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如釋重負後的一些念想

·4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如釋重負後的一些念想
陳朝平》如釋重負後的一些念想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大年初三,丈母娘瀟灑地走完了百年人生,駕鶴西歸極樂世界,我和妻趕到安養中心,瞻仰她老人家遺容的那一霎那間,雖有不捨,心裡頭卻也浮起如釋重負的感覺。

說如釋重負,或許有些不孝,卻是實話。重負,部分來自於財務,更多的重負來自於心理。

我們這一代年輕時,台灣經濟社會由篳路藍縷走進小康,保險的概念和制度剛剛引進台灣,上一代長輩的理財概念多還停留在標會、買股票,最多是買張帶有儲蓄概念的壽險保單,基本上都沒有醫療保險的概念,即使有,往往已超過投保年齡的上限,成為「無保高齡族群」。

健保開辦後,無保的高齡長輩平日遇到小病痛,或是慢性疾病,健保給付還能支應,一旦碰上了重大傷病需要長期照顧,一般中產家庭的財務就難免捉襟見肘了!(按,國民黨執政期間,開辦健保,可謂功德無量!)

丈母娘正是典型的無保高齡族群。2002年,高齡80的丈母娘中風,導致半身癱瘓,19年來,食衣住行、連同外籍看護的支出、安養中心的費用、全是妻在支付,這對屆齡退休的我們夫妻倆,財務負擔,無形中自然增加了不少。

更多的負擔是心理上的負擔。

且不說中風後的丈母娘,脾氣日益古怪、疑心病越來越重、加上語言能力逐漸退化到只能用母語、也就是家鄉的土話溝通,稍有不順心,加上聽不懂她的言語和意思,家人的情緒便容易失控。也因此,丈母娘晚年中風後,我特別能體會「久病無孝子」的意思。

除此之外,領取慢性病處方簽和藥品、成天擔心她老人家不聽勸、不肯乖乖做復健、外籍看護照顧不周、不小心跌倒、營養不良、甚至是再次中風等等,都很讓人揪心。親戚族繁不及備載的家族,還得防著某些尖酸刻薄親戚的流言蜚語,這些,都是另類的心理負擔。

丈母娘中風,罪不在吾妻,妻代替兄長奉養身障老母19年,母親百歲高壽辭世,再也沒有人膽敢發出怨懟之聲,妻的財務壓力、心理壓力頓減,豈不是如釋重負?

對中風身障19年的丈母娘而言,健在時,我們夫妻倆無愧於她,兩個外孫承歡膝下,如今,她拋下殘缺的臭皮囊,放下人間諸般痛苦與罣礙,不也是如釋重負嗎?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丈母娘仙逝,我無哀傷,只有不捨,友人遠端默念阿彌陀佛、節哀順變的問候與安慰,我們坦然接受。

19年來,奉養丈母娘的親身經驗,讓我對台灣早已高齡化社會的長照與福利需求,不能不格外留意、格外思索。隨手摘出平日的一些念想,聊供交流。

一、都說「家有一老,猶有一寶」。老而健康,才是家中寶;否則,家有一老,是甜蜜又惱人的負擔。

二、所謂健康,不只是指身體健康,更是心理健康。已故的立法院長劉松藩常言:「精神健康、身體愉快」。誠哉斯言。

三、前不久,政大長老盧治楚學長貼文,提及「無齡感」一詞,吾輩初老理應謹記在心,方能快樂過日子,不給兒孫添麻煩。

四、都說台積電是護國神山,實則,健保制度才是護國神山。仔細思索,全民健保的概念,才是真正讓台灣渡過SARS危機,讓人們無懼於新冠肺炎的幕後功臣。(大陸的醫保和免費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五、健保之外,自費的醫療保險還需推廣普及。庶幾未來的高齡人口不至於給下一代子孫增添麻煩和負擔。

六、依賴外籍看護的長照制度必須改弦易轍。至少,目前必須提高外籍看護的待遇,免除她們遭受剝削,畢竟,許多外籍看護是在替代我等孝順父母。

七、長照制度的變革,無論速度、幅度皆嫌不足。台灣少子化的趨勢改變不易,未來,家庭長照越來越不可能,機構長照所需的人力資源必須及早規劃。

八、人工智慧型的醫療及長照機器人或許是必然的趨勢。台灣是資通訊大國,應未雨綢繆。

九、醫療產業和長照產業是將成為未來台灣乃至於全球產業重鎮,GDP的佔比勢將大幅增加,而其所帶來的乘數效果,也將非常可觀。

十、生老病死,人生必經,也是國之大事。然而,今天我們經歷的生老病死過程,特別是人生最後一程,繁文縟節仍多。

身後,我願化做一坯灰燼,復歸塵土,樹葬、海葬皆無不可。子孫賢孝,亦可將我骨灰與土壤混和,做成盆栽,常相左右。此計,或可開闢殯葬文創的風氣之先呢!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