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瑤華專訪】黃阿祿嫂傳奇(下):女流之輩對上功成名就的男人

翟翱
鏡週刊Mirror Media
「女人在世界上想要掌握的東西很多,不止是跟男人的關係。」我問陳瑤華為何不多寫感情線,她的回答倒也俐落。(鏡文學提供)
「女人在世界上想要掌握的東西很多,不止是跟男人的關係。」我問陳瑤華為何不多寫感情線,她的回答倒也俐落。(鏡文學提供)

有意思的是,傳言當年劉銘傳建鐵路的枕木是黃阿祿嫂提供的。史實載劉銘傳因黃家萬順料館提供鐵路枕木有功,奏封黃阿祿官位,但對照年份,黃阿祿那時已去世多年,因此極可能真正事主是黃阿祿嫂。陳瑤華也在小說裡虛構黃阿祿嫂謙不受功,要求追封先夫之事。

傳曾助劉銘傳建鐵路

當時地方仕紳都認為鐵路會破壞風水,反對興建,可卻有黃阿祿嫂助劉銘傳蓋鐵路的傳聞,或許真實的她確實有先見之明。小說裡,黃阿祿嫂不但與劉銘傳有過照面,更與著名的大稻埕實業家李春生幾番交手。

歷史中無名的女人與歷史載冊的男人棋逢敵手,便是陳瑤華把黃阿祿嫂跟這些所謂歷史名人的男性等量齊觀的筆法。「李春生是黃阿祿嫂的對照,他們都有眼光有膽識也會做生意,一個鼎鼎大名,一個卻少有人知。我相信黃阿祿嫂真的會羨慕李春生可以學外語、搭渡輪,看到更多更廣的世界,因為儘管她非常厲害,終究無法像他一樣。」

《浪花》前三分之一寫黃阿祿嫂在妓院打滾,幫助好姐妹贏得尋芳客的心;倌人與客人之間的情誼真真假假,誰先動了心,今日買誰單,都得計較分明,陳瑤華寫來,倒也有《海上花》的滋味。中段黃阿祿嫂隨好姐妹入黃家,最後卻成為黃家小妾,小說因此有了宮鬥樂趣。待黃阿祿嫂擺平了其他女人,才是她與男人博弈商戰之時。

陳瑤華坦承寫的時候剛好在看《如懿轉》、《延禧攻略》等宮鬥劇,「看到覺得很煩,為什麼她們的手段都只有假裝懷孕?」因此,寫《浪花》面臨的問題便是如何在既有套路中翻出新意。黃阿祿嫂也宮鬥,卻不俗套。

寫不願被磨平的女人

儘管陳瑤華不喜歡寫女性感情,我還是要問她:《浪花》幾無著墨黃阿祿嫂的感情,會不會覺得「放掉」了該寫的東西?陳瑤華的回答倒也俐落,「為何提到女性,就要寫她們的感情?那只是她們生命中的一點。女人在世界上想要掌握的東西很多,不止是跟男人的關係。」

陳瑤華的下一本小說靈感來自港星藍潔瑛。藍潔瑛也是有稜角的女性,卻因此在演藝圈沒好下場。陳瑤華著迷那些不願被男性社會磨平反骨的女人,「即使寫愛情,我想寫的也是中年後不那麼可口的愛情。」畢竟,她對《浪花》靈感來源《那年花開月正圓》的評價是,「我想看商戰,看女主角怎樣贏得人生,但劇裡都在談戀愛,好像都是靠男人才成功。」

《浪花》銘記那些曾破浪而出的女性,大概也來自不甘心。不甘女人被歷史淹沒,不甘自己看的劇最後歪掉。陳瑤華要問,洪流退去,她們都到哪去了,她們如何被記憶?《浪花》便是她貫徹意志的示範。


更多鏡週刊報導
【陳瑤華專訪】黃阿祿嫂傳奇(上):非典型女作家寫清代傲骨賢妻
【飲馬人專訪(上)】最高調的覆面系作家
【雙羽專訪(上)】從音樂班解放 她曾鬧家庭革命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全台有雨出門帶傘具 入夜將降至13度
公車運量跌 新北8路線砍40班次
防疫不搭電梯 她看公告臉垮:不要啦
月薪60k在台北什麼地位 網:垃圾等級
脹氣、腹水分不清 小心腫瘤在做怪

今日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