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青嘴動身不動 宅出多層游泳圈

記者李鋅銅/綜合報導
旺報

即使受疫情影響不能出門,吳瑧每天至少也要花3個小時運動。從小學習舞蹈的她除了日常練舞,還會結合有氧與無氧運動,完成塑形、伸展;如果一天沒有運動,她睡覺都不安穩。與吳瑧截然不同的李一花則在放假回家後完全失去了鍛鍊的動力。「懶得動彈」、「運動太累了,不願動」。

大陸的中青校媒最近對大陸915名高校學生進行「宅家運動」的調查,發現15.39%被調查者在家會嚴格執行鍛鍊計畫,39.96%選擇間歇性完成制定的運動目標,還有44.65%在家很少運動。

堅持運動 按表操課

就讀河北工程大學的小馬,早在放假前就規畫好自己的假期:7點起床,學習前完成半小時晨跑。但因為疫情緣故,小馬所在的村莊被封鎖,她也被要求在家隔離,原本的運動計畫無法實施,但小馬並沒有放棄,她在網站上刷到了《美麗芭蕾》的教學視頻,每天跟著視頻裡的教練揮動手臂,完成15到30分鐘的塑形鍛鍊。

對浙江海洋大學的施黎來說,健身就像吃飯、睡覺。疫情期間,除了在室內訓練,施黎還在村頭沒有人去的小樹林裡發現了新的樂趣。幾棵傾斜的樹幹成了他練倒掛仰臥起坐的器材,筆直的樹木則是他練習倒立的輔助物。對於他而言,樹林裡鍛鍊就像小時候跑步、爬小山、淌水灣一樣,是一種玩耍的方式。

儘管中青校媒調查結果顯示,89.96%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在家運動很有必要,希望通過運動達到減脂(63.72%)、塑形(69.95%)和緩解身體不適(44.59%)的目的,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持續的毅力執行自己的計畫。

「上了一天的課太累了,昨天又感覺沒睡好,要不今天就不運動了吧!」對於梁琪來說,堅持鍛鍊需要多個理由,但說服自己休息只需要一個念頭。放棄運動的她很快便會癱在床上,一邊吃著零食、水果,一邊把活力投入到手機上。「想運動,但懶得動」成了梁琪「思想上運動」的常態。

許多人自制力太差

對不少人來說,缺少夥伴的陪伴和互相鼓勵,也讓堅持運動這件小事變成大難題。相比室外運動,在家鍛鍊無法呼吸新鮮的空氣,運動效果也因為動作完成度不高而受影響。

調查顯示,46.18%大學生宅家期間體重增加,34.82%變化不大,只有19%體重減輕。可見「宅家鍛鍊」對多數人來說只是「說說而已」,接近五成大學生宅家期間變胖了。

已經胖了3公斤的梁琪,發現情況不對,選擇「懸崖勒馬」。為了回到原來的體重,她為自己制定了1個月的運動計畫,並搭配著減脂食譜,每日嚴格執行。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李一花,偶爾會想起學校操場的一句標語,「每天運動10分鐘,幸福生活50年」。王華不僅增肌的目標未能實現,「撕裂腹肌」更是遙遙無期。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常常讓鏡前的王華因為自己的自制力太差而陷入自責。他們會不會成功,仍是未知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