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港觀盤-人民幣入籃 短期沒有大貶空間

元大人民幣貨幣市場基金經理人 劉晶樺

工商時報【元大人民幣貨幣市場基金經理人 劉晶樺】 上周國際間兩大央行的決策會議出爐,其結果不論是否符合市場預預,其對市場的影響均是較為正面的。 首先是日本央行雖然維持負利率和每年日圓80兆元的購債規模不變,但調整貨幣政策框架,除了首度推出「控制殖利率曲線」的政策,以對抗通縮壓力,並承諾擴大寬鬆至消費者物價指數成長率超過2%,激勵日股與亞股走強。 其次,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維持利率不變,並下調長期利率預期,帶動美股走高,亞幣也隨之上揚。 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將正式納入國際貨幣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將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對人民幣國際化而言將產生強烈的效應,也將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從這個時候開始,IMF的會員國可以持有人民幣資產,以隨時滿足國際收支的融資需求。也就是說,預計在未來一段時間內,IMF的成員央行或貨幣當局將逐漸增加人民幣資產作其外匯準備,增加人民幣在全球外匯準備中的占比。 人民幣納入SDR後,將使得人民幣地位提升,也將受到國際市場的關注,雖各國可能會陸續持有人民幣資產,但其持有量仍須視人民幣在全球貿易、金融及投資交易中實際使用的情況。因此中國政府在人民幣國際化上也作了相當多的努力,目的是要使人民幣達到自由化。 除此之外,還需要提供人民幣對應的代表性利率及匯率,以便對SDR有相對應的評價基準。因此,中國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改革。在利率部份,自2015年10月9日開始,財政部每周滾動發行3個月期的國債,以3個月期的國債利率作為人民幣的代表利率,以計算SDR一籃子貨幣的利率。 另在匯率方面,自2015年8月起,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每個交易日公布5個時點的參考匯率,並以下午4時的匯率作推為人民幣的代表匯率,作為計算SDR交易的匯率。 自2016年1月4日起,中國將銀行間外匯市場交易系統每日交易時間延長7個小時,並相應延長了人民幣中間價及匯率波動幅度,以便歐洲及紐約聯儲都能在倫敦收盤時間得以提供各自市場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且也在2015年10月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也正式上線,境內外人民幣跨境與離岸的資金往清算效率大幅提高,讓人民幣跨境貿易投資更為便利。 在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維持利率不變,且人民幣正式納入SDR之因素之下,人民幣近期出現雙向波動較大的情況,但觀察8月份經濟數據已出現好轉,接下來公布的經濟數據也可望有表現,在財政政策力度也有加大,基礎建設也有更大面積的投入。 加上今年以來,地方政府的債務置換之後對信貸的推動也非常顯著,使得短期來看,經濟有呈現趨緩的現象,這都將減輕中國境內資金外流的壓力,也有助人民幣匯率的穩定。 總而言之,人民幣於10月1日正式加入SDR後,將有助提振全球對人民幣的需求,對人民幣未來的走勢也可達到穩定的效果,但終究還是看中國經濟未來的前景及加入SDR後的資本流動。短期而言,人民幣應沒有大貶的空間,呈現區間波動的機會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