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披露官方延誤防疫先機 報導刊登後遭刪除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上海29日電)陸媒近日披露,中國有機構2019年底就已檢出新型冠狀病毒,但官方禁止公布,要求銷毀檢體;赴武漢的專家組則被隱瞞疫情「人傳人」的事實。這兩篇報導目前已遭刪除。

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在中國已造成7萬9394人確診,2838人死亡,外界對於官方是否隱匿疫情而錯失防疫先機的質疑,始終都在。陸媒「財新」和「財經」近日刊出報導,指出官方在確認病毒和研判疫情上,出現了延誤和謊言。

財新網2月26日刊登一篇題為「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調查報導。報導指出,早在2019年12月27日,廣州一間基因測序公司,就已在患者的樣本中檢出新型冠狀病毒。

報導引述武漢中心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趙蘇指出,檢體是來自一名在華南海鮮市場擔任送貨員的男性患者,他在12月15日發病,由於病情加重,醫院於24日將他的肺泡灌洗液樣本送交「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做基因測序,希望找出病原體。

趙蘇表示,微遠基因27日透過電話告知「這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但並未依往例給出書面報告。

報導指出,一個名為「小山狗」的微信公眾號在1月底發布一篇文章,描述自己參與首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過程。作者自稱在廣州黃埔一間民營企業工作,12月26日發現一個樣本的病原體和「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有87%相似度,和SARS病毒則有81%相似。而這個樣本的採集時間在24日,和上述病例情況吻合。

這篇文章說,由於重大的病原體不可輕易報出,和長官討論後決定延後發布報告。而公司長官也在1月29日赴武漢向醫院、疾控部門報告。

同一時期,包括北京博奧醫學檢測所、復旦大學附屬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等機構,也都陸續從患者樣本中檢驗出新型冠狀病毒。上海公衛中心立刻向上海和國家衛健委通報,指病毒和SARS同源,應是透過呼吸道傳染,建議在公共場所採取防疫措施。

報導統計,直到2019年底,中國各地至少有9個樣本採集送檢。不過,官方的應對令人意外。

報導引述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員指出,1月1日接到湖北省衛健委某官員的電話,指不能再檢驗武漢有關肺炎病例的樣本,已有的樣本也要銷毀,不能對外透露訊息,或發表相關論文、數據。這名官員強調,「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

而中國國家衛健委辦公廳也在1月3日發布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相關機構應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做好交接手續。

通知也要求,未經批准不得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樣本訊息;已獲得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銷毀或送交指定機構保管。不過,通告並未指出「指定機構」有哪些。

直到1月9日,中國官方才確定病原體是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衛健委則在11日將「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而這時距第一組基因測序結果出爐,已過了15天。

另外,自疫情爆發,外界關注病毒究竟會不會「人傳人」,這個擔憂直到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1月20日接受中央電視台專訪時,才獲得證實。

在此之前,中國國家衛健委的兩批專家組分別在12月31日和1月8日前往武漢,他們對於疫情的評估是「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和疫情「可防可控」。

財經雜誌微信公眾號「財經E法」2月26日發布一則第二批專家組成員的專訪。這位不願具名的專家指出,他們當時掌握兩起家庭聚集性病例,但未能排除是因「共同暴露」所造成。而醫護人員和病人通常沒有密切接觸,因此只要醫護人員遭感染,一定是「人傳人」,而且病毒傳染性非常強。

所以,這位專家表示,專家組特別關心是否有醫護人員被傳染,每到一間醫院就問,但答案都是否定。他表示,當時專家組也懷疑這個說法,要對方如實報告,而當地衛健委的官員當場反問:「你們是不是覺得我瞞報啊?」

專家表示,當時收到的指示是「屬地管理,地方為主」,救治工作還是由湖北和武漢的專家組負責,國家衛健委的專家組只是協助。

而據媒體後來披露,當時已經有武漢的醫護人員遭感染,住院救治。這名專家說:「從現在的真實情況看來,他(官員)在說謊。」

這兩篇報導指出中國官方在防疫上存在延誤和隱匿,而報導在刊登不久後,也已陸續遭到刪除。(編輯:繆宗翰)1090229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