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通縮風險增 CPI、PPI雙探底

記者梁世煌╱綜合報導
中時電子報

旺報【記者梁世煌╱綜合報導】

大陸國家統計局10日公布2018年12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CPI)及生產者物價指數年增率(PPI),結果兩者分別回落至1.9%及0.9%,前者創去年6月以來新低,後者更直探2016年9月以來最低,面對生產端及消費端物價雙雙探底,專家示警大陸通縮風險正在加劇,對於2019年的宏觀經濟下行將形成壓力,人行透過降息擴大貨幣寬鬆力度的政策恐須加快步伐了。

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大陸去年12月的CPI年增率1.9%,PPI年增率為0.9%,兩者均低於此前市場預期的2.1%及1.6%,尤其去年12月PPI增速較同年11月狂掉1.8個百分點,專家認為,這代表製造業的利潤萎縮的速度正在加快,對於宏觀經濟是一大警訊。

需求走弱 PPI迎零時代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去年12月CPI走低,但2018年全年CPI增速達2.1%,為近四年來首度突破2%。對此,分析人士指出,去年上半年大陸CPI的確走高,但同年11月、12月CPI雙雙大跌來看,通縮陰影並未散去。

大陸經濟學家鄧海清分析,2018年12月CPI、PPI雙雙低於市場預期,CPI重回1時代,PPI則直接回到0時代,主要原因與國際油價回落對非食品價格下拉效應明顯有關,展望2019年,預料CPI可望保持平穩,但PPI在全球需求走弱、油價趨勢回落的背景下,其持續下行至通縮的可能性很高。

鄧海清指出,PPI通縮將加劇經濟下行壓力,拉低名義GDP,並導致「債務-通縮」的迴圈重現。此輪PPI通縮開始階段主要因為油價,但其演化和發展與大陸經濟轉型相關,因此,其持續時間將很長,有關部門需做好持久戰的準備。

貨幣政策 釋寬鬆信號

另外,從貨幣政策來看,鄧海清認為,CPI影響貨幣政策寬鬆的可能很低,相反,若PPI轉為通縮,則需要人行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貨幣政策寬鬆將顯著加碼,「降息應提上議事日程。」

無獨有偶,人行行長易綱10日也對外界釋出寬鬆政策的信號。他指出,下一步,人行將和相關部門加強協調配合,綜合施策,通過「幾家抬」(即多部門合力推動相關政策),從供需兩端共同夯實疏通貨幣政策傳導的微觀基礎。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關鍵是要建立對銀行的激勵機制,主動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而不是用下指標、派任務的行政辦法。

至於在降準降息方面,易綱則重申,全面降準並非大水漫灌。此前人行相關負責人還表示,此次降準仍屬於定向調控,並非大水漫灌,穩健的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