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峻專訪之一》若當選首要務 把150萬市民留在新北工作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宣布參選新北市長的現任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其實是來自新北的在地人,因此,在新北的市政規劃上,他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也認為自己具備行政首長的條件,用領導力、執行力及魄力帶給新北市一個新風貌。
以下是專訪內容:

Q:為什麼新北市民非選你不可?你認為當一個市長必須具備哪些條件?

A:新北市當然非選我不可,為什麼呢?因為一個行政首長必須要有他的領導力、必須要有行政經驗、必須要有決策力、必須要有執行力。我是從一個基層起來,我從里長幹到三重市那麼一個複雜(地方)的三重市長,不管是我從房子的拆除、違建的拆除、市場的拆除、公共設施的興建等,這必須要有所謂的執行力跟決策力,再來,我有國會的歷練、也在交通部服務過、還有後來是在行政院當秘書長,所以整個資歷完整,這是行政首長必備的條件。

相對的,如果以國民黨來講,當然也必須要具備這些條件。所以,在整個民進黨體系中,我認為,我最具備這種能力對這一個有山有水有海邊有森林等複雜的新北市,最有辦法治理這樣的都市,讓我用我的領導力、執行力及魄力來改變,給新北市一個新風貌。

Q:你準備參選後,到目前為止,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什麼?

A:我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每天早上大概5:50就要起床、7:00準時出門、7:30到台北市政府準時開會,下午則不知道要忙到幾點,只能利用閒暇之餘,才有機會到新北市跑,這是我的困境、我比較困難的地方。

因為柯文哲市長鉅細靡遺的關心市政,我要跟著他的腳步把(台北)市政弄好,那當然啦,這樣一個所謂的困難,我都能夠突破了,所以,相信我只要有機會接受民意的考驗、接受民進黨的徵召,回到新北市,憑我的耐力跟對事情的執行力,我真的會把新北市跟台北市的生活共同圈治理得非常完整、非常好,相信各位鄉親知道我不管從基層到中央,執行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未來可見,新北市在整個團隊的規劃下,一定有新的願景跟新的美好未來。

Q:一旦當選市長,上任後第一件事要做的是什麼?

A:當選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能夠為新北市做什麼、帶給新北市什麼樣的願景?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如何把新北市民留在新北市工作,每天經過新北市橋樑到台北市工作的,光騎摩托車一天就有150萬。我認為,要引進更好的企業、更好的投資管道以及更好的國際商業到新北市,讓年輕人留在新北市工作,這是我當選的第一要務。

Q:你剛提到上任後第一件要做的事,是讓新北市年輕人願意留在新北,有什麼想法,能否再深入談談?

A:把年輕人要留在新北,就是看要如何引進台北市企業到新北市投資、公司設在新北市,而非把新北市變成衛星城市,台北市設公司,兩個城市應該平衡一點,讓台北市一些公司設在新北市,像科技產業、智慧型AIAR/VR產業等,可以移到新北市,在樹林工業區、土城等地方都可以。如果新北市有多一點類似郭台強、郭台銘所有的企業都很好,林口那裡也有工業區,我認為這些非常重要,除了引進公司、設立總部之外,也要去國際招商進來新北,我認為,這會對新北市年輕人就業有幫助,也非常重要。

Q:在市政方面,台北和新北市如何資源共享,塑造雙北共同生活圈,你有什麼樣的構想?

A:雙北資源的分配,像是水資源如何分配,台北市翡翠水庫的水能挹注新北市與桃園市的用水,這是我去溝通的,原本翡翠水庫的水有一些是供應給新北市幾個區域,但有一些區域是喝石門水庫的水,例如中和、林口、蘆洲等,台北市的翡翠水庫量足夠,要如何把翡翠水庫的水挹注到新北市,石門水庫的水也能給新竹、桃園,目前我已經跟水利署、自來水公司溝通過,一天大概可供應65萬噸,若能擴大的話,一天大概可供應到75萬噸,就可把完全的水供應給新北市,水資源要由雙北共享。

翡翠水庫的水是在北勢溪,烏來上面,也是新北市的土地,我們現在想埋管,避免所謂土污染、水濁,要經過新北市環評,這些建設都是要雙北相互的,我在台北市問過,知道怎麼運作、資源在哪,若有機會服務新北市,已經跟各局處都很熟了,未來也可以跟柯文哲一起看有哪些需要與新北市資源共享的地方。

此外,交通也是一樣,三環三線在做了,有必要在台北市成立一個捷運公司、新北市也要再弄一個?有必要這樣嗎?這是否也需要整合呢?我認為應該整合,看用交叉持股的方式成立一個公司,這公司是屬於台北市、新北市一起共同管理。

教育則是很多新北市人跑到台北市就讀,但新北市已經變直轄市,未來教育資源的共享也很重要,都必須要處理。

還有,雙北的醫療資源發達,因應人口老化,未來醫療共享是不是也要做處理,大家都拼命發展地區醫院,這跟台北市的醫療資源應該共享,不要產生太大醫療資源的浪費,把省下來的錢,減少健保損失、增添更好的醫療設備。

還有很多問題,未來也要好好談,兩個首長要坐下來好好處理雙北共同生活圈的問題,把大台北都會區的「都」做好,而不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這個問題20幾年來都沒辦法做,造成兩個城市的資源浪費,我認為這是不對的,甚至於要把北北基桃納入共同做研究,我相信自己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因為我當過行政院秘書長,都知道怎麼處理各部會的溝通、協調,不是喊一喊就好,就像台語俗諺說「娶某師仔,飼某師傅」一樣。

我長期在新北市,而且很深入,很多人質疑我離開新北了,但是,我只是離開那個職位,卻沒有離開關切地方的心,不時都在了解許多問題要怎麼處理。

 

相關報導

陳景峻專訪之二》沒派系包袱 連游錫堃都曾鼓勵我不要放棄

陳景峻專訪之三》夾在綠與柯P中間?陳景峻:我是雙方溝通的橋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