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港情節 大亂後能否大治

記者洪肇君╱綜合報導

旺報【記者洪肇君╱綜合報導】

中共四中全會主題設定為「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全會公報之後,官方又發布《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決定》和習近平所做的「說明」,其中有不少涉及到「一國兩制」治理問題。天津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主任李曉兵認為,香港問題的徵結在於涉及國家安全立法的《基本法》23條未能完成立法,特區政府又無力解決目前的「死局」。

多維新聞就中共四中的「一國兩制」與國家安全問題,從「依法治國」角度,訪問法學博士、南開大學副教授李曉兵。對於香港反修例問題沒有和緩跡象,暴力越來越惡化,李曉兵認為,從四中的決議來看,北京越來越務實,四中的《決定》以問題為導向,根據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治理的經驗和不足,面對現實,畢竟,「一國兩制」的實踐是必須從現實主義來思考。

《決定》暗藏更換特首

《決定》中提到「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完善中央對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依法行使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各項權力」。有人認為,這是中共中央打算更換特首的法源。

李曉兵則從三個層次來看問題,首先是國際介入甚深,其次是港澳回歸後就納入國家治理體系,必須從國家治理的層次來觀察,最後是特區治理層面。李曉兵認為,不是出了問題就特首辭職了事,特區治理必須要形成慣例,並形成成熟的模式和路徑。

李曉兵強調,中共中央看的是世界格局和國家治理現代化,再往下延伸到特區治理。現在的主要問題是特區政府管治意志太低,團隊的管治能力也無法提高。北京又有難處,沒有辦法直接對特區治理深度介入。北京只要稍有動作,香港的一些政治力量就會高喊,「高度自治沒有了!」「基本法被閹割了!」,然後外部政治勢力介入。所以特區層次的治理是最關鍵環節,恢復香港特區社會秩序的責任,只有特區政府自己解決。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日前發文稱,香港尚未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是「港獨」不斷加劇的主要原因。李曉兵十分認同,他從法律的角度來看,23條規定屬於授權性規定,即全國人大通過基本法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以從自身的實際情況出發,自行制定有關法律,用以懲處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這一條也是指令性規定,即要求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地方區域在高度自治的情況下要履行憲制責任,積極作為來制定相關法律維護國家安全。

23條成香港敏感話題

只是,自香港特區成立,23條立法頻頻受阻,董建華當年甚至因此請辭。從此以後,23條成為香港敏感話題,歷屆特區政府在此問題上都表現出極度克制和高度審慎。但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又被反對派掀起如此大的波瀾,於是回歸原點,為了國家安全,現實情況迫使北京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必須下定決心,尋找各種方案來落實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設計和相關機制。

李曉兵以澳門為例,2008年,行政長官何厚鏵宣佈澳門特區政府根據《澳門基本法》第23條的規定完成了《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的草擬工作, 2009年《維護國家安全法》在澳門立法會一般性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制定填補了澳門在這一領域的立法真空,與香港因為23條立法而引發的社會動蕩相比,澳門的《維護國家安全法》為解決此問題提供了成功案例,達到「依法治澳」「依法施政」,落實了「一國兩制」原則。

李曉兵認為,基於國家安全所面臨的新形勢,確立和落實總體國家安全,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責任,隨著港澳「一國兩制」不斷豐富和深化,相關法律制度也需要進行完善。香港也必然要面對這一層面的問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