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美在中導及朝核問題應合作

本報訊

中國大陸飛彈與核武力量快速成長,川普政府認為應提升核武力量,宣布退出《中導條約》,因而重啟美俄核武競賽,進而衝擊陸、美、日、韓四邊關係,北韓又火中取栗,宣稱將重啟飛彈及核武試驗,東亞戰略緊張情勢陡然升高。

美國2018年2月發表《核武態勢評估報告》(NPR)指出,美國致力於削減核武,但「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其他國家卻反其道而行」。去年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美、俄與大陸重燃冷戰時期的核武競賽,為區域乃至於全球的安全戰略投下新的變數。

去年底,俄羅斯國防部高調宣布,部署新型高超音速飛彈「前衛」,以回敬美國公開的中程彈道飛彈試射。俄羅斯總統普丁指出,俄羅斯已成為世界上唯一將高超音速(hypersonic)武器實戰化的國家。「前衛」飛彈具改變「飛行彈道」高度的機動能力,既有的反飛彈系統難以攔截。不僅俄羅斯,中共建政70周年閱兵中所展示的「東風17型」飛彈亦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俄重啟中程飛彈部署,冷戰結束後的國際軍控體系形同瓦解。金正恩去年底對美國發出緩解制裁的最後通牒,揚言「將展示新的戰略武器」,暗示放棄2018年中以來的暫停洲際彈道飛彈試射和核彈試爆承諾,日前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遭美國擊殺後,伊朗宣布廢棄2015年核子協議限制,全球核控問題更趨複雜。

針對北韓的核威脅,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主張,應該著手部署將北韓置於射程內的中程飛彈。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對此表示認同,意味美國有意在南韓及日本部署中程飛彈,彌補中、短程武器在東亞的欠缺,但大陸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明確反對南韓部署美國中程飛彈。南韓總統文在寅藉「中日韓峰會」先行赴北京拜會習近平,邀請其在4月訪日時順道至南韓進行國是訪問,但習近平不置可否。畢竟中、韓「薩德」(THAAD)問題未解,美國新增中程飛彈部署問題,更成為雙方的新矛盾,習近平國是訪問時機並未成熟。

不過,外交施壓南韓徒損中韓關係,北京若想阻止美國在東亞部署中程飛彈,應積極回應美國將大陸納入「21世紀軍控模式」的期待,思考加入美、俄軍控談判。過去北京對此嚴詞回絕,認為美國以「中國飛彈威脅」說事,退出《中導條約》的做法「毫無道理,不可理喻」。其實,北京加入美、俄軍控談判,可與俄羅斯形成「共鬥」,使美國將中程飛彈部署推進至東亞的企圖令出無門,避免印太區域無謂的軍備競賽或沒有贏家的大國衝突。

此外,金正恩利用《中導條約》失效後陸、美、俄間的新戰略矛盾,試圖尾巴搖狗,藉重啟飛彈及核武試驗從中漁利。12月20日川普致電習近平討論北韓情勢,與北京尋求因應朝核問題的共識。誠然,大陸對美日與美韓同盟存在懸念,但對朝鮮半島非核化,陸、美應利害與共,合則兩利。

「習近平外交」揭櫫「支援對話溝通,通過對話協商化解分歧」,「走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國與國交往」路徑,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此亦須在多邊軍控及朝核問題解決中獲得實踐。美國戰略備多力分之際,正是中國展現負責任大國良機。

美、朝對話破局,將損及大陸的安全利益,令美國師出有名,得以在日、韓部署中程飛彈。因此,北京應持續共同參與對朝制裁,將金正恩拉回談判桌,否則將被視為北韓重回挑釁的背書者,加深與美、日、韓的「安全困境」及戰略矛盾,不利中美關係大局及對日、韓的周邊外交。

2019年,陸、美走過貿易戰,可望在2020年1月達成初步貿易協定,暫時停火。「日中韓峰會」更獲致推進「中日韓自由貿易區」(FTZ)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等自由貿易及區域經濟一體化領域的共識。然而,謀求經濟及安全利益極大化的「對沖外交」操作不足以支撐穩定的陸、美、日、韓四邊關係,四者間如何透過對話化競爭為協調,凝聚戰略共享,始為東亞區域安全的基石,印太地區亦無須步上損人不利己的軍擴不歸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