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我們可以感受到光明,但真正的陰暗,才是你我忽略的瘡疤

魯皓平
遠見雜誌

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家庭是人生最重要的避風港,它承擔了外界的風雨、抵擋了人情世故的壓迫,更由內而外地從家人之間的溫暖,傳遞凝聚且正向的力量。但很多時候,我們總以為這個家能繼續撐著,卻從來沒有意會到,也許它正默默的土崩瓦解,暴露你不願面對的瘡疤。

在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家庭都是完美的,但事實上卻有這麼一群人,他們自從懂事後就沒領悟過家庭的美輪美奐,甚至在看似和樂融融的情感背後,肩負著外人難以理解的陰影──這樣細膩的情感,全被捕捉到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當中。

溫暖又細膩 有著引人入勝的澎湃

《陽光普照》是一個以家庭為核心的作品,特別是描繪在看似平凡無奇的小家庭中,一個努力在社會上喘一口氣的惋惜,它沒有過多的雕梁畫棟,反而以最樸實、溫暖、深刻的鏡頭呈現。

鍾孟宏不僅把觀眾整個拉到故事中,還以親自執筆的完美劇本、一貫驚艷的攝影手法,勾勒引人入勝的澎湃。

故事描述,平凡的一家人阿文(陳以文飾)和琴姐(柯淑勤飾)育有兩個兒子,叛逆的小兒子阿和(巫建和飾)與好友菜頭(劉冠廷飾)砍傷人進了少年輔育院,但阿和的女友小玉(吳岱凌飾)卻帶著身孕來家裡。

琴姐不顧阿文反對,將小玉留下來照顧。此時,被砍傷者家屬也來找阿文求取鉅額賠償,阿文受不了總是帶來麻煩的小兒子,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資優生大兒子阿豪(許光漢飾)身上,卻不知道溫暖善良的阿豪心中,也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如此精湛的作品,不僅已在各大國際影展上發光發熱,甚至在金馬已入圍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11項大獎肯定,確實實至名歸。

家,是快樂且安身立命的地方

鍾孟宏分享,他在拍攝《一路順風》時,就一直在勾勒自己下一部劇本應該寫什麼,後來在一個偶然中聽到國中同學的故事,他聊到他學生時代不學好、走歪的日子,這成了後來《陽光普照》劇本的雛形。

「我喜歡用人物的立場去設想電影,從家庭的核心描述社會上的普遍狀況,而該如何面對、如何從不堪的過往中再次拼湊、挖掘,亦或是找回最初的感動,那是一種非常重要的信念。」

為了寫出這部能引發觀眾共鳴的劇本,鍾孟宏從劇本在創作的雛形時,便煞費了苦心──像是結尾該如何安排?劇中的人物又該怎麼串聯回來?如何發展後續的情節?「我遇上了超多超多瓶頸,而且真的很難。」

鍾孟宏說,「我覺得家不一定要很漂亮,或是雨漏不進來、風吹不進來;反而是能讓大家安身立命,大家可以在裡面說笑生活,而且是很快樂的生活,我覺得這個家才是真的成立了。」

好人與壞人 是一體兩面的

但是,身在家庭裡面,父母讓孩子豐衣足食,卻永遠也未必能了解孩子的內心;孩子自然也有相同的感觸,認為爸媽怎麼總是不熟悉自己。他說,「很多時候小孩要求爸媽必須是完美的人,要會賺錢、要了解我、要隨時可以陪我、我不需要他時可以隨時閃開;父母也會覺得小孩永遠都不了解我們的付出和努力。而《陽光普照》就是這樣產生的。」

畢竟,當你發現家庭已經在崩解時,通常是再也掩蓋不住、難以收拾的時刻。

有趣的是,在過往許多作品上,鍾孟宏都在黑道的詮釋上,有著非常設身處地的著墨,他開玩笑說,「甚至還有很多人問過我,是不是以前其實是混黑道的。」

但他分享,其實很多黑社會不為人知的情節,都可以透過打聽和詢問來挖掘,「但對我來說,好人與壞人,其實都是一體兩面的,就像陽光和陰影。」

熾熱的陽光底下永遠都有陰影

鍾孟宏表示,人們普世價值所要求的陽光、正面,就像是太陽出來的時候都會有陰影,但沒被陽光照射到的地方,那些陰暗面往往直接被忽略。

然而,所有的問題都在陰暗處產生,就像一種無形的心結,這些陰影並不是黑暗,是與生俱來的東西,「陽光普照之下人是沒辦法遁形的,你是好還是壞是完全被看得很清楚的;熾熱的陽光底下永遠都有陰影。」

鍾孟宏獨特的攝影手法,不只將台灣常見的平凡街頭絕美呈現,更捕捉演員之間細微的情感演繹。

如劉冠廷、巫建和好友間反目對峙的神情;柯淑勤、陳以文夫妻間若即若離的樣貌;以及温貞菱與許光漢兩人淡淡的情感流動──從片中看見一個家庭的分崩離析與和解,將小人物真實的生命故事忠實呈現,讓每個觀眾都彷彿在電影中看見自己。

鍾孟宏有感而發地說,「我常覺得,這世界上真的愈來愈難生活下去,環境的汙染、自然的負擔,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崩解,加上政治、經濟、選舉的浮動,生活中真的有太多的挑戰。」

因此,在這樣的狀況下,總是應該要有誰來出來做點什麼,「當然我身為導演,能夠做的就是拍電影,縱使也許一開始在劇情上有些波折,但還是希望能帶給觀眾幸福,甚至有一絲絲的溫暖,就樣陽光普照那樣,不讓人們絕望。」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你可能還想看