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不要連嘗試一國兩制的機會都沒了!

·8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不要連嘗試一國兩制的機會都沒了!
陳朝平》不要連嘗試一國兩制的機會都沒了!

兼答丁守中兄的一國兩府之議。

為緩解當前兩岸緊張關係,兩岸發展研究基金會創辦人、也是前立委丁守中日前建議,兩岸能夠比照當年東西德「一國兩府」(one nation two states)模式,在相互承認現實的基礎上,來解決目前的僵局。

丁守中說,目前一個中國,事實上,是存在兩個有效統治卻分治的政府,大陸的領導人應從現實出發,放棄武力威逼,改採更陽光的接受「一國兩府」模式來化解僵局,開展兩岸更務實、對等、互惠的交流。

他認為,「中華邦聯」、「共同市場」的主張,有助於兩岸整合,容易為兩岸人民所接受。

子曰:友直、友諒、友多聞。作為守中兄三十多年的老友,雖不如守中兄多聞,但願「友直」以對守中兄的「一國兩府」的建議,相信守中兄應可諒矣!

首先,當年東西德的「一國兩府」能夠進化成德國統一,關鍵在於,雙方都承認、至少不否認「一個德國」的前提。冷戰時期,兩岸雖互不往來,但在意識上反倒是承認「一國兩府」的。

台灣自稱自由中國,稱大陸為紅色中國;大陸稱台灣為蔣氏政權,也沒否認蔣氏政權不是一個中國的一部分。

馬政府時期,儘管馬的兩岸政策是「不統、不獨、不武」,也沒明的承認一個中國,但是,馬政府一直恪守「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對此,北京方面基本上是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胡錦濤當家時,甚至一度默認了一中各表。

蔡政府上台,悍然否認九二共識,等於已經否認了一個中國的前提,也否認了一中各表的精神。

如今,只要提到一國,或是英文的One nation,民進黨和主張台獨者,無論是務實還是不務實,都不會同意的。不同意一國,如何能進展到一國兩府?

中共的立場迄今非常清楚,那就是一國兩制,其餘免談。2019年元月2日,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仍然沒有脫離一國兩制的精神。

就否定一國兩制而言,民進黨和國民黨倒是有志一同。香港回歸時,國民黨堅拒一國兩制,斷言一國兩制不會成功。民進黨否了九二共識,等到香港爆發反修例暴亂後,又跟西方各國異口同聲的痛斥中共沒有遵守一國兩制的承諾。

平心而論,從97到2018,一國兩制實施於香港,基本上是成功的。這點,可以從回歸後21年間,香港的經濟自由度、新聞自由度、吸引外資金額、赴港上市企業家數,甚至是香港高等學府的世界排行,可以得到印證。

香港反修例暴亂後,外國勢力介入,暴亂群眾中有高舉英國國協旗幟、有高舉港獨標語,有高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者,亦有港獨份子接受美國官方資助者,情勢演變惡化到部分港人和外國勢力都否認「一國」了,兩制如何能持續?

從邏輯上而言,究竟是外國勢力有意破壞一國兩制在先,還是中共不遵守「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諾言在先?從港澳的前例可知,無論是一國兩制、還是一國兩府,前提都必須接受一國。

其次,兩府的英文用的是Two states。不錯,擺在眼前的事實,兩岸的現狀確實是兩個有效統治卻分治的政府。

但是,state一詞,很多時候也有國家的意思。以言對外宣傳,One nation two states一詞,國際上易產生誤會,認為北京同意兩岸分離,何況,在北京看來,台灣之所以台獨分離主義,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有「一小撮台獨份子」不承認一個中國。

如果,北京接受「一國兩府」,極有可能,分屬北京和台北的這兩府,恐將永遠不會歸建到一國之下呢!

其三,當年東西德能推動「一國兩府」,最大的原因在於東西德的人口、面積相當,而西德經濟優勢大幅領先。

今日兩岸,人口、面積差距過大、大陸經濟整體動能、軍事實力,遠超台灣。92年展開經貿文化交流以迄2016年,兩岸關係早已不同於當年東西德一國兩府、爾虞我詐的階段。

路已經走到這個階段了,如何能開時代的倒車,讓貿易額超過數千億美元、觀光旅遊往來人數超過近千萬人次、直航班機航線多達數十條的兩個經濟實體,回到往昔兩岸對峙時代的「一國兩府」?

