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為照顧父母,她們犧牲了勞動參與率?

·3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為照顧父母,她們犧牲了勞動參與率?
陳朝平》為照顧父母,她們犧牲了勞動參與率?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學者分析全國2008年到2019年的財稅資料後發現,已聘請外籍看護工的長照家庭中,已婚女兒的勞動參與率較已婚兒子低15%。對此現象,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表示,家庭照顧需求不樂見有性別考慮,長輩失能時,不能要求女性成員辭職,返家照顧老年人。

由於這項研究的原始數據來自於2008年到2019年的財稅資料,對象是已聘請看護工的長照家庭,在其他條件不變的前提下,儘管這項研究結果更貼近國內真實現況,卻未必道出已婚女性勞動參與率較低的癥結所在。

研究對象是已聘請外籍看護工的長照家庭,有能力聘請外籍看護工的長照家庭,一般而言,屬中上階層家庭。嚴格說來,這項研究,僅能解釋台灣地區中上階層長照家庭的部分現象。

聘請外籍看護的長照家庭中,為什麼女性離職回家照顧父母的比例較高呢?在需要長期照顧的男性和女性比例相當的前提下,傳統觀念裡,許多女性長照者,往往不願意將如廁、擦身、洗浴等工作交由兒子來負責。相反地,男性長照者比較不忌諱由女兒或女性看護幫忙做身體接觸的工作。

正是這個原因,我們從來沒聽說有招募男性外籍看護的,也正是同樣的原因,學者研究才會發現,已婚女性離職返家照顧父母的,較男性為多,勞動參與率也少了15%。

另一個可能影響因素則是女性勞動所得,原本就較同年齡層男性的勞動所得為低。基於長照支出的考量,兄弟姊妹商議結果,往往是由勞動所得較低的人辭職回家照顧父母,而由所得較高者留在職場掙錢,貼補辭職回家照顧父母的姊妹。不知道學者的研究,有沒有觸及到這項「變數」?

已婚婦女勞動參與率逐漸降低,或許確實和照顧父母有關,也和傳統男女授受不清的觀念有關,和職場歧視或性別歧視的關聯,不是那麼顯著。

除了已聘請外籍看護的長照家庭外,沒有能力聘請外籍看護的中下階層和經濟弱勢的長照家庭,已婚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又如何呢?較男性低多少百分比呢?

或者,這類家庭的已婚婦女,或因經營小吃店、攤販、街頭叫賣等個體經濟、或因所得偏低、甚至根本沒有就業,「數據」從來沒有被計入勞動參與率之中?

如果,學者的研究能夠更進一步比對財稅資料和健保卡病歷,將台灣地區長照人口的數量、性別比例、慢性病、失能、失智患者的種類和比例,家庭所得,家庭子女數、性別比、居住地區、做進一步研究,當可窺見台灣地區人口及長照危機的真相。

順帶一提,隨著台灣人口老齡化,迄今為止,似乎還少有人注意到建築法規以及建築室內室外設計如何配合居家長照的問題。期盼有關單位或是那些高喊「居住正義」的青年朋友,也能多下點功夫?

庶幾能體現「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理想國境界?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