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審照、換照是極權國家幹的事!

·6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審照、換照是極權國家幹的事!
陳朝平》審照、換照是極權國家幹的事!

中天換照聽證會是一場鬧劇,鬧劇,本無須評論,不過,得知7位鑑定人居然都沒有親自訪查過被鑑定單位——中天新聞台,這倒激起了我孤評譏評的興趣!

鑑定人不親臨、親訪被鑑定現場?這彷彿骨董鑑定家不親自把玩骨董,就能鑑定?好像《抖音》上就有個段子。

小妮子將塑膠管兒捲成環狀,捉狹地擱在鏡頭前,網路遠端一鑑定名家,語帶肯定:這翡翠鐲子,晶瑩剔透,好東西!價值一百萬,沒問題!小妮子偷笑,慢慢將「玉鐲」轉起,塑膠管兒露出真相,骨董鑑定名家尷尬地苦笑。

NCC聘請的鑑定人,莫非是《抖音》裡的骨董鑑定名家?估計NCC禮聘鑑定人,卻沒有給足顧問費、鑑定費、車馬費,鑑定人無奈,只好遠距鑑定,草草了事!再不然,就是「心意已定」,但憑NCC提供的中天黑資料、黑素材以及處分函,足夠交差了事!

問題是,NCC手中有關中天最原始的黑資料,從何而來?戒嚴時期,新聞局養了許多國內外碩士,輪值輪班,成天盯著三台電視,唯恐美國大使誤植成了美國大便,唯恐不雅畫面遮住了蔣總統經國先生的臉孔。

解嚴後,這分監察媒體的工作持續進行中,但已顯得有氣無力。有線電視開放後,電視台和各類頻道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來,新聞局人力缺缺,無力全面監管,只能選擇性地監管幾家調皮搗蛋出名的媒體。

NCC成立後,有好一陣子,NCC各級小官員必須輪班到大門口櫃檯旁的座機那兒,接聽愛好電視新聞和節目觀眾朋友的來電,感謝他們賜教,登錄賜教內容,上呈長官批示並做為處分電視台的根據。

2008到2010,我有幸也不幸擔任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時,每回走進NCC,眼看咱們政府花了大把鈔票,招考培訓了者許多菁英份子,卻將菁英分子的青春年華浪費在接聽觀眾電話的工作上,就為他們感到無限的悲屈!

網路普及、數位匯流後,想來NCC不再派人接聽電話了,而是在官網上開闢一信箱,專收觀眾的「來函賜教」。

其實,大夥兒心知肚明,能賜教者,鳳毛麟角,來函的,多半是檢舉函,如今網路頻寬加大許多,許多檢舉函還能搭配照片影音流媒體,內容豐富,以免NCC再去翻箱倒櫃地找檔案,找連結。也因此,這幾年,電視台遭警告、處分的件數和金額,都較過去大幅增長。

那麼,為什麼中天的罰款獨領風騷,遙遙領先呢?

前NCC委員翁曉玲10月26日在Yahoo論壇發表《NCC換照審查 優缺點都要看》一文,文中提及,「中天新聞台在過去5年半的執照效期內,縱然累積了十餘件裁罰案,金額累積上千萬,但細查受處罰的期間和案件類型,多與選舉新聞有關,且集中於特定選前期間,其中是否有疑,值得探究。蓋利用檢舉作為攻擊防禦之方法,在一般法領域乃為常見之事,若將此法運用在選舉上亦不足為奇,當然若是NCC職權「觀測」,那又另當別論了。」

翁教授宅心仁厚,給她NCC的後進,留了些餘地。說穿了,翁教授的「言外之意」就是說,許多職業檢舉人是競爭對手豢養的外圍份子,不可輕信。

至於她說NCC職權「觀測」者,又是另當別論。但是,NCC那有官員吃跑了撐著,沒事蹲在中天新聞前,當個7-11的觀測者?又有哪個鑑定人放著學生的課不教,每天24小時地監看中天,從中天新聞裡的雲彩形狀,細數到中天報了幾則大陸好消息、幾則壞消息?

NCC依賴的檢舉人,就好比那交通違規的檢舉人。一種是義憤填膺型的檢舉人,一種是以此為生的檢舉達人。

前者,偶一為之,後者,類似1450,受雇於他台競爭者,這競爭者,或是三明治陣營的,或是覬覦中天頻道已久的新進份子,甚且是執政當局不滿中天派出的第五縱隊⋯⋯無論如何,依賴檢舉函多寡來處分電視台,並依此作為換照的依據,眾曰可殺,殺之,不啻是另類的暴民政治,何況,這裡的群眾,其實,只是相對於沉默的大多數的少數而已!這樣的聽證會,這樣的鑑定人制度,不過是鬧劇一場!

如今,大數據如此發達,網路平台都能用關鍵字來搜索新聞資訊、篩檢封鎖失實的資訊,那麼主管網路及媒體的NCC難道不能利用大數據和「關鍵句」來分析新聞報導內容,篩檢封鎖錯誤的報導嗎?

如果,NCC能夠一視同仁地檢視各家新聞頻道的內容,爭議自然消失,箝制新聞和言論自由的譏評,也自然平息。

中天換照最引人發噱,也最令人不解地的就是,為什麼要另邀鑑定人來鑑定中天該不該換照?如果,NCC12月裁決和26日報載6位鑑定人主張不予換照的報導相同,那麼,NCC委員所司何事?

既然NCC委員聽鑑定人的,NCC委員廢之可矣!反對中天關台的政黨和團體,一定會痛斥行政院將黑手插進NCC。

如果,12月裁決准予換照,那麼,鑑定人豈非形同虛設?親綠的媒體和團體組織也一定會痛斥NCC收受好處。NCC裡外不是人。

看來,又是鑑定人,又是公聽會,NCC的壓力挺大,大到委員們必須將責任往外推,大到他們已有被蘇貞昌再次痛罵「誰都管不了它,它甚麼都不管」,甚至已有被請辭的心理準備!

黃國昌評中天換照,說甚麼假借新聞自由讓「定期執照制度」,淪為「萬年執照制」,黃國昌欠學!他不知道,在真正新聞自由的國家,根本沒有發執照這回事兒!媒體執照、廣電執照,交給市場機制就對了!

黃國昌不妨去查察美國,看看美國的FCC幾時審查過FOX、ABC、CNN的執照?他們那執照可都是萬年執照呢!

除非,他們自己經營不善,玩不下去了!真的!美國FCC,英國的通訊管理局(Ofcom)才沒那個英美時間幫你找鑑定人、審照、換照呢!

審照、換照,就是專制極權國家幹的事兒!這樣,您懂了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