好是陰性。但外界卻看到,爆院內群聚的北部某醫院有非匡列者的醫師想自主採檢,醫院卻因量能不夠而拒絕,該醫師因家有小孩,整整1周不敢回家,只能以醫院為家。

這個案例顯示出多面資訊,一是國內採檢能量明顯不足,該醫師雖不是匡列要採檢者,但在同家醫院工作當然已屬高危險群,從官方證實院內醫師休息室有4處查到病毒即可知,不過醫院因量能不足而拒檢。

第二是在防疫出現破口後,過去政府一直拒絕的廣篩該考慮了。政府拒絕的理由是成本太高,只是相較於萬一疫情再起造成的損失,這個成本只是一個不必計較的「小零頭」罷了;大陸的防疫成功,許多人都以「威權化社會」來解釋,但實際上其全面防堵、滴水不漏的普篩,才是關鍵。

最後一點當然是:人命顯然貴賤有別;阿中部長小感冒就能慎重其事採檢兩次,已屬高危險群的醫師要自主採檢,卻因採檢量能不足而被拒,為了家人只得暫時以醫院為家。這個世界還真是不公平,只是如此行事,部長羞還是不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