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個人徵信需求旺 機會、挑戰並存

記者吳泓勳╱綜合報導

旺報【記者吳泓勳╱綜合報導】

大陸現階段徵信體系採公共徵信為主,社會徵信為輔,但伴隨近年消費金融興起以及P2P平台亂象釀成風險下,讓市場對個人徵信需求旺盛;甚至眾籌、第三方支付發展也產生大量身分識別、反欺詐、信用評估等多方面徵信需求,為「徵信+」模式帶來機遇,同時,如何把民間徵信機構的資訊高質量共享、把餅做大也面臨考驗。

觀察大陸目前的個人徵信體系格局,主要分為公共、民營徵信兩大塊。公共機構例如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徵信中心、上海資信中心;民間統計到2018年12月底,在人行備案的企業徵信機構達124家。

實務上,業界迫切需要能打通多方互聯網、民間金融體系的「新徵信機構」。去年5月由人行批准、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牽頭的百行徵信成立,1月1日正式啟動個人徵信系統,並由8家民營機構如芝麻信用、騰訊徵信、中國平安旗下的前海徵信等各持8%股份。

百行徵信經過1年多探索,個人徵信生產系統已採集借款人數逾7140萬、信貸帳戶數逾1.12億。但這數據規模,就大陸市場的整體來看仍不夠多,且難題仍舊不少,包含8家股東各占8%,但數據體量完全不同導致引發矛盾。

據《新快報》引述業內人士分析,除非監管要求,否則騰訊、芝麻信用其實缺乏動力共享數據,由於這些互聯網巨頭也對徵信牌照虎視眈眈,一旦數據全給百行徵信,等於是斷了徵信牌照的希望。

業內人士指出,除了徵信數據的數量,還有「質量」問題,包含如互聯網金融公司之間的共享意願不強烈,不少資料有過於簡單、數據錯誤現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