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之前國民黨政府殺過人」 陳柏惟:罪犯是每個人的責任

李慈音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以北歐國家為例,若一個人有精神疾病,是因為教育、學校、社會、家庭的影響。(圖/摘自陳柏惟臉書)
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以北歐國家為例,若一個人有精神疾病,是因為教育、學校、社會、家庭的影響。(圖/摘自陳柏惟臉書)

去年鐵路勇警李承翰遭刺殺身亡,4月一審宣判,法官認定鄭男患有思覺失調症,判決無罪不罰,引發社會譁然。對此,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表示,若一個人有病,不僅是家庭責任也是教育問題,要解決問題需要整個社會的改變,終點可能不只是精神疾病患者,甚至罪犯,都是每個人的責任。不過陳柏惟的理論也引發網友不滿,怒譙「誰選出來的,X!」「傻眼到極點」。

陳柏惟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時,以北歐國家為例,若一個人有病,他們認為是因為教育、學校、社會、家庭的影響,所以他們不處罰精神疾病患者,因為在某種程度來說,是我們沒有照顧好他、沒有做好,而這東西走到終點就是,「不只是精神疾病患者,甚至是罪犯,都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

陳柏惟再舉例日本,小孩犯錯是家長的責任,且是一輩子的,芬蘭也認為,出了「怪物」是政府責任,也是每個人的責任,但台灣目前尚未有共識,只會把罪犯丟給政府,當一味認為這是政府的責任時,本身就與民主制度脫節了,且國家從來沒有教過你殺人,「只有之前國民黨政府殺過人」。

此番言論引發網友不滿,怒吼「誰推他出來當立委的自己承認」「是投他一票的人的責任」「還在國民黨」「這個人到底是誰投出來的?這篇真的讓我傻眼到極點」,不解個人犯罪到底關其他人什麼事。

陳柏惟本人也親上火線與PTT鄉民論戰,並放上全篇訪談澄清,強調「殺人本來就有罪」,是針對訪談題目「探討精神司法醫學」,逐項提出觀點、作法、國際與生活實例,希望補救社區安全網與監護處分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