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雪番外篇】小說家不擅人情世故 太太吐槽:她純真到有一點白目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我小她(陳雪)5歲,但跟她在一起,我比較像是她媽媽的感覺,對於人情世故這些事,她從來不擅長處理。她工作(寫小說)的事情我不太過問,但常會跟我討論,我會提醒她該注意些什麼,因為我以前當過編輯,但主要還是她自己決定。除此之外,有喜歡的書跟電影,我們也會一起討論。

會用什麼形容詞描述她?嗯,她其實是一個很純真的人,但因為太純真了,以至於有時候,顯得有一點白目、有一點幼稚啦,比較不懂人情世故,不過本性是善良的。像她前陣子去日本要做一個演講,日本那邊的老師說可不可以給大綱,她就真的寫了一個很簡單的大綱給對方,對方說這樣的大綱對3小時的口譯來說太簡略了,希望更詳細一點。她就想說,「不是叫我自己發揮嗎?」她不懂人家只是客氣,或不曉得裡面牽扯到翻譯細節的問題。

她又說,「不能講2句,翻譯再翻2句嗎?」可是這樣聽者聽起來會不舒服,翻譯的人也會很辛苦,最好給一個八九不離十的大綱,當你在講這一段的時候,對方可以事先準備,抓個大概意思。總之這方面,她顯得有一點白目,就是很天真,我聽過她的演講,書面語會比較重,所以對口語翻譯的人會是一大挑戰。

她有很自我嚴控的一面,但其實她也很好笑,很會講笑話,因為她以前在賣東西嘛,很像我們小時候流行的脫口秀,會有戲劇感,她知道怎麼跟現場觀眾互動,有時現場演講她也非常幽默。再加上,她生活能力比較差,所以會冒出很多匪夷所思的笑話。比方說,我7點下班回家,如果約好一起吃晚飯,會叫她先把米洗好,備煮,我回去只要炒個菜、煎個肉就好,但有幾次,等我把菜煮好了,才發現電鍋的電源她根本沒按下去,或插頭沒有插,後來我學聰明,都要特別提醒她。

她大概把全部精神力氣都花在寫小說上面了吧,我有時候會不解,她可以把她的東西(小說事業)控管得那麼好,為什麼不肯花一點點時間,把那種強迫症發揮在生活習慣上?因為她不在意這些,像她對美食也不在意,她就只是吃飽而已。應該說,她太喜歡工作,所以享樂都是帶有工作性質。比方說,她會為了正在寫的小說去看非常多相關的資料,戲劇也好,電影也好,小說也好,那就是她在享樂,她真的很樂在其中,工作就是她的享樂。不過她現在有比較節制一點,為了健康,比較沒那麼工作狂了,到了晚上會追很多劇,某種程度可以幫她放鬆。她太容易設定自己,人生待辦事項越加越多,本來只有一樣,越加越多,很像打網球的那個納達爾(Rafael Nadal Parera),對手發球,他通常會先這樣摸摸鼻子,然後拍球拍很久,每一次都會加一樣動作,不曉得是迷信還是什麼。

比如,她睡覺一開始要聽一張音樂,幫助入眠,因為她入睡很困難。醫生說如果聽同一張就會制約想要睡覺,她聽一聽,有時半夜醒來又要再放一次,我就會覺得為什麼我也要聽?(苦笑)終於有一天,那張唱片要壞掉了!她就很焦慮,給自己很多配套,變成戴眼罩、戴耳機聽另一種手機裡的舒眠音樂。我每次進房間就覺得,一個人睡覺為什麼這麼不輕鬆,這邊一個東西,這邊又一個東西,身邊纏著好多條線,不是很危險嗎?萬一晚上電線過熱或一個翻轉被電線纏住,很好笑耶!


更多鏡週刊報導
【陳雪番外篇】小說家不擅人情世故 太太吐槽:她純真到有一點白目
【一鏡到底】雞婆都是因為愛 潘文忠
【一鏡到底】胖里長的樂園 方荷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