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NCC出櫃了,中天能出招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NCC出櫃了,中天能出招嗎?
陳朝平》NCC出櫃了,中天能出招嗎?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毫不意外,原本還扭扭捏捏的NCC,撤了中天的照,也正式「出櫃」了!NCC出甚麼櫃?

一、它從來就沒準備要准予中天換照;二、它連替代中天52頻道的候選人,都想好了;三、它從頭到腳,從皮膚到骨子裡,都是綠色的;四、它根本不在乎甚麼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只在乎使命必達;五、它負有移轉蘇貞昌包庇丁怡銘、丁怡銘反咬在野黨政治操作、蔡政府硬要人民吃下萊劑美豬、台灣無法即時取得新冠疫苗等議題焦點的任務。

不知怎麼,看完NCC這齣彆腳的戲後,忽然想起江青在四人幫大審的自白:我是主席身邊的一條狗,主席叫我咬誰,我就咬誰!誰是狗?自行對號入座。

NCC出櫃了,輪到中天出招,中天還有招嗎?行政訴訟,跟強盜土匪頭兒打官司?能贏才怪!打憲法官司?大法官連中華民國都用這個國家來稱呼了,誰會在乎中天的新聞自由?

在一個真正民主自由、媒體真正享有新聞自由的國家,任何一個媒體遭到政府的霸凌與迫害,其他媒體一定仗義而出,挺同業也挺新聞自由。

在台灣,中天被霸凌、被凌虐,其他廣電媒體冷眼看熱鬧,有暗自拍手叫好的,還有虎視眈眈準備接收中天頻道的new commer。

這不是寒蟬效應,寒蟬效應下,還有廣電同業敢言敢怒,不像如今,廣電媒體全部噤聲,搖尾乞憐,眼巴巴地望著執政者賞根骨頭、賞碗飯!

有人說,這事新聞自由最黑暗的一天,也有人說,新聞自由已死!

其實,真正在廣電媒體打滾過的人都知道,廣電媒體的新聞自由,從來沒有活過,廣電媒體的新聞自由也從沒有光明的一天!人在矮簷下,不能不低頭,誰敢跟你說真話、說大老實話?

老三台時代,國民黨的黨政軍掌控了老三台,民進黨全面執政時代,換做民進黨的黨政軍牢牢掌控著廣電媒體的各個頻道,不管你是新八台、還是賣藥的、念經的、扯淡還是唱喀拉OK的。只不過,這回,民進黨的黨政軍是透過NCC來管控廣電媒體!

NCC不負黨政軍的厚望!從今而後,廣電新聞媒體必須姓黨,必須跟著黨走,必須聽黨的話!這裡指的黨,非藍、非白、非黃,而是綠!奇特的是,這綠色,不知怎地,越看越像是紅色。

NCC能夠不負黨政軍厚望,是因為它掌握了戒嚴時期留下來的超級武器——廣電三法,也是因為NCC後面有著有線電視系統的助紂為虐。

有線電視的助紂為虐,多少有些不得不,但從利益的角度看,NCC與有線電視系統的關係,又比較像是狼狽為奸。

有線電視的吃到飽模式,養壞了消費者的胃,拖延了有線電視數位化的進程,引進了很多很爛的頻道,也變相地扼殺了新聞自由和消費者選擇的自由。

NCC無視、也無力糾正政府一手養大的有線電視系統亂象,結果,網媒崛起,OTT平台大興,有線電視訂閱戶一年少過一年,NCC卻能繼續利用有線電視的「定頻機制」和收視戶的習慣,藉著媒體執照申設與換照,來操控媒體,一步一步地將新聞自由送上死刑台!

說穿了,這一切「罪惡」的淵藪,就在戒嚴時期修立的廣電三法,廣電三法不廢,NCC永遠握有整治管控媒體的超級武器,廣電媒體的新聞自由永無實現的一天!

奇怪的是,民主轉型多年,NCC成立多年,沒見到哪個大眾傳媒的學者教授指出這樣的問題,也沒見到哪個高談闊論言論自由的法律學者,曾經探討這個嚴肅的問題!

在政府組織裡成立一個機構來管理新聞自由和媒體自律,不管這個機構叫警總、新聞局,還是NCC,那麼,媒體自律,還叫做自律嗎?新聞自由,還有自由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