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昌/四個落單頭顱為牡丹人翻身!

陳耀昌/四個落單頭顱為牡丹人翻身!
陳耀昌/四個落單頭顱為牡丹人翻身!

    希望能做的完美而不是只是做的快目標2024正是150週年祭。

    我認為其他8個殉難牡丹人的頭顱應該也有機會返鄉,可能在日本某大學的解剖教室儲藏室。12個全部都能返家才算對得起他們!

    祖靈冥冥中一定會再出手否則公視不會選上傀儡花。

    牡丹社事件145年後,祖靈也許遅到,但終於出現,引領我們到了遙遠的愛丁堡大學。因為祖靈必須等待數位時代的來臨。

    這四顆頭顱,被當做體質人類學的研究材料而冥冥中不可思議地轉手一位白人軍官,三位白人醫生或學者,流浪半個地球而保存下來。讓我們在145年後可以有機會為當年沒有文字的,戰敗的,委曲求全低聲下氣的牡丹社人發聲。

    牡丹社事件之於牡丹人,比228事件之於台灣人還慘烈,還噤聲,還禁忌。

    所以我在本次會議中,先以這四顆頭顱為證據,發表論文,正式為牡丹人發聲,認為牡丹人當年微弱的證詞是有道理的。石門之役的日本兵絕非當時的佐久間少佐所說的那麼神勇。

    希望屏東縣政府、牡丹社、高士社、我、高加馨胡川安教授及他的團隊,一起一步一步去努力。

    希望1867羅妹號事件能正名為瑯嶠第一次戰爭,1874牡丹社事件為瑯嶠第二次戰爭,1875獅頭社為瑯嶠第三次戰爭。

 

 

作者為臺灣醫學血液疾病及骨髓移植教授、台灣史小說家,獲得多項文學獎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