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地國界法將上路 非針對印度

·2 分鐘 (閱讀時間)

張家棟是復旦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復旦大學南亞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反恐怖主義、非傳統安全問題、出口管制和中美關係。

張家棟5日在大陸《環球時報》撰文指出,大陸《陸地國界法》將於明年1月1日起施行,引起國際社會尤其是印度批評,但這部法律旨在更加有效、高效管控中方邊境地區,而不在如何與爭端方解決邊界爭端。實施以後,中國管控陸地國界的力量,將會進一步增強統籌指揮能力,至於邊界爭端問題是要走向良性互動,還是強硬對抗,取決於與相關國家在戰略、外交和邊境的互動狀態,與有沒有這部法律,關係不大。

張家棟分析,印度擔憂此法主要有三:一是中國在陸地邊境可能更加強硬,並將試圖單方面改變中印邊境局勢;二是中國可能在陸地邊境「複製海上模式」,增強中國在邊境實控能力;三是中國藉由專門立法,將完善中國在爭端地區的主權權利形態,補足立法不足。

張家棟表示,《陸地國界法》主要是基於中國內部需求,對外目標並非重點。

首先,《陸地國界法》是一部國內法,並不致力於如何解決邊界爭端問題,對中國陸地邊界爭端問題最終解決不會產生實質性影響。影響是局限於邊界線中國一側的,不會當然改變中國與相關國家的邊界狀況。

張家棟稱,其次,《陸地國界法》致力於提高中國邊境管控效率,以促進邊境管控資源的跨部門整合。立法一方面是依法治國、依法行政的延伸,是國家治理法治化進程一部分;另一方面是從政策治邊、部門治邊過渡到依法治邊、統籌治邊的新階段。

張家棟認為,再者,這部法律旨在結合國防功能與邊境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功能,以建立一個更加高效、持續、有安全彈性的邊境地區。一定程度是軍民融合工作、國防與發展一體化工作的法律化和制度化。

張家棟強調,最後,這部法律旨在把傳統安全功能,與應對新冠疫情過程中暴露出來的非傳統安全功能,更有機地結合起來。新冠疫情帶來的威脅,是傳統邊防措施難以應對的,需要把地方政府的防疫能力,與邊防功能更加深刻、有機地結合起來,甚至實現某種程度的一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