有媒體說,一國兩府是個新概念,大謬矣!早在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時,台灣便有人以「一國兩府」、「一國兩治」、「一國良制」等概念回應之。

無奈,形勢比人強,復以台灣早失主導兩岸統一的信心,也從未對兩岸關係發展的前景和可行方案,痛下功夫、擘劃未來,只是一味地否定一國兩制,視其為洪水猛獸,如何能面對競爭?如何能提出應對方案?

仔細分析一國兩制的內涵,其實是一兩兩對應的概念。之於香港,有香港方案的一國兩制;之於澳門,則有澳門方案的一國兩制;香港方案、澳門方案,皆不適用於其他地區或少數民族自治區。

正如上海天津推出的自貿區,不適用於其他省市,而上海與天津自貿區的制度,也有所差異。再如,為了建設海南成為國際旅遊觀光大島,發展海南成為東方夏威夷,海南享受的稅則稅率優惠,就大不同於其他省市。

不變的是在上的「一國」,變的是在一國之下各地的制度,變的是各省市的次級制度(sub-systems)。如此說來,好幾個「一國兩制」的集合,有無可能逐步往美國的聯邦制調整?

美國的聯邦制,憲法決定了聯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如何進行分權,並各自享有獨立的權力。憲法明訂聯邦政府享有國防、外交、宣戰、媾和、締約、移民、幣制、關稅、國際貿易等權力,其他未列舉的權力則保留給各州,從稅則稅率、教育制度、社會福利,甚至連結婚離婚的規定,各州都有差異。

州政府司法管轄權僅限於邊境之內,跨洲的犯罪行為,唯有聯邦政府才有管轄權。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時,未必受到美國聯邦制度的影響,不過,全世界各國的聯邦制度各有春秋,無須獨尊美式聯邦。

中國國情迥異於他國,不能排除以一國兩制為基礎,稼接出適合中國的聯邦制度。這就得看兩岸中國人能否將創新注入既有的觀念,使其擁有更豐富的意涵!

至於守中兄提及「中華邦聯」、「共同市場」,也非新概念。邦聯,以言當代,最接近的例子便是歐洲各國組織共同市場一段時間後,再換步到今天的歐盟。以言古代中國,則類似春秋戰國時代的中土九州。

周朝(魯國)的天子不過是一虛位共主,徒有其名卻無實權,各邦國各有各的文字、語言、儀禮和政經軍事制度,各國之上並無一個統一且擁有主權、能有效統治各國的政府。

最終,還是秦國統一了天下,車同軌、書同文,儀軌制度同歸中央政府管轄。換句話說,即使北京願意嘗試中華邦聯,最終的目標還是一個統一的中國,無論是聯邦制,還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也因此,要推動中華邦聯,兩岸最起碼的共識,還是一個中國。

至於共同市場,早在90年代已逝世的前經建會主委趙耀東便曾鼓吹過。惜,台灣畏縮不前,此議,無疾而終。

2019年元月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提議「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時也曾說過,「我們要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制度化,打造兩岸共同市場,為發展增動力,為合作添活力,壯大中華民族經濟。」共同市場四字,赫然在目,但是,民進黨政府連讀都沒讀,一桿子便將「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打成了中共統戰的陰謀詭計。

事過境遷,如今,台灣想吃隔夜的粥飯,再提共同市場,估計北京也提不起勁兒了吧!再說,兩岸簽署的23項協議,不就是過渡到共同市場的一張藍圖嗎?

民進黨否了九二共識,等同於否了那23項協議,北京這才醒悟,台灣只想大陸讓利,只想收穫不願付出,既然如此,兩岸市場如何「共同」法?

習近平的「兩制方案」有段話極為重要。他說:「以對話取代對抗、以合作取代爭鬥、以雙贏取代零和,兩岸關係才能行穩致遠。」可惜,習近平遞出的橄欖枝,民進黨棄之如屣。

我無意也不夠資格與北京唱和,不過,作為一個永遠的和平主義者,我同意兩岸的和平統一,必須是平等協商、共議統一。

對抗,不會帶來和平,戰爭,不會有雙贏;戰爭的後果,不是和獨,也不是和統,而是統獨玉石俱焚,連嘗試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機會都沒有!

不敢承認一個中國,何來與北京談判、追求和平的自信與勇氣?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取自丁守中臉書粉絲專頁